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四天一大早,天还没亮,何桂花又被疼醒了。她赶紧用手一摸,暗自惊叫起来:我的妈呀!肚子怎么涨得像个鼓啊?

赶紧拉开灯一看,何桂花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老天爷哎,这不是成了马上要生产的孕妇了吗?

仔细再一看,不仅肚子又胀又大,腿脚也浮肿了起来,而且两腿发软,浑身冒汗。何桂花突然觉得,这副臭皮囊,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了。

她不敢多想,赶忙扶着炕头下了地,哎哟呻唤地向前走了几步。猛然间,她两腿一软,只听“叭唧”一声,竟然不由自主地栽倒在上房里新铺的砖头地上。

这一突然的响动,当即惊醒了正在酣睡中的丈夫范忠诚和女儿范怀英。

“妈——你咋啦?”范怀英匆忙爬起身来,用手揉着惺忪的眼睛,惊恐不安地大喊一声。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一时间吓得愣怔在炕上,不敢有一丝丝的动弹。

“呔!老婆子,你这是咋的啦?”一向以胆大无畏著称的范忠诚,也顿时被吓得手忙脚乱起来。他一骨碌趴起身来,顾不上披衣穿鞋,一边赤着脚丫子,慌里慌张地翻身下炕,一边光着臂膀,像一名猎人发现了猎物一样,慌忙扑向倒在地上的何桂花,匆匆地将瘫软在地上的自己的女人抱起身来,慢慢地把她扶坐在炕沿上,并满怀关切地问长问短。

这时候,年纪还小的女儿范怀英,早已被吓得惊慌失措,急急忙忙地爬起身来。眼见老妈何桂花浑身瘫软得像根面条,在炕沿上根本无力坐直,她便小心翼翼地扶着老妈的肩膀,异常惊讶地询问道:“咋回事啊?妈,你的肚子咋变得这么大,是不是又怀上啦?”

有点哭笑不得的何桂花根本无暇理会孩子天真的疑问,只是费力地挪了挪身子,有气无力地对范忠诚说道:“哎呀,老范,我看这次我是真的不行了……要不,你们为我准备一下后事吧?”

一听这话,范忠诚心里顿时慌了神。他心里非常明白,自己的女人从来就是一个特别坚强而又特别能忍耐的女人,除非到了万不得已,咋会轻易发出这样的叹息呢?

“胡说啥哩?走走走,咱们赶紧上医院!”范忠诚当即大吼一声。

此时此刻的范忠诚,心里完全像着了火一样,匆匆忙忙地转身穿好衣服和鞋子,一边麻利地给疼得哼哼唧唧的妻子何桂花穿好外衣外裤,一边大声吼叫着让范怀英起床穿衣,赶紧去叫范怀民发动农用汽车,准备往医院出发。

范怀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慌里慌张地拎起衣服跳下炕,急急火火地冲向前院的书房,一阵大呼小叫,“哥、嫂子,妈不行了,赶快起床送医院啊……”

随即,范怀英一阵激烈的砸门声,就把还在睡梦中的大哥范怀民和嫂子王玉兰吵醒了。

一听情况不对,范怀民慌慌张张地趿拉着布鞋,一边往头上套着外衣,一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上房,蒙头蒙脑地发问,“爹——我妈到底咋啦?”

“还问个球呢!”范忠诚像个战场上指挥作战的团长,大吼一声道,“赶紧发车!把你妈往乡卫生院送!快啊!”吓得范怀民浑身直打激灵,也不敢多想多问,转身扭头跑出上房,急里慌张地把农用汽车发动着,一路碎步小跑地冲向后院,抱来了一大抱子新鲜而干爽的麦草,往汽车车厢里铺了厚厚的一层。待均匀地摊开来一试,感觉到还不够软和,他一边大声喊叫着让媳妇王玉兰从自己炕上扯来了一条厚厚的褥子,又抱来了一条绵软的毯子和一个荞麦枕头,随即一一铺到了车厢的麦草上。接着,他急步冲进自己睡的书房里,满抽屉地翻找着一个存钱并不多的钱包,同时不忘向上房里高声叫喊着,“爹——车准备好啦!”

听到喊声,范怀英赶紧敞开了上房大门,早早地掀起了房门帘子。

表情凝重的范忠诚就像一名奥运赛场上的举重运动员,神色紧张而庄重,双手紧紧地抱着生病的何桂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

眼疾手快的范怀民,赶紧打开了车厢的后车帮子,一个鹞子翻身跳上车厢,顺手从老爹范忠诚手里,小心翼翼地接过老妈何桂花,轻手轻脚地放在车厢里早已铺设好的褥子上。他用双手把何桂花的头轻轻地放在荞麦枕头上,随手拉过绵软的毯子盖上,满含怜爱地说道:“妈,你躺好啊,我们这就去医院啦。”

眼看一切准备妥当,范忠诚叫范怀民赶紧下车打好车帮,自己小碎步冲向汽车驾驶室,一边关门挂挡准备出发,一边神色慌张地吼道:“我们去医院看病,你们在家抓紧收麦子。这么大热的天,如果再耽误下去,恐怕麦粒儿就要洒到地里去啦!”

“爹,我也去吧,互相好有个照应啊。”范怀民已经紧贴着何桂花,双手牢牢地抓住何桂花的右手坐好,准备陪着爹妈一起去医院看病呢。

“呔!你去干啥?这不是添乱吗?赶紧下车!”范忠诚像个大战在即的将军,厉声向自己的士兵下达着命令。

“嗯——我知道咧!”范怀民似乎有点犹豫不决,极不情愿地跳下车,顺手打好车帮子,忧心忡忡地走到汽车驾驶室跟前,对紧握着汽车方向盘而神情急迫的范忠诚说道,“爹,你把这些钱装上吧,万一看病要急用呢!”随即把刚才从自己屋里的抽屉里搜罗出来的几百元钞票,顺手塞进了范忠诚左边的裤子口袋里。

“嘀嘀嘀……”范忠诚抬手一声响笛,左脚一踩离合,右手一挂挡,右脚一踩油门,农用汽车像一名临危受命的战士一般,即时发出一声怒吼,冒着阵阵黑烟,冲出范家小院,然后往左一转弯,“咚咚咚”地怒吼起来,像个百米冲刺的田径运动员一般,风风火火地冲向了十几里外的平安乡卫生院。

平安乡卫生院的老院长李再河,一看病人出现这种特殊情况,顿觉病人的病症非常罕见,病情十分紧急,仅凭乡镇一级卫生院的医疗技术和条件,是无法担此重任的。于是,急忙为何桂花开了转诊单,要求马上送往县医院救治。

为了加快速度,范忠诚不顾马路上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滚滚车流,以及不时地穿梭往来的成群牛羊,连续不断地踩离合换挡,轰足了汽车油门,像个偷了东西慌忙逃跑的贼,风驰电掣般地向临孜县人民医院方向冲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