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这个世界很有趣,有人没病装病,有人有病装没病。

可是,时间老人是最公平的。在时间面前,一切真相不言自明。

随着时间的推移,何桂花的肚子从偶发的胀疼变成了时强时弱的阵痛,并伴随着一阵阵的心慌气短和直冒虚汗。

特别是有一天早上,病情忽然发作的何桂花立时疼得脸色蜡黄,浑身大汗淋漓,宛若一只受伤倒地的病猫,不停地抓耳挠腮,抱着肚子满地打滚,一时间吆喝呻唤不止。

“妈呀!这到底咋啦?”这一突发情况顿时把范忠诚吓蒙了。他赶紧披衣下地,浑身使劲,这才慢慢地把何桂花扶起来坐在炕沿上。

“疼死啦……疼死啦……”何桂花紧闭着双眼,嘴里不断地呻唤着,满脸痛苦的表情简直难以言表。

见此情形,范忠诚二话没说,略作准备之后,赶紧蹬了自行车,匆匆忙忙地捎着何桂花去找全村唯一的赤脚医生柳成志瞧病。

一路上,范忠诚顾不上欣赏沿途的田园风光,也没心思聆听树丛中鸟雀的欢唱,只是铆足了劲儿,一路疯骑狂奔,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这间位于小河家村村委会前院里的村卫生室。

进得屋内,只见这位柳医生神色平静,不慌不忙地询问了病人的基本情况,继而故作深沉地扼腕把脉,诊断病情。接着,拿起一副看起来已经十分老旧的听诊器,熟练地挂在耳朵上,拿起冰凉的圆形听筒,对着何桂花的身体左听右听、前听后听了半天。最后,他缓缓低头,略作深思之后,慢慢抬起已经略显花白的脑袋来,眨巴着一双慈祥而睿智的眼睛,慢条斯理地说道:“可能是饮食不当,肠胃发炎,吃点儿消炎的药就好啦。”就这样,这位众望所归的柳医生,前前后后看了不到一刻钟,总共开了十几元的中西药片,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就把范忠诚两口子打发了。

回家的路上,何桂花竟然神奇的精神振作起来,还喋喋不休地埋怨自己的男人,说这么一点儿小毛病,自己扛一扛、忍一忍就过去啦,害得多花了十几元的冤枉钱等诸如此类的话儿。听起来好像这个钱花得多么不值得,自己有多么冤枉似的。

又过了几天,何桂花觉得吃了柳医生开的药根本不管用。一天里肚子疼痛的次数更多了,浑身汗如雨下,心里痛苦难当,这让一家之长的范忠诚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想当年,范忠诚年轻的时候,第一次满怀新奇地挤在自己家里看《西游记》这部电视连续剧。当看着孙悟空钻进牛魔王肚子里,牛魔王被折腾得上下翻滚,满脸痛楚不堪的样子时,还以为这仅仅是演戏罢了,虚假夸张得没个谱儿。没想到,曾经的这个场景,今天就发生在自己的妻子身上,而且表现得过犹不及。

这一下,范忠诚有点着急了。心想,看来自己妻子何桂花的病情绝不是一般的肚子疼,也不是什么肠胃炎。不然,已经吃了一个多星期的药,咋就不起任何作用呢?

不行!这病还得认真对待才行呢。

于是,范忠诚赶紧撂下手里的活儿,当即骑上自行车,急忙拎上何桂花,再次直奔村上的柳医生那里一瞧究竟。

其实,小河家村的这个柳成志医生不同于一般的赤脚医生,说起来还颇有些来历哩。

当然,这样说,并不是说他有多么大的来头,或者说有多么复杂的背景,而只是说他自从地区卫校毕业之后,就当了这个小河家村唯一的乡村医生。三十多年来,无论农忙农闲,不管刮风下雨,他都按部就班地骑车上班,兢兢业业地守候在这间不足二十平方米的乡村卫生室,为全村的老少爷儿们瞧病就医。倒不是说他医术有多高明,但一般的头疼脑热,常见的妇儿外科疾病,他基本都能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热心的柳医生不仅面慈心善,而且恪尽职守,总是想方设法地让广大村民们花最少的钱,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好病,还随时随地提供大病急诊上门、老弱病残免费就诊、困难家庭赊账看病等各种周到的服务,常常做得令人满意。

在这里面,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柳大夫非常擅长于给小娃娃们看病。不但随时随地备有色彩斑斓的各种玩具和各式糖果,哄得小病号们开开心心地配合治疗,而且听诊把脉,用药精准,常常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让小病号们药到病除,笑逐颜开。在全村的娃娃们眼里,这位柳医生简直就是神医下凡,是娃娃们公认的最有本事且最慈祥可爱的“柳爷爷”。

可是,这一次,对眼前汗流浃背得如同落汤鸡,双腿发软如同扶不上墙的烂泥的女病号何桂花,这位全村鼎鼎大名的柳成志医生,竟然低头不语,束手无策了!

对于许多领域来说,“学业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是毋庸置疑的。对柳成志而言,医学毕竟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复杂的一门学科,每名医生学问的深浅和技能的高低,又怎能一概而论呢?而且,作为一名普通的乡村医生,此次遇到的这种特殊疾病,在时下的农村确实非常罕见,自己根本未曾遇到过,更别说对症治疗了。

眼见病号何桂花疼痛难忍,一筹莫展的柳医生满脸无奈,摇头叹气,只好明确说自己医术有限,已经无计可施,建议范忠诚两口子尽快前往条件较好的平安乡卫生院接受治疗,千万不可耽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