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对于许多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房前屋后,种瓜种豆,起早贪黑,四处奔走,其中的种种艰苦与忙碌、劳累与辛酸,早已成为家常便饭,似乎不值得一提。

对于那些一穷二白、子女众多、无依无靠的贫困家庭来讲,身体上的辛苦劳累、生活上的捉襟见肘,似乎也无足轻重。但是,这种来自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家庭频频遭受的各种磨难和打击,却往往会使这个普通的家庭背负沉重的思想包袱,甚至有时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

对于范忠诚一家来说,从一无所有的白手起家,到率先添置全社第一台电视,再到购置全村第一台手扶拖拉机,又到贷款购置了全村第一台四轮拖拉机,最后又多方筹款购买了全村第一台农用汽车,似乎处处在全村全社走在了前列,赢得了发展的先机,也在人前人后赚足了风光和彩头,但是,这一切光鲜亮丽背后的各种酸甜与苦辣、忧愁及烦恼,又有谁能切身体会呢?

范忠诚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九八七年的冬天,那天晚上帮人干完活回家的情景。当自己第一次开着手扶拖拉机走夜路,经过村子西头的一座经常路过的水泥桥时,由于当时光线十分昏暗,加之经验不足和身心疲惫,思想上有点麻痹的他,既没有立即减速行车,也没有严格按要求及时下车查看道路状况,而像往常一样,加足了油门,直往前冲去。

突然,随着“哐当”一声巨响,范忠诚驾驶的手扶拖拉机像个失足的醉汉,猛然间失去了控制,拖拉机车头骤然栽进了途经的水泥桥桥洞。出于惯性,原本坐在驾驶座上的范忠诚,顿时像那会翻筋斗云的孙悟空,一下子被甩出了十几米开外……

原来,这座年久失修的简易水泥老桥早已不堪重负。只是,也不知道是谁,更不知在什么时候,在桥面的正中间,竟然被人偷偷地抽掉了一块石板,从而使整个桥面断裂塌陷,进而变成了一只随时制造灾难的“拦路虎”。

这次事故不仅使范忠诚这个全家的顶梁柱身受重伤,“造成了”左腿骨折,住进了县人民医院救治,更令人心痛的是,这个全家人赖以生存的唯一宝贝,这台手扶拖拉机的发动机,因为遭到巨大撞击而受到严重损坏,需要花费上千元大修,这对范忠诚一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啊。

这不,一心想着挣钱养家糊口的范忠诚,钱还未挣到,却突然遭此大难,让这个原本勇敢顽强的农村汉子,第一次哭得捶胸顿足,悲天恸地,直惹得住在同一个病房的病友们唏嘘不已,规劝不止。也教前来探望的几个儿女不明就里,跟着“哇哇”大哭。更让感同身受的妻子何桂花,顿时觉得如同天塌地陷了一般,心里忧虑难过得一次又一次偷偷地抹眼泪,不知究竟该如何安慰自己的男人。

这般心酸会有多少呢?这种苦累又何时是个尽头啊?可是,范忠诚心里明白,自己的眼前还有一大家人需要养活。而自己的背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呢。哪怕再苦再难,也决不放弃希望!

几年以后,范忠诚好不容易买了四轮拖拉机,也确实极大地提高了全家的劳动生产效率,更好地帮助邻里乡亲解决了一些耕种秋收、运送粮食,甚至于婚丧嫁娶的燃眉之急,也为自己家里逐渐积累了一些可观的经济收入,使范家的经济生活逐步好转起来。家里隔三岔五地能吃上一顿肉饭,娃娃们逢年过节偶尔也能添置一两件新衣裳,全家人的脸上开始有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但是,由于每个人脾气秉性的差异,接受文化教育程度的不同,以及在家庭沉重负担的拖累和外界多重因素的影响之下,即使像范忠诚和何桂花这样历经多年感情积淀的夫妻,各种打打闹闹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为了保证范忠诚能每天开着拖拉机出去干活挣钱,在北方滴水成冰的三九天气里,何桂花经常要在清晨四五点就起床,既要每天在拖拉机机头底部生上火炉,为机油箱加热升温,还要用大锅烧好开水,一遍又一遍地往水箱里来回换开水,将冻得像石头一样冰凉而坚硬的发动机预热加温。经过如此这般折腾之后,还要默契地配合自己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用铁摇把费力地发动机器,为拖拉机的整个机体充分预热,直到拖拉机机箱温度回升,可以正常发动为止。

如果每天经过三番五次的折腾,机器能够正常发动也就罢了,有时经过十几次、几十次也发动不着,经常冻得人缩手缩脚、龇牙咧嘴,累得人头晕眼花、浑身发麻。有时候,折腾自己一家人也就罢了,最怕耽误了别人家的急事,那就十分过意不去了。为此,家里的女主人何桂花没少和自家的男人吵架闹仗。

正如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所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