第64章

半夜里,突然听得有“汪汪汪”的狗叫的声音。

睡得正熟的范忠诚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呢,迷迷糊糊中侧耳一听,确信是自家后院狗叫的声音,这才警醒过来。

屏声静气,认真再一听,这后院里小黑的叫声,不像是有陌生人靠近时那种高声而急促的狂叫声。而是那种饥渴难耐,或者吃饱撑着,或是正在面对一根油汪汪的大骨头,却因一条牢固的铁链加身而欲食不得、欲罢不能,表现出的一种厌烦急躁、杂乱无章的号叫声。

这是咋回事呢?深更半夜的,是后院被偷被抢了,或者有啥特殊情况?还是因为昨晚忘了喂狗,把小黑饿得乱叫呢?往常没事的时候,这小黑叫几声也就不叫唤了,今儿个到底咋回事,怎么就叫唤个没完没了呢?

范忠诚坐起身来,再仔细一听,除了狗叫的声音外,好像隐隐约约还有其他牲口那沉闷而嘈杂的鸣叫声。

莫非……莫非后院里来了强盗?

一向警觉的范忠诚,还是决定亲自去后院看个究竟。

范忠诚满怀疑虑地从炕上爬起来,轻轻地摇醒了身旁的妻子何桂花,随即匆匆地穿了外套,迅疾拿起放在炕头的手电筒,顺手从墙角里搂了一根废旧的钢管,屏声静气地打开上房门,蹑手蹑脚地直奔后院而来。

当范忠诚来到后院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只见往日宁静的后院一角早已火光冲天,火红一片。堆满苞谷秆的整个后院房顶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拴在后院角落里的大花狗小黑,狂吠着上蹿下跳。那些满院的猪牛羊鸡们,或惊恐地低吼着,或慌张地乱跑着,如同突然面对着巨大的天敌一般。

“火……火……着火啦!着火啦!”从未经历过火灾的范忠诚,一时失神地丢掉手里的钢管,惊慌失措地冲回前院,一边向院子里高喊着“着火啦,着火啦,快起来救火呀!”一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伙房,一脚踢开房门,打开电灯,甩开膀子,左右开弓,提了两桶水就往后院跑去救火。

一听这如同炸了锅一般的声势,还在睡梦中的全家老小全都惊醒了。一个个急里慌张地披挂上阵,惊慌失措地冲出屋子,蒙头蒙脑地冲向后院一看究竟。

此时此刻,虽然村庄依然处在夜色昏暗的一片宁静之中,但范家后院里却早已火势冲天,如同白昼,随之传来苞谷秆和麦草燃烧时发出的“哔啵哔啵”的声音,以及家里人惊恐的呼救声和后院里牲口们不安的吼叫声,使这里霎时变成了沸腾的海洋。

借着天空中些许微弱的月光,以及后院里炽烈的火光,依然能够清楚地看到,在火借风势而风助火威的火魔淫威的映照下,范家全家上下除了异常慌乱的脚步外,还有那根本无法掩饰的满脸惊恐与不安的神情。

“呔!玉兰,赶紧出门喊人来救火呀!”范怀民一边拎了一个水桶准备提水灭火,一边高声催促已经吓傻了的媳妇王玉兰,赶紧去外面搬救兵来。

这个平时腼腆的像个女学生一样的王玉兰,来不及披挂一件外套,更顾不上穿上棉鞋,光着脚丫,两腿发软地冲向前院大门外,不顾一切地扯开嗓子,像个受伤的疯子一般大呼小叫着“着火啦,快来救火呀!着火啦,快来救火呀!”

