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英国诗人布莱克在《天真的预言》中说道:“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县医院到底是县医院。不仅各种乱七八糟的医疗科室种类繁多,连医生护士的言行举止和神情气质都不同凡响。眼见这位乡下来的病人何桂花痛楚难忍的样子,再经过一番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询问,只见这位外科主任田玉忠气定神闲,慢条斯理地说道:“没啥大问题!先住院检查一下再说吧。”随即安排了住院,办理了一大堆的住院手续。

之后,病号何桂花犹如被纳入了一套设定精密的程序,诸如血压、心律、脉搏、体温、体重等的基本检查项目,一一过了一遍。第二天,又进行了血检、尿检、胸透、CT、肺部B超,以及注射皮试等,仿佛打麦场上麦子过筛子一般,又过了一遍。

当然,在何桂花住院过程中,诸如例行性的病情询问、常规护理、医生查房等程序,自然也是缺一不可的。凡是住过医院的人都知道,只要进了医院住院部的大门,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也不管你病情的轻重缓急,医院的整个住院流程,犹如一台设计精密的计算机,或者是一款精彩的通关游戏,又像人们每天要吃饭、喝水、排泄、睡觉一样,每一步都必须按部就班,每一道工序都必不可少,每个病人都不例外。

最后,亲自参与主治的外科主任田玉忠,平静而自信地做出如下诊断:“综合各方的情况分析来看,我们医院认为,病人得的是肺气肿!这是目前农村地区比较常见的一种疾病。你们不要太担心,只要病人好好配合治疗,一周到十天左右,基本上就可以康复出院啦!”

听了县医院主任医师的权威诊断,看着何桂花依然痛楚不堪的表情,一度提心吊胆的范忠诚,一边在心里嘀咕着:“看看人家县医院的医生就是不一样,一眼就把病人的病根找准啦”,一边拉着何桂花的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心里的那份急切与焦虑,总算慢慢地舒缓了下来。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名优秀的生活剧演员。在不同环境和条件下,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在家里的时候,范忠诚是一位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的顶天立地的一家之长。可是,来到了医院,范忠诚就像个称职的保姆和优秀的护工一样,每天陪着何桂花就医治病,端水送饭,搀扶着她起床翻身,拉屎尿尿,全然没有了往日号令全家的风范。

就这样,一周过去了,病人的病情却未见好转。

转眼之间,两周又过去了,病床上的何桂花,依然不见起色。

在病人现实处境的无声质疑和病人家属的频繁催促下,主治医生和护士方才慌了手脚。到了这个时候,这位鼎鼎大名的田玉忠主任才着了急,连声说着病人病情过于复杂,建议紧急转往地区医院治疗的话。

眼见治疗无效,追责无门,无奈之下,早已六神无主的范忠诚,慌慌张张地拿了田玉忠开好的转诊单,匆匆忙忙地收拾了东西,心急火燎地背起病情日益加重的何桂花,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上了停在医院外的农用汽车里。

正要发动汽车赶往地区医院的时候,范忠诚突然想到,连续住院半个多月,自己身上所带的钱早已经所剩无几了,后面的住院治疗该咋办呢?这样来回折腾,不知又得需要多少钱啊?!

但是,紧接着,一个清晰的念头从范忠诚脑海深处迸了出来:哪怕再苦再难,也决不放弃希望!对呀,只要人活着,一切都会有希望。

这样想着,范忠诚急忙冲进医院对面的一家小卖部里,赶紧给范怀民打了一个电话。一面简要地说明了前半个月来的治疗情况,一面催促着赶紧筹措后续的医疗费,并尽快打到自己的存折上来。

随后,自感身负重任的范忠诚,像个疯子一般,心事重重地开着农用汽车,紧急奔赴医疗水平更高一级的平原市人民医院,将何桂花送进了地区医院外科住院部,进一步接受住院治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