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军区总医院,在西部五省区医学界有口皆碑。

这里不仅医学专业人才济济,专家学者众多,而且医疗设备先进,医疗技术精湛,在全省堪称医学界的龙头老大。因而,范忠诚和范怀军这对父子,对此次治疗都抱有最大的希望和坚定的信心。但最终的结果到底怎么样,两人的内心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经过一系列先进设备仪器的检查和医生的反复询问了解后,负责主治的外科主任韩金良,随即做出了疑似胃部肿瘤的初步诊断。

为了进一步确诊病情,第三天一早,韩主任再次组织全科的医疗骨干力量,对何桂花进行了胃部穿刺手术。而且,为了从病人胃部的不同位置采取到不同的体样,主刀的韩主任先后从何桂花胃部的三个不同体位进行了穿刺手术,这让负责全程贴身陪护的范忠诚看得胆战心惊、浑身战栗。

看着一根犹如竹签子一般又粗又长的手术用针一遍又一遍地插入妻子何桂花体内,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脸上一阵阵痛楚不堪的神情,范忠诚仿佛感到有一根又粗又长的钢钎不断地在自己的心窝里来回乱捅乱扎一样,简直令人万分惊恐和心痛至极啊。

鉴于何桂花所患疾病的复杂性,加上多次仪器检查和穿刺手术采样后化验结果的多种不确定性,这家号称全省第一、在西部五省区久负盛名的军区总医院,组织了全院外科、内科和肿瘤科等相关科室的专家集体会诊,以期得到一个更加准确的诊断结论。

但是,即使如此,这所在西部五省区名气响亮、号称全省医疗行业的龙头老大,仍然无法对何桂花的这一疑难杂症做出最具权威的诊断。

为了应付范忠诚和范怀军父子俩的一再追问,这位鼎鼎大名的医学专家、经验丰富的外科主任韩金良,最后只是给出了一个“病人胃部出现阴影,不排除胃癌可能”的含糊其辞的答复,并要求家属做好胃癌手术的思想准备。

一听说“胃癌”这两个字,一下子使长久以来连续奔波的范忠诚,像突然遭到了炮击一般,脑子里“轰”地发出一声巨响,嘴里“啊”的一声惊叫,眼睛瞬间一花,好一阵天旋地转,随即猛然一个趔趄,栽倒在医院的楼道里。

幸有范怀军眼疾手快,一把将老爹范忠诚牢牢地架住,双手扶着他坐在了医院楼道里的长条椅上。

其实,听到这个飞来噩耗的范怀军,同样惊惶失措得不能自持。本想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这双扶着老爹范忠诚的双臂却不由自主地颤抖个不停。

“韩主任,你……你没有搞错吧?确定是胃……胃癌吗?”范怀军一边紧紧地扶着老爹范忠诚,一边声音发颤地抬头向韩金良再次发出求证的疑问。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还不好下结论……”韩金良也是疑惑不定,但又不知如何准确答复,只好闪烁其词地答道,“综合来看,不排除胃癌的可能性!但是,还需要作进一步观察和治疗后,才能视情况而定。”

“韩主任,那你千万别……别给我妈说这些啊,我害怕她知道了会顶……顶不住的……”范怀军声音哽咽,言辞恳切,早已是满脸的忧伤和无奈。

“唉——不可能吧?咋会是这样呢?”一向坚强勇敢的范忠诚稍事振作,眼含泪花,面无表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儿子范怀军发出询问。

“也许……不会吧。”为了避免失声痛哭带来的尴尬,范怀军赶紧转脸侧身,用双手紧紧地压制住眼睛里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

“以前,她是这么能干的人,咋说倒下就倒下了呢?”身体斜坐在长条椅边沿上的范忠诚,一边嚅嚅喏喏地说着,一边目光呆滞地望着眼前的韩金良,似乎在表达无声的质疑,又像在诚心诚意地发出乞求。恍惚之间,坐立不稳的范忠诚,突然一屁股跌坐在楼道里冰凉的水泥地板上。

“爹,你没事吧?”一看这架势,早已泪流满面的范怀军急忙迈步上前,双手用力扶起范忠诚。不知是在暗暗安慰自己,还是有意鼓励自己的老爹,他极力提高嗓门说道:“你不是老说,哪怕再苦再难,也决不放弃希望吗?韩主任都说了,现在只是疑似病例,又没有做出最后诊断,有啥好担心的呢?依我看,这么大的医院,肯定还有其他更好的治疗办法呢!”

“唉——但愿好人自有好报吧!”曾经是全家的顶梁柱,也是全村响当当的铁汉子,在生活中的各种磨难和挫折、种种艰难与险阻面前,范忠诚从未有过畏惧和退缩。但是,面对妻子何桂花反复无常的疑难病情,范忠诚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落寞伤感和孤独无助。

谢天谢地,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何桂花的病情总算没有恶化。但是,也没有明显好转的迹象。

眼看着年关将近,久卧病床的何桂花早已是思家心切。在与丈夫范忠诚和主治大夫韩金良商量之后,何桂花主动向医院提出了出院的要求。

鉴于各类专家学者已无计可施,院方也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韩金良只好为病人开了一大堆的中西药品,叮嘱了各类注意事项,暂时让何桂花出院回家过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