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自从买了农用汽车后,何桂花和范忠诚心里想,这一下日子该好过了吧?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由于当时村里的人们大多还很不富裕,再加上开春后,农民购买农具、农药、种子、化肥、地膜,以及家里添置猪、牛、羊、鸡、猫、狗等家禽家畜的大笔花费,一年的收入也就所剩无几了。唯有等到年底,地里的各种庄稼作物一一收获出售,院里的各类家禽家畜变卖之后,辛苦了一年的农民兄弟们,手头才算有了一些活钱。

因此,许多还不富裕的村民,逐渐养成了从年初赊账,到年底统一结账的习惯。所以,本来就因为购买农用汽车而背了一屁股债的范忠诚,又因村民们的一次次赊账消费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因为范家的农用汽车马力大、跑得远、用途广,广泛受到村民的欢迎,前来联系生意的人们络绎不绝。另一方面,因为村民们的一再赊账,范忠诚一再举债垫付,因而使范家早已到了入不敷出的境地。有时候,家里连吃顿饱饭,或者买点油盐酱醋的零花钱都拿不出来了。

作为一家之长,这让范忠诚经常感到十分难堪,也让何桂花大为恼火。这不,几天来,两人一天到晚没完没了地吵架闹仗。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一位村民又来请范忠诚出车拉一趟木料。可家里早已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连给汽车加点油的钱都没有了。碍于男人的面子,范忠诚心里怎么好意思说出来呢?可是,因为都是同村同社找上门的熟客,这趟差事也不是很难做,因而实在无法拒绝。

无奈之下,范忠诚先是爽快地答应了人家的这桩生意,继而满脸窘迫地来到上房,表情尴尬地向何桂花索要这些天来卖鸡蛋的钱,以便凑些汽车加油钱,好歹跑完这趟生意再说。

“哎——老婆子!”范忠诚微微地讪笑着站在炕头前,以商量的口气对何桂花说道,“你看看,今天又来了营生,咱们又有钱挣啦!可是,你知道的……我最近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了,能不能把你的私房钱先拿些出来用一下,好让我给汽车加点油,把这桩生意先跑了再说吧!”

“哼!谁是你的老婆子?你一个大男人家的,咋好意思张嘴向个女人要钱?”正在炕头给娃娃缝补衣裳的何桂花头也没抬,冷冷地回应道,“自从你买了这么个烂怂汽车,我看你就把汽车当成了老婆,没把我们当人看,没把这个家当个家……你好好瞧瞧吧,家里都揭不开锅了,连饭都吃不上了,还哪来的钱给你加油呢?”

“我说你这个婆姨,嘴里胡说的啥哩?!”范忠诚心里不悦,嘴上还是尽量和气地说道,“你瞅瞅,我已经答应人家了,总不能言而无信吧?……要不这样子,就算我借你的,先从你这儿拿些应个急,等我挣了钱再还你总行哩吧?”

“说得倒好听!我又不是摇钱树,哪来的钱给你哩?”何桂花停下了手里的针线活儿,转过脸来瞪了一眼有些手足无措的范忠诚,继而阴着脸回应道,“你说我一个女人家,一年到头就靠养那些个鸡娃子猪娃子的挣几个零花钱,满手不过那么几个馊铜,这些年来早都让你搜腾光了……我看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家里好长时间没闻着肉星子了,几个星期都没油没醋了,连面袋子和米袋子也快空了,我现在还在发愁拿啥开伙哩。你一个大男人,倒还有脸跑来问我要钱花吗?”

这话一下激起了范忠诚的暴脾气,心里立马燃起了熊熊大火。俗话说得好,人穷志不短!男人没了钱可以,但绝不能活得连尊严也没有了呀。

“呔,你这个臭婆娘!”范忠诚猛地提起身边的椅子,用力地往地上蹾了一下,昂首挺胸,怒目圆睁,厉声呵斥道,“今天你给我说清楚,你骂谁不要脸哩?这么多年了,我辛辛苦苦地跑车拉营生,没日没夜地拼命干活,都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婆姨娃娃们都过上好日子,还不是为了能多挣几个钱,将来给娃娃们都盖上房子,娶上媳妇子,过上人上人的好日子啊?……”

“我就骂你不要脸了,咋啦?!”何桂花也是一肚子冤气没处撒,猛然抬头,两手一甩,把眼前的针线活儿丢到了一边,满脸委屈的样子,边抹眼泪边骂道,“你一个大男人,为了买个破车,到处贷款借钱,背了一沟子的债,一年四季累死累活得咱先不说。可是,这前面的债还没有还清,你后面又在到处借钱,一年到头地垫钱拉活,到处赊账跑生意,经常穷得连个油都加不起,你还口口声声地说给我们挣哪门子钱?……你说说,你这样把家都败光了,咋还有脸向我一个女人家来借钱?你个穷怂窝囊废,没本事的败家子,我不骂你,再骂谁去哩……”

何桂花边哭边骂着,满脸忧郁,神情沮丧,继而慢慢地挪下炕头,趿拉上一双老旧的布鞋,狠狠地推开房门,怒气冲冲地走出上房,心情极度阴郁地朝着前面的伙房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