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老话说,打出来的夫妻,揉出来的面。

三五个回合之后,身单力薄的何桂花就已经被推倒在伙房的柴草堆里。只见她头发、身上和鞋上,沾满了柴秆、草屑和尘土,像一位四处逃难而落魄不堪的难民。

“妈!你们别打啦。”一旁劝架的范怀民赶紧上前拉住老妈的胳膊,准备将倒在柴草窝里的何桂花扶起来。

“不中用的狼吃的,滚一边儿去!”何桂花一边使劲地甩脱范怀民的手,一边有气无力地坐起身来,满脸愤慨地骂道,“一个大男人家的,老跟一个婆姨过不去。我就不信了,今天如果有本事,就让你老爹打死我,我陪他一起上西天去!”

“你这个泼妇!臭婆娘!今天不给钱,老子决饶不了你。”范忠诚疾步上前,顺势骑在何桂花的身上,左手扭住何桂花的手臂,右手就要向何桂花的脸上煽去。

只听“啪”的一声,又一个响亮的耳光,实实在在地抽在了何桂花像花猫一般的脸上。

被动挨打的何桂花更加气急败坏,上蹿下跳,左冲右挡,随即双脚猛一用力,将骑在身上的范忠诚蹬翻在地。然后,一骨碌爬起身来,像一名奋勇杀敌的战士一般,顺手抄起靠墙边案板上的擀面杖,劈头盖脸地向范忠诚头上挥去。

说时迟,那时快,范忠诚只见眼前黑影一闪,一把粗壮的擀面杖已然迎面而来,直吓得他赶紧侧身扭头闪避。

幸亏范忠诚常年劳作,腿脚灵便,动作敏捷,面对凌空而至的擀面杖,闪避得及时。迅疾的杖锋犹如秋风拂过,只是擦破了范忠诚左耳耳廓的表皮和肩膀的外衣。一时间,一股殷红的鲜血顿时顺着范忠诚的左耳流了下来,滴滴答答地淋到他的胸前、腿上,很快又渗进了范忠诚的衣服和伙房的一方土地上。

一看自己竟然打伤了人,还流了一摊血,一向胆小如鼠地连只鸡也不敢杀的何桂花顿时吓蒙了,立时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刚才还紧紧握在右手的擀面杖,“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仿佛一条被抽了筋骨的鱼儿,何桂花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一屁股瘫坐在伙房的土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一旁的范怀民更是吓坏了。还未来得及阻止老妈何桂花发飙,却已看到老爹范忠诚血流如注,一时目瞪口呆地愣怔在那里,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

眼见大势不好的范怀英,吼吼喊喊地冲出院子大门,向附近的亲友家里求救去了。

回想刚才,范忠诚眼见寒光扑面而来,心中顿时大骇。条件反射似的迅速偏头躲避。只听一丝寒风“嗖”地闪过,顿觉得耳廓火烧一般钻心地疼痛。他本能地用手一摸耳朵,满手却早已被鲜血染红。

每逢大事必冷静。多年以来,作为一家之主的范忠诚,渐渐养成了这样的习惯。眼前如此血腥而惨烈的场景,倒让天性忠厚朴实的范忠诚的心情逐渐冷静下来。

“呔!你这个婆姨简直疯啦!有谁家的婆娘这么狠心,竟然打伤自己的男人的?”范忠诚用手摸着耳朵,泄气似的朝着软在地上的何桂花屁股上踢了一脚。

“爹,别再打啦!都闹成这个样子,你们这些当长辈的,咋忍心下得了手呢……”心神终于反应过来的范怀民一下子来了劲,猛然将老爹范忠诚一把拉开。

“臭小子,关你屁事啊!要不是瞅着你们儿子都没出息,我们爹娘老子就是打架打死了,又有啥相干?——愣着干啥?赶紧给老子找药去。”范忠诚一边用满是鲜血的左手捂着自己流血的耳朵,一边甩门朝上房里走去……

一场家庭风波,就此悄然过去。

事后,生性善良而耿直的范忠诚为此后悔不迭。真傻呀,怎么把对别人的怨气,全都撒在自己最爱的人身上了?

从此以后,范忠诚再也没有动手打过何桂花。在后来的日子里,老两口虽然也有磕磕碰碰,吵吵嚷嚷,但总能做到互相谦让,日子倒也过得和和美美。

可是,有谁家的日子能过得一帆风顺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