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哎哎——你们这是咋回事呀?”年轻漂亮的女乘务员一把抓住范忠诚的胳膊,认真而严肃地追问道。

“生病啦,要赶到省城看病去哩!”身负重担的范忠诚,一边低头喘着粗气,一边略显卑微地回应道。

“嗬!什么病呀?严重不严重啊?”女乘务员用满怀疑虑而含意模糊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老两口。

“唉……谁知道啥病啊,所以才要到省城的大医院检查去哩。”范忠诚耐着性子回答道。

“我可丑话说在前面啊,如果病人病情严重,你们是不能上火车的哦!”眼见趴在男人后背上的何桂花,满脸痛苦万状而近乎绝望的神情,女乘务员正言厉色地说道。

“咦?咋不行哩?”范忠诚终于火了,使出浑身的劲儿,吃力地往上掂了掂后背上如同一座大山一样沉重的何桂花,又气又急地高声嚷嚷道,“呔!老子花钱买了你们的火车票,一张也不少,为啥不让老子上火车?”

说着,脾气倔强的范忠诚双手搂紧了后背上看起来奄奄一息的何桂花,随着向前的人流奋力往前拥挤着,想赶紧挤上火车,把后背上沉重的包袱卸掉,也好让自己喘口气,稍稍歇一会儿呢。

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后面纷纷赶来准备上车的乘客,也被一起拦住上不了火车。

“哎呀——你这人什么态度啊?告诉你,这可是国家的铁路,不是自由市场,更不是你家的牛车,想来就来,想上就上,那还成什么体统呢?”女乘务员毫不客气,双手牢牢地拽住范忠诚的胳膊,态度坚决,“我们铁路上有明文规定,危重病人是不能乘坐火车的!”

“我操……有啥规定不规定的,你们铁路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范忠诚又使劲地往上掂了掂后背上变得更加沉重的何桂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老东西,你骂谁哩?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少在这里跟我胡搅蛮缠!”女乘务员柳眉倒竖,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范忠诚,仿佛要将这个惹是生非的客人吃了一般。

“丫头啊,你就高抬贵手行行好吧!”看着眼前这个心急如焚的男人,再看着男人后背上这个凄苦不堪的女人,为了帮助这对临危受难的夫妻能够尽快上车,人群中一位退休干部模样的老人,顾不上自己年老体弱,趁机给眼前这位如同自己亲孙女般大小的年轻女乘务员说起了好话,“看你这么年轻有为,打扮得又这么漂亮,做一次好人好事吧。我们大家一起照顾好她,不给你们铁路添麻烦,这样总行哩吧?!”

“就是嘛!人家都这样了,赶快让人家上车吧。”一旁的乘客早就看不下去了,也都纷纷上前帮忙说情,希望女乘务员能够网开一面,赶快让病人上车。

“哼!你们说行就行吗?我说坚决不行!万一这位病人死在我们的火车上咋办?谁来负这个责呢?”女乘务员横眉冷对,仍然死死地拉住范忠诚的胳膊不放。

“呔——放你娘的臭狗屁!谁愿意死在你们的烂怂火车上哩?”脑子里本来就有些封建迷信思想的范忠诚,一听对方满嘴不吉利的言语,心里一下子火星四溅,“去去去!叫你们的领导来,老子今天非要上这个火车不可!天底下哪里有买了车票不让人上车的道理?”

“对呀,人家明明买了车票,又背着个病人,都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赶紧先让人家上车再说嘛!”身旁的乘客纷纷上前帮腔着,仿佛老范家随身携带的一群亲友团一样。

“就是啊,你们铁路既是国家的铁路,也是人民的铁路,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嘛!人家着急赶时间,是给家里人看病呢。这万一耽误了治病,你们火车上谁能负责呢?”一起的乘客继续议论纷纷,说得年轻的女乘务员小脸儿青一阵紫一阵,渐渐感到惭愧万分、无地自容。

“这位老大哥,看你累了大半天啦,早就背不动了吧?走,我们帮你一起上火车!”有人主动上前帮忙托着何桂花,又有人帮忙从范忠诚脖子上取下行李包,还有人伸手推着负重的范忠诚往前走。

这样一来,范忠诚明显感到了一股向前的推力,浑身充满了巨大的力量。

在人们的热情簇拥和积极帮助下,范忠诚犹如驾了一叶轻舟,竟然不由自主地随着人流,轻轻松松地冲破了女乘务员的阻挠,背着像一堆烂泥一般的何桂花,终于挤上了前往省城的火车。

尽管很少乘坐火车出远门,虽然在飞奔的火车车窗外,沙沙地流淌着一片片金秋时节的大好美景,但在此时此刻,心事繁重的范忠诚根本无暇顾及这份原本该有的新鲜与好奇之心,以及轻松惬意和赏心悦目的享受之情。

当然,如果说有的话,那更多的就是对现在这位紧紧依靠在自己怀里,因疼痛难忍而呻唤不止,与自己患难与共了四十多个春秋,并将与之白头偕老和相伴终身的妻子何桂花,眼前这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女人的无限怜悯和疼爱之情。同时,还有对自己和何桂花此次到达省城之后,能否得到顺利救治,以及究竟怎么样救治的深深忧虑与万般担心……

第二天一早,当范忠诚背着软得像一根面条、沉得宛若米袋子一般的何桂花,手里拎着一个沉甸甸的行李包,异常艰难地走下火车车厢的时候,早已等得着急上火的范怀军,怀着复杂而沉重的心情,急忙迎上前来。

父子间仓促地打了招呼后,范怀军从老爹后背上顺手接过老妈何桂花,趁势一拎一掂再一抱,就将何桂花轻松地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大步流星地向火车站外走去。

在清晨火红的朝霞的映衬下,在省城火车站沸腾的喧闹声中,这对犹如逃难般的父子俩,相依相扶地背着何桂花,焦急地奔向火车站广场外的马路上,很快搭上了一辆绿色的出租车。

仿佛一支奔赴火线的紧急救援队,出租车载着一家仨人,迅速向省城最有名气的军区总医院冲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