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作为第一个得知何桂花噩运来临的家属,一向深受父母疼爱的范怀军,顿时震惊得目瞪口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瞬间情绪异常激动,热泪夺眶而出,当场失声痛哭起来,仿佛一个情绪失控的痴子莽汉一般,任凭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妻子汤小慧如何安抚劝慰,也无济于事。

当情绪悲伤的范怀军,忍受着心中的巨大悲痛,嘴里呜呜咽咽地将这一不幸的消息分别转达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小河家村老家,以及还在遥远的南方打工挣钱的弟弟范怀国和妹妹范怀英那里时,范怀民和范怀国兄弟俩在电话里当即哭得稀里哗啦,悲伤之情简直无以言表。只有这个妹妹范怀英,好说歹说愣是不肯相信这是事实,最后哭着闹着要亲自到医院看个究竟。

当最终问及该咋办时,几兄弟姐妹都异口同声地表态,无论花多少钱、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老妈何桂花的病看好,哪怕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第二天一大早,范怀民陪着何兰花和何菊花两位姨娘,乘坐同一列火车,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省城的肿瘤专科医院,一起来探望自己的亲人。

当天下午,范怀国和范怀英兄妹俩因为厂里一时请不到假,只好从南方电汇了三万元回来,一致请求家里要全力以赴地救治老妈。

第三天,范忠诚的弟弟范忠兴和妹夫詹有理,也都专门从老家坐班车转火车,先后赶到省城的医院来看望了病床上的何桂花。

老家的许多亲戚朋友因为丢不下庄稼地里的农活,也都纷纷打来电话,或询问病情,或加油鼓劲,分别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各自的关心和慰问之情。

亲人见亲人,两眼泪汪汪。三个亲姐妹在医院的再次相见,恍若隔世。虽然何兰花和何菊花姐妹俩事先都有约定,姐妹见面,必须笑脸相迎,谁也不许哭鼻子、抹眼泪。尽管刚开始见面的时候,姐妹俩还能强装暗忍,没有让姐妹相见的场面弄得太过难堪。但是,随着姐妹之间聊天的深入,看着何桂花因病情加重而奄奄一息的样子,无奈心中奔涌的怜爱与酸楚,终究使得一向亲如一人的姐妹三人抱头痛哭,仿佛将要生离死别一般。

其他在场的亲朋好友们,无不伤心难过。有的早已热泪盈眶,有的心情沉重地默然肃立,有的躬身上前加以安慰,还有的伤心地扭头走出病房,躲到楼道的窗户前呜呜咽咽,暗自抽泣起来。

一席难舍难分的离愁别绪,一番掏心挖肺的共诉衷肠,终究无法改变残酷的现实。

因为医院的相关管理规定,加上家里农活的紧迫需要,范忠诚及时把从老家赶来的范怀民和前来探望的各路亲戚朋友们一一“打发”回去了。

范怀军本想留下来多陪陪老妈何桂花,权当多尽一份孝心,但因为医院只允许有一名病人家属陪护,经过一番好说歹说,也没有得到医生护士的通融,只好返回部队,留下范忠诚一人在医院照顾何桂花。

几天来,尽管医院每天坚持为何桂花抽取肚子里的腹水,针刺输入各种昂贵的中西药物,而且适时地增加了多种营养药品,以保证她正常的生命体佂。但是,躺在病床上的她,似乎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医治,反而病情日渐加重。

眼看着何桂花的肚子一天天胀大,整个身体开始严重浮肿,肠道逐渐不能通气,已经无法正常饮水进食,而且头晕眼花,全身瘫软,就连呼吸也开始慢慢变得十分费力起来。看来,她的生命的确危在旦夕了。

尽管如此,住在同一个病房里的几个病友们,谁能不说范忠诚是一名出色的护工呢。

自从何桂花生病住院的那天起,范忠诚再也没有了闲着的时候。每天为她端茶递水、送饭喂药、翻身擦背,或背她上厕所拉屎排尿,或搀扶着她到楼道走路锻炼,或陪伴着她到医院的后花院里散心,殷勤地当起了一名全职保姆。

后来,当病情加重的何桂花不能吃喝、不能下地走路,也不能正常大小便的时候,范忠诚只好每天早上打水,亲自为何桂花洗手洗脸,提着尿桶为何桂花接屎接尿。

甚至,当病重的何桂花胃腹胀痛、排便十分困难的时候,作为专职护工的范忠诚只好把手指塞进何桂花的肛门里,一点一点地抠取粪便,直到她的病情有所好转,能够正常排便为止。

每天中午天气暖和些的时候,范忠诚都会为何桂花翻身擦背,防止她身上生霉长疮。每天下午输完液体后,还要赔着笑脸,为她编故事讲笑话,讲述着等她康复出院之后,一定要带着她上BJ、下海南,走遍全中国、周游全世界,哄着她保持开心快乐的情绪。

每天晚上,范忠诚除了按时为妻子端水喂药外,还会腿脚勤快地端来热水,熟练地拿热毛巾为她擦手擦脸,热情地为她洗脚擦脚。等把何桂花安顿好上床睡觉以后,还要及时清洗两人当天换洗的衣服,以保证妻子的身体干净卫生。

等到忙完所有伺候病人的繁杂琐事之后,范忠诚这才洗漱刷牙,顺势打开租来的一张简易床,紧紧地贴靠在何桂花的病床边,随时随地地守护着自己的妻子,就像守护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一样。

直到看着妻子何桂花安静地闭上眼睛,平稳而均匀地打起了鼾声,范忠诚这才终于放下心来,满意而深沉地睡下了……

只有活着,生命才有意义。也只有活着,这个家才能有希望,才能不让别人看了笑话。哪怕再苦再难,也决不放弃希望!每每身心疲惫的时候,范忠诚都是这样想的。

重病在身的何桂花,大概也是这样想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