一阵紧急的呼救声立刻穿过寂静的夜空,传向村里的四面八方。

这时,如风一般冲出上房扑向后院的何桂花,一看眼前这阵势,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头晕眼花,刹那间如同脑子短路了一般不知所措。双手扶墙站立了好一会儿后,这才如梦方醒似的,一边嘴里大喊着“我的天老爷呀,快来人救火啊!快来人救火啊!”一边慌不择路地乱跑着,一会儿跑到前院各屋到处寻找脸盆,一会儿冲到水井边不停地使劲压水,嘴里还在不住地吼吼喊喊着,如同一个刚刚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精神病人,完全没有了正常人的思维和章法。

“妈,你快来压水吧!”范怀民拎了一桶水往后院冲去,同时给慌了神的老妈何桂花下达着压水的命令。

趁着全家人提水灭火的工夫,范忠诚急忙打开后院大门,赶紧将这满院的牛羊猪鸡赶出院外,坚决不让这些全家辛辛苦苦饲养了大半年的牲口们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火灾的一丝一毫的欺凌和侵害。

何桂花坚守在院子里唯一的一口水井旁,像一位出色的现场总指挥,一边为范忠诚爷儿俩不停地往桶里压水,供他们轮流提水灭火,一边催促儿媳妇王玉兰,赶紧寻找一切能盛水的家伙什儿,以求提高全家灭火的效率。

儿媳妇王玉兰像个窜堂的小鬼一般,一路狂奔地从各个屋里找来了诸如脸盆、水桶和水瓢等器皿,甚至搬来了准备生醋腌菜的盆盆罐罐,风风火火地送到水井旁边,以供婆婆差遣使用。

过了一阵子,邻居元守财和元守福这两个中壮年汉子,各自拎了水桶,率先冲了过来,迅速加入到了灭火大军中。随后,元家的媳妇娃娃们,只见提桶的、拎盆的、拿锹的、抡铲的,也都纷纷前来加入到了灭火队伍中。

接着,紧邻范家小院的詹天师、宋正宗、郑多银赶来了,附近的朱大昌、何生财、何生义也都赶来了,全社的男女老少爷儿们,前来参加救火的、见世面的、凑热闹的、看笑话的,能来的全都赶来了。

面对熊熊燃烧的大火,大家用井水浇,拿沙土盖,使铁锹拍,用铲子压,熙熙攘攘,吼吼喊喊,砰里哐啷,稀里哗啦,好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只见前后左右的社员邻居们如临大敌一般,你冲我挡,毫不退缩。现场的老少爷儿们犹如冲锋陷阵一样,前赴后继,轮番上阵。看吧,在大灾大难面前,大家忙得汗流浃背,热火朝天,表现得团结一致,英勇奋战,让人不免心生感叹:好一副战天斗地的感人场面啊!

最后,在邻里乡亲的共同帮助下,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总算被顺利扑灭了。

事后,范忠诚逐一清点,除了后院的杂货间、草料房,以及整个后院连片的屋顶上成千上万的码放整齐的苞谷秆和各种麦秸草料被无情的大火一烧而光外,还有一只羊和五只鸡被烧死,一辆架子车和一辆自行车被烧毁,连半个前院的屋顶和邻居元守财家后院的一处房顶,也被这场突发的大火烧为灰烬。

此情此景,真是令人惨不忍睹啊。

“这怂火,到底是咋着起来的呢?”刚刚忙完救火任务的男人们不无关切地询问着。

“这场火真大呀,差点把这跟前的两家都烧光了呢!”在场的女人们无不连声地感叹着。

“幸亏人没事啊!不然的话,这可怎么得了呀!”一位正用袖子擦着汗的老汉感慨地对大伙儿说着,脸上依然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呔!老范,火烧财门开呀,看来你们范家要发大财啰!”老社长宋正宗打趣地说道。

范忠诚一家人满怀惊惧和感激之情,对前来帮忙救火的邻居及乡亲们一一表示着诚挚的谢意。

在各种困难与挫折面前,范家没有屈服。

在一场重大疾病考验面前,范家没有倒下。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中,范家再次逃过一劫。

也许,只有天知道,这场意外的火灾,究竟是谁的杰作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