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人就是这样,新的幸福生活刚刚开始,新的生活不幸也就随之而来。

自从有了全村第一辆农用汽车以后,范忠诚一家再也没有了空闲的时候——今天帮张家拉化肥,明天帮王家拉粮食,后天帮李家运木材,大后天帮赵家迎娶媳妇,等等,诸如此类,忙得不亦乐乎。

当然,在范忠诚的印象当中,还有像东家老人害了急病,深更半夜请求紧急送往医院;西家的牛羊得了怪病,要立马赶往乡上或县城寻医买药;亲戚张三想盖新房子,要帮着拉砖运水泥;邻居李四的西瓜雨天积压卖不出去,急得赶紧帮忙运往外地的市场批发出售。如此这般,总有忙不完的事儿。如此一来,范忠诚渐渐博得了全村父老乡亲们乐于助人、服务周到、信誉第一的良好口碑,但其中的酸甜苦辣,又有谁能够体会和理解呢?

记得一九九二年春天的一个早上,有两个上了年纪的外地客商找上门来,说他们是一个老朋友介绍来的,有一车木材想要运到省外的集贸市场去卖。

一听说要去遥远的外地跑生意,范忠诚本想一推了之。但又一想,做生意不能挑三拣四,而要以诚相待,一视同仁。而且,跑一趟长途的运费也有不少,干吗要拒绝呢?

双方经过协商,谈好本次运费可以出到一千元。而且,对方承诺,如果范忠诚服务周到的话,在这个标准上再多加一点儿钱也没关系。

历来忠厚又善良的范忠诚,从来没有出过这么远的门。因而,他悉心地盘算着:如果接下这趟生意,一来呢,可以到外面长一长见识,好增加一些社会阅历,适当改善改善自己这个农民土包子的形象;二来嘛,当然是可以挣到一笔可观的长途运输费用,希望能早一点把信用社的贷款和亲戚朋友们的借款还上,让眼前的寒酸日子慢慢好转起来。这样想来,即使这趟长途运输多么辛苦劳累,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于是,范忠诚给车加满了油,准备了一路的干粮,灌满了一水壶的茶水,拉了满满一车的木材,带上这两个外地的客人,就这样精神抖擞地出发了。

一路上,主客三人风餐露宿,有说有笑,不仅达成了在业务上保持长期合作的意向,而且培养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情谊,这让范忠诚心里十分满意。

两天后,经过长途跋涉,范忠诚一行三人终于赶到了省外这个名叫“远东集贸市场”的地方,顺利地将一车木材以较好的价格当场出售。

两个外地客人非常高兴,说是一路辛苦了,要好好犒劳一下司机师傅,非要拉着范忠诚去旁边的一家饭馆吃饭喝酒。于是,三人点了一桌好酒好菜,慢慢坐下来,大吃大喝起来,渐渐忘却了一路的奔波与劳累。

眼看酒足饭饱,差不多快要离席的时候,其中一个外地客人说没烟抽了,要出去买包烟,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饭馆。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外地客人突然“哎哟”地喊叫着肚子疼,说要赶紧上一趟茅房去拉屎,也捂着肚子跑出了店外。

一向诚实正派的范忠诚并没有在意,依然一边悠闲地喝着茶,一边耐心地等待着两个外地客人回来结清运费,也好趁早上路回家呢!

一支烟的工夫过去了,眼瞅着这两人没有回来的迹象,范忠诚还在嘴里唠叨着“这哥俩,上个茅房还这么磨蹭呢”的话,就又夹了两口菜,添了些茶喝着,耐心地等待两人回来。

可是,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去了,范忠诚左等右等也不见两人回来,心里这才开始产生了疑惑:咦?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这两人到底干啥去了呢?

稍事犹豫之后,范忠诚才不得不向饭馆老板打听这两人的去向。据眼前这个满脸长着麻、,腆着个大肚子的中年老板所说,他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人,更不知他们的去向。末了,还善意地提醒范忠诚说:“这位大哥,这两人怕是早就跑路了,你可能上当受骗啦!”

“啊?”范忠诚这才恍然大悟。他当即慌了手脚,脑袋发懵,两眼一黑,像被人突然暴打了一顿似的,顿时浑身一软,差一点儿就栽倒在饭馆的地上。

稍作镇定之后,范忠诚才强打精神,先是极不情愿地结了饭钱,而后怒气冲冲地跑到饭馆外面的厕所,以及附近的商店档口,到处寻找这两个外地人的踪迹。可是,哪里还找得到他们的身影呢?

情急之下,范忠诚再次去到远东集贸市场上找那家收木材的老板询问情况。结果,不知是因为到了下班时间,还是因为店家临时有事,连那家木材店也已经关门大吉。原先的木材店老板,也早已不知去向。

“日他个仙人的,咋会这样呢?”这一下,范忠诚彻底懵了。

一时间,范忠诚双眼直冒金星,眼前恍若一片花花绿绿,只是看不清面前究竟是何物。只觉得脑袋仿佛突然受到了某种强烈的攻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脑袋就像炸裂了一般。

一瞬间,范忠诚像被人抽去了筋骨,仿佛连魂儿也丢了似的,一屁股瘫坐在了马路边的道牙子上。

这一突然的举动,直吓得跟前的路人浑身打起了哆嗦,先是紧张地举目张望,继而犹如防火防贼防瘟疫一般,一个个瞪着眼侧着身蹬着腿,霎时间躲得远远儿的去了。

“日他个仙人的,我咋这么倒霉呢?”几天来的辛苦自不必说,而现在既丢了来回奔波的高昂运费,又赔了一顿价值不菲的饭钱,简直要把一向省吃俭用、敦厚善良的范忠诚给气疯了。

“老天爷呀,世上咋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这天下咋还有这么卑鄙无耻的事啊?”气急败坏之下,范忠诚捶胸顿足地继续骂道,“这两个老贼,你们这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野兽呀,还是上天派下来专门欺负老实人的妖魔鬼怪啊?如果哪天让我抓到你们两个杂怂王八蛋,老子一定要把你们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这一趟倒霉的长途运输回来,由于连日来的奔波劳累,加上一时气急攻心,让范忠诚这个原本大山一般忠厚朴实的汉子,陡然像害了一场大病似的,在炕上一连躺了好几天。

直到后来与邻居的一次酒后闲聊中,范忠诚才终于得知,自己当年所遭遇的这个天大的骗局,完全就是自己的冤家对头何生仁一手所为。

只是,由于时过境迁,又没有确凿证据,范忠诚只能暗自吃了这个哑巴亏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