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二〇〇六年端午节前后,正值苞谷地里间苗、除草、施肥、浇水的大忙时节,何桂花的病情说重就重了。

先是肚子里的腹水越积越多,肚皮鼓得像青蛙。接着,全身浮肿,浑身发软,人像被抽了筋骨的鱼儿,既站不住,又坐不稳,全身无力地只想平躺着。似乎只有这样,何桂花才能稍稍感觉舒服一些。

很快,头晕、恶心、腹胀等症状相继而来,并开始出现食欲大减、大量掉头发、精神萎靡不振等不良现象。霎时间,一个好端端的人儿,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根软丢丢的面条,顿时教人感到惶恐不安。

一看情况不对,早有思想准备的范忠诚赶紧收拾了家里的存折、行李和农村合作医疗保障卡,一边吩咐老大范怀民照顾好家里的一大摊子事儿,一边叫老二范怀军尽快在省城联系好看病的医院,然后就带着患病的妻子何桂花,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物品,搭班车、转火车,一路直奔省人民医院而来。

一路上,范忠诚一面对妻子此次前往省城治病心存忧虑,一面对去年以来国家刚刚施行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障制度感激不尽。这要放在以前,普通的农民家庭哪里敢提生病看病的事儿。即使偶尔在县乡一级的医院看一次病,那也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如果听说谁家到市里和省上的医院看病,那简直是不可思议。

现在看来,幸亏赶上了国家的好政策,普通老百姓终于敢生病也敢看病了。不然的话,妻子何桂花得了这样的重病,只能眼巴巴地坐着等死。如果还想到省市一级的医院看病,那几乎如同白日做梦。

第二天一早,范忠诚和范怀军父子二人,搀扶着病号何桂花,早早地来到了省人民医院。

省人民医院,果然不同凡响。不仅门诊大楼高大威严、豪华气派,而且门前车流如织,人山人海。不但挂号看病要提前排长队,交费吃饭也要争先恐后地接大龙。而且,病人的各种化验检查也要预约排长队。如果要找知名专家看病会诊什么的,当然更要预约排长队。

为了彻底查清病因,及时准确诊断,范怀军广泛发动自己在省城的战友和同学帮忙,终于预约到了一位省人民医院的外科专家王无双主任亲自出诊,并且医院适时安排了全院专家集体会诊。

在多方会诊无果的情况下,这位颇有权威的王主任十分罕见地启动了国内远程专家会诊程序,采用了全省当前最先进最权威的诊疗手段。最后,已经神情恍惚的何桂花被医院诊断为肺癌,要求随时做好手术的思想准备!

这一下,忙前跑后的范忠诚和范怀军父子俩有点懵了!反反复复看病看了两年多,前前后后看遍了省内的各大医院,查遍了身体的里里外外,从来都说是胃部的毛病,现在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肺癌?难道是之前的那些医生医术欠佳,化验诊断有误?还是因为时间拖得过久,病人体内的癌细胞发生转移,癌症发生了扩散?或者,是其他一些根本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原因呢?

经过再三询问和反复求证,这位主治大夫王无双主任只是说人体结构非常复杂,每个人的体质千差万别。因而,每个病人的病情发展也是千变万化。由于多种病因都可能同时存在,各种风险也可能随时发生,所以不必大惊小怪。既然最终确诊是肺癌,那就到治疗癌症的专科医院看吧!正所谓,专药专治疗效好嘛!

因此,范怀军再次发动一切朋友关系,赶紧联系了全省著名的癌症治疗中心——省肿瘤专科医院,并委托部队的一名大领导找到了该院副院长兼外科主任,全省肿瘤医学首席专家、全国肿瘤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鼎鼎大名的陈炳泰老先生亲自出诊。

当然,这位陈老先生亲自组织了全院专家的集体会诊,同样采取了国内远程专家集体会诊等时下各种最先进最权威的诊疗手段。

最后,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省肿瘤专科医院确诊何桂花为典型的胃癌晚期病症,同时伴有中度的肺结核疾病,并告知病人已经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这一下,范忠诚和范怀军父子俩彻底晕菜了。仿佛被人一棒子打到了十八层地狱,犹如受到了非人一般的奇耻大辱,如同遭受了某种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楚……此时此刻,即使用人间的一切词汇,即便用世上所有的语言,也都无法形容这一对父子的复杂心境。

因为是受人所托,这位堪称医学泰斗的陈老先生十分耐心地为范忠诚父子俩详细讲述了病人的病理及病因,以及病情发展演变的整个过程,并告知病人最多维持半年生命体征的最终结果。陈老先生还诚恳而坚定地一再说明,此病已经没有任何救治的必要和意义。否则,只能徒增病人的身心痛苦,为家庭造成不必要的巨额经济负担。与其让病人和家属为此遭罪受累,不如让病人吃好喝好,心情愉快地度过余生更有实际意义。

紧接着,医院正式向何桂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要求病人家属随时随地做好为病人料理后事的思想准备!

这对范忠诚父子俩来说,好比“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更如同当头一个霹雳啊!

虽然在前期的多次治疗过程中,作为一名性格坚强的农村汉子,范忠诚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无异于心头突然挨了一刀,使这位老范家的顶梁柱、这个曾经顶天立地的男人,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绝望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