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时间如风一般,从夏天一下子吹到了秋天。

再过几天,一年一度的秋收大忙季节又来临啦。

正当全家人打草搓绳、磨刀砺镰,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何桂花从市医院所开的药品已经再次用完,病情再度加重。在停止用药仅仅两天后,她的病情竟然严重到肚子急剧膨胀、浑身发软无力、双腿根本无法下炕站立的程度!

这一次,已经历经考验的范忠诚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安排好家里的秋收工作,急忙收拾了出行物品,匆忙拿了家里的存折,麻利地背起何桂花,赶紧搭上清早的第一趟班车,直奔市医院而去。

当王恩泽主任仔细询问了何桂花病情发展的变化情况,并认真检查了何桂花身体各个部位的病症特征后,十分果断地做出决定,让何桂花立即转院到省城的大医院进行救治。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无奈之下,年近六旬的小老头儿范忠诚,一个人脖子上挂上行李包,后背上背着重病在身的何桂花,又转乘公交车,一路跑到平原市火车站,匆匆忙忙地购买了前往省城金州的火车票。

还好,因为赶得及时,两人总算买上了当天前往省城的最后一趟火车的车票。在宽阔的人流如潮的火车站广场上,身心略显疲惫的范忠诚牢牢地搀扶着身患重病的何桂花,慢慢地来到广场西北角的一处地下商场的拐角处,互相依偎着在一方空地上坐了下来。

“火车还早呢,先在这里歇一会儿吧。”范忠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活动了几下胳膊关节,心里不免沉沉地叹息道。一路奔波,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

直到这个时候,范忠诚才发现,因为这样来回地奔波忙碌,自己早已满头大汗,连身上的衣服也如同泡了雨水似的早都湿透了。

掏出上衣口袋里因为汗湿而已经有些发软的存折,随手翻阅着存折中少得可怜的数字,再静静地凝视着身旁病态恹恹的妻子何桂花,范忠诚的心里突然像掉进了一块大石头,感到格外的沉重。

自从妻子生病以来,一些要好的亲友不知多少次私下劝导范忠诚:咱们农村有两难,娶不起媳妇瞧不起病。这两难,你全都赶上了。给三个儿子娶媳妇已经够难为你了,给媳妇瞧病尽力就好,不要搞到最后倾家荡产、人财两空,那就太不值当啦!

已经饱受磨难的范忠诚不是没有犹豫过,也不是没有动摇过,但是他对患难夫妻的理解似乎更加深刻,“哪怕再苦再难,也决不放弃希望”的意念更加坚定。是呀,只要人活着,一切就有希望了啊!

为了避免妻子看出他的心事,范忠诚赶忙讪笑地说着“看看,差一点把存折弄湿啦!”的话,随即把存折打开来扇了扇风,顺手装进一个塑料袋里,仔细地裹了又裹,这才小心翼翼地塞进贴身的上衣口袋里,并认真地扣好了扣子。然后,他放眼望向了远方,那一轮火红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

忽然,随着阵阵萧瑟的秋风吹来,范忠诚顿时感到浑身丝丝的凉意,并陡生了些许难得的轻松。

是啊,车到山前必有路!这样想着,范忠诚赶紧趁着在火车站等待火车的空档,叮嘱何桂花坐在原地不要乱动,随即快步来到广场旁边地下商城入口处的一家摊点。他先是向摊主微笑着示意要打电话,然后怯生生地拿起公用电话,给范怀民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没有提及何桂花目前的病情,只是反复唠叨了一些诸如抓紧搞好秋收,抽空再想办法筹备一些钱来,以备到省城住院急用的话儿。

电话那头,范怀民急得忧心忡忡,多次询问何桂花的病情,一再表示要赶来一起上省城,还说只有这样,自己心里才觉得踏实。但是,终于被态度坚决的范忠诚一口回绝了。

接着,范忠诚的脑海里又闪现了另外的念头,随即给范怀军和范怀国分别打了电话,简单地询问了对方的工作情况,顺便介绍了一下何桂花目前的病情,以及准备前往省城医院看病的计划。

老三范怀国因远在千里之外打工,一时之间也来不了,就在电话里说了些请老爹多操心多照顾的话儿。

倒是老二范怀军,其实就在离省城不远的一处军营上班,因而表示要立即向单位请假,一起陪同父母前往省人民医院看病,并说好第二天一早就到省城金州火车站接站。

待一切安排妥当,范忠诚终于可以放心地上车出发了。

可是,当年迈的范忠诚拎着硕大的包袱、背着沉重的病号何桂花,经过一路进站、安检、候车的奔波,而后急匆匆地冲进火车站台,出示了两人的火车票,准备挤上火车上省城时,又一个意外情况发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