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白天忙于田间地头,夜里忙于房前屋后,这仿佛是无数庄户人家的真实写照。

晚饭后,女主人何桂花像个永不停歇的陀螺,开始刷锅洗碗、收拾家务、浆洗衣服,充分扮演着这个范家小院里一号女主人的角色。

是的,家里无疑是属于何桂花的一方天下。灶台前后、屋里屋外,怎么能离开女主人忙碌的身影呢?

当然,男主人范忠诚也是尽职尽责,无愧于一名家庭男主角的身份。

这时候,他正斜躺在前院上房的土炕上,像只爱偷懒的老猫,悠闲地跷着二郎腿,潇洒地擦着了一根火柴,惬意地点燃了一支价值大概一块钱一盒的大前门香烟,悠然地咂了起来,充分地享受着这一小段繁忙了一天之后闲暇的时光。

然后,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本早已看了不知多少遍,被翻得破破烂烂的《东周列国志》,像个钻研某项高深学问的老学究,一字一句地认真阅读起来。

看着看着,范忠诚的耳旁就隐隐约约传来了后院那头老黄牛大黄“哞哞”的吼叫声,还有那些猪羊鸡狗因饥渴而发出的有气无力的哼鸣声。

这个大黄,今天上地吃得饱饱的,还乱叫什么呢?

正在埋头看书的范忠诚不经意地抬起头来,似乎想起了要干点儿什么。但瞄一眼手头上的书本,又好像有些犹豫。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夹在手里的烟头儿,舒缓地喷吐出一串串俏皮的烟圈儿,轻轻地挠了挠后脑勺,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随即低下头来,加快看书的速度。

对于一位喜爱读书的人来说,每当看到一本好书或者一篇文章的精彩处,又怎能忍心停下阅读的脚步呢?

当后院的这帮禽畜们再次传来密集的呼叫声的时候,总算阅读完一个章节的范忠诚,大口地吸完了最后的一截烟屁股,狼吞虎咽般的灌了一大口浓茶,习惯性地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随即起身迈步来到了后院。

听见后院门发出响声,眼见男主人走进门来,大黄猛然抬起头来,轻快地发出一声“哞”叫声,仿佛在适时地跟主人打着招呼。

“哼!难道把你这家伙饿着了吗,你跟着起什么哄呢?”范忠诚嗔怪地瞪了大黄一眼,嘴里呢喃着。

犹如受到了某种感染,“汪汪汪”“咩咩咩”“咕咕咕”等鸡鸣狗吠的声音顿时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尤其是眼前这条黑白花的土狗小黑,被一根半长不短的铁链子牢牢地拴着,瞪大着那双绿莹莹的狗眼睛,欢快地摇着尾巴,不住地翻转着一条血红的长舌头,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摇头晃脑地在主人面前讨巧卖乖,以求能够得到主人哪怕随手丢来的一点儿美食的奖赏。

“呔(北方多用于打招呼的叹词)!小黑,你们这么起劲儿地乱叫啥哩?一个个都饿疯了吗?”像是在数落一帮调皮的娃娃们,又像是表达对它们的万般疼爱,范忠诚嘴里一边唠叨着这些对牛弹琴的话儿,一边按部就班地开始了每天伺候后院的这些老伙计们的差事。

他先是忙碌着把当天锄来的一大筐还透露着诱人的鲜绿以及沾满着水珠儿的新鲜草料,按照它们的体格大小和食量多少,分发给了家里仅有的这头宝贝公牛大黄和场院里两只温顺的母羊,以及两只半大的可爱的小羊羔。然后又把一些精心挑拣出来的,还冒着如同乳白色奶汁儿一样草汁的苦苦菜分发给了猪圈里一头肥大的老母猪和刚刚出生一周多的五只可爱的小猪崽儿。

最后,范忠诚像个忠实的仆人一样,忙前跑后,不遗余力地给房前屋后的这些猪狗牛羊们喂食添水。其态度认真而执着,犹如慈祥的妈妈给怀里的婴儿喂奶一样,没有丝毫的懈怠和马虎的成分。

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来说,一年四季耕作好地里的庄稼作物自然非常重要。因为小到一个农户人家的家庭收入,大到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无不与之息息相关。

当然,在耕作之余的闲暇时分,饲养好这些家禽家畜们同样很重要。因为它们不仅是所有农民家庭十分重要的生产资料,而且是村民们不可或缺的生活伴侣,哪一样都不能缺少呢。

等到房前屋后的这些繁杂事务忙完坐下身来,还没顾得上喘一口气歇息片刻的范忠诚和何桂花两口子,全部的思绪和话题自然又落到了当下全家的这件愁肠事儿上来啦。

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愁肠事儿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