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一个幸福的家庭里,何止有爱的火花?

“你这个泼妇!臭婆娘!光吃粮食不下蛋的老母鸡!”范忠诚犹如一头暴怒的公牛,气急败坏地从上房里跟了出来,口无遮拦地肆意宣泄,脏话连篇地破口大骂,“就你这样,竟然骂我不要脸?败家子?要说不要脸,我哪有你哥何生仁那么不要脸,心肠比蛇蝎还毒,行为比坏蛋还坏,坏事都让他做绝了。要不是我一门心思地发家致富,不是我辛辛苦苦地为这个家打拼,哪里有你们的今天,还不是跟你哥一样过穷怂落魄的日子?今天你不给钱,老子就跟你没完!”

这个时候,范怀民在书房里听着爹妈的一番吵闹,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一心想着前去加以劝阻,但左思右想,又不知如何去劝说,只是急得在书房里来回踱步,嘴里不停地唉声叹气。

范怀军和范怀国正在千里之外,常年不在家,当然对家里发生的这些事一无所知。

正在院子里尽情玩耍的范怀英何曾见过这个场面,见此情形,早已吓得胆战心惊,远远地哭哭啼啼,眼泪哗啦地不知所措了。

起初,范忠诚越想越窝火,越骂越生气,尤其是想到忘恩负义的何家老大、妻子何桂花一脉相承的亲大、,可恶至极的冤家对头何生仁,就气不打一处来,在上房里一刻也坐不住。

眼看何桂花竟然对自己的合理要求不理不睬,反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范忠诚心里就更不是个滋味,嘴里一边唠里唠叨地回骂着,一边气势汹汹地跟到伙房来。

一看架势不对,范怀民一边哭丧着脸快步跟进来,一边支支吾吾地好言相劝着爹妈不要再闹腾了。

“呔!你到底给不给钱?”紧随而来的范忠诚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狂犬,一进门就大声吼叫起来,并毫不客气地将何桂花推了一把。

“呸——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没本事的现世报!”正背对着伙房门暗暗抽泣的何桂花,被紧随而至的范忠诚过激的举动一下惹怒了。一边转身朝着范忠诚啐了一团口水,一边嘤嘤呜呜地哭着大声怒骂道,“你要是有挣钱的真本事,就到外面好好挣钱去,在家里逞啥威风?你要是有发财的好能耐,就跟那些有钱的大老板和当官的大老爷们耍钱去呀,跟我们这些老婆娃娃们的使啥性子哩?”

只听“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瞬间落在了何桂花泪花闪闪的脸上。已经恼羞成怒的范忠诚,一边恨恨地上手抽了何桂花一巴掌,一边脸红颈粗地厉声怒骂道,“你这个恬不知耻的臭婊子,满嘴胡言乱语的疯婆姨,你这是骂谁哩?到底谁不要脸?究竟谁是乱怂包?今天你得给我说清楚,不然老子整死你!”

眼见自己的男人手里动了粗,何桂花仿佛一只发了疯的母老虎,瞬间失去了理智,一下子跳将起来,朝着范忠诚的脸上回手就是一耳光。但是,女人家毕竟是女人家,这一记轻柔的耳光,终究被手疾眼快的范忠诚一把挡了回来。

一看沾不到便宜,何桂花一边“呜呜”地扯着嗓子哭闹,一边在范忠诚的脸上和身上张牙舞爪地胡乱撕扯着。

此时,范忠诚也是气昏了头,咬牙切齿地厮打着何桂花。只一会儿工夫,就见何桂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脸痛楚不堪的样子。

同时,范忠诚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见脖子、胳膊、脸上,不是被手指掐得淤青,就是被指甲划了一道道血口子,看起来伤痕累累。连衣服领子和袖子也被撕扯得狼狈不堪,仿佛一个浪迹江湖的老叫花子一般。

“爹——妈,你们别打啦!”无从下手的范怀民虽然被这阵势吓得惊魂不定,但还是劝阻着大人们从未有过的这种过头举动,试图拉开已经扭打成一团的父母。

但是,已经情难自制的老两口越骂越狠、越打越凶,犹如那浇了汽油的火堆,更加怒火冲天。

原本至亲至爱的一双夫妻,竟然撕扯扭打,毫不相让,尽情地宣泄着满腔的怨气和怒火,简直犹如一对不共戴天的仇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