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你看看,正说着,怪事儿就来啦!

往年这个时候,天空中的骄阳,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一般炙烤着大地。空气干热得如同嗓子里冒烟一样,令人透不过气儿。院子里的鸡羊猪狗,燥热烦闷地或低吼或盘卧着。地里的庄稼作物,饥渴难耐地蔫头耷脑着。连田野上的虫鱼鸟兽们,也都懒洋洋的,无精打采。原野上的一切,都仿佛在焦急地等待一场酣畅淋漓的雨水降临,无不发出强烈的呼唤: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些吧!

可是,二〇〇四年的夏天怪怪的,气候变得反复无常。

前几天是难得一见的龙卷风,从村头一直刮到村尾,直搞得村里到处尘土飞扬。这两天,忽而狂风大作,忽而阴云密布,忽而大雨倾盆,犹如一个顽皮透顶的孩子,让人总是琢磨不透。

这不,今天一大早,天空竟然又打起了响雷,立刻把原本宁静的村庄惊得鸡犬不宁,把这一片平坦而广阔的原野撕得支离破碎。

一向身体硬朗的女主人何桂花有如这个夏天里多变的天气,突然说病就病了。而且,病得还挺蹊跷。

刚开始,何桂花只是觉得肚子里胀胀的,老是不通气,感到浑身不舒服。因为自己的身体一向都很好,最多也就是偶尔有个头疼脑热,或者跑肚拉稀,往往都是稍稍懂得一些医疗常识的范忠诚帮忙配着吃几片药也就好了。

所以这一次,何桂花依然没有当回事,还跟往常一样,让范忠诚配药来吃。同时,心里还在暗暗嘀咕,乡下人哪里这么娇里娇气,不过是哪里吃得不合适,随便吃几粒消化不良的药就好了。因而,仍然该上地上地,该干活干活,该做饭做饭,全然没有在意这种时疼时松的细微感觉。

因为没有像城里人那样有社保和医保作保障,家里也没有一分多余的钱儿,哪里敢生病?哪里敢上医院里看大夫呢?多少年来,乡下人养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即使身体偶有不适,也习惯于小病小养,大病大养,重病死磨硬扛罢了。农民与医院之间,仿佛有深仇大恨,水火不能相容一样。除非到了万不得已,许多家庭贫困的农民兄弟们,绝不向医院迈出一步!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许多不知情的网民,他们一再取笑农民们的愚昧无知,竟连生病就该上医院看医生这样的基本常识都不懂。甚至有人对农民们宁可忍受病痛的折磨也不舍得花钱看病的行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公然对这种吝啬之举大发感慨。可是,也许只有村民们自己知道,如果上医院看一次病,轻则半年或一年的庄稼白种了;重则导致倾家荡产,债台高筑,从此陷入生不如死的艰难境地。

所以,当地平原电视台广受欢迎的《我的农民兄弟》栏目,曾经这样深情地报道:数千年以来,在中国广大农村的父老乡亲们身上,除了能看到那种特别能吃苦和特别能劳动的优秀品质之外,一定还深深地蕴藏了一种特别能忍耐和特别能奉献的伟大牺牲精神。

也正是这种难能可贵的品质与精神,养育了我们这样一个勤劳的善良的优秀的独一无二的团结一致的不可战胜的中华民族,并鼓舞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自强不息,奋勇前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