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那是一九九一年夏天一个难忘的中午。

太阳像个巨大的火球一样,炽烈地照射着大地。

随着一阵响亮的汽车喇叭声发出,范忠诚乘坐的农用汽车通过了毗邻的汪家村马路,轻快地驶入了无比熟悉无比亲切无比可爱让他无比牵挂无比想念无比痴迷无比陶醉的自己的家乡小河家村。

轻轻地摇下车窗,范忠诚远远地望见了村子里非常熟悉的一切。从车窗往外看去,在正午阳光的映照下,整个村子仿佛一锅渐渐沸腾的开水,似乎在以一种慈爱的母亲的情怀,热情地迎接游子的远道而归。你看那一片片金黄色的麦浪,正在轻柔的夏风中随风而舞。在炽热的阳光与金色的麦浪之间,到处是村民们挥镰收割的忙碌身影。

是啊,又是一年丰收的大忙时节啊!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范忠诚乘坐的农用汽车犹如非洲猎豹一般,已经飞速地驶上本社居民点的乡间小道,很快穿过邻居元守财家的院落,轻快地来到了无比熟悉而亲切的自家门口。

一阵清脆的汽车喇叭声之后,范忠诚听到了孩子们那同样满怀激情和喜悦的脚步声。随着自家的前院大门打开,露出了宝贝女儿范怀英那无比欢快和惊异的小脸儿。随之,全家人都跑出来了,他们一个个惊奇而又欣喜地凝视着他。

这,也许是范忠诚人生当中最愉快的一天……

同村同社的乡亲们听说范忠诚买来了汽车,纷纷感到震惊。在他们看来,这个完完全全真真切切确确实实出自农村的普通农民家庭,这个一穷二白穷困潦倒的穷怂土包子,这个历经艰辛饱经风霜受尽欺凌的孤儿范忠诚,竟然敢不顾反对和嘲讽,堂而皇之地买来了一辆汽车。在时下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或者说是根本无法办到的啊。

他们以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小子范忠诚,天真无邪地跑到那么遥远而陌生的地方花费天价而购买一辆当地人从未见过的汽车,一定会上当受骗而人财两空,然后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回来。有些人,已经在为范忠诚的愚昧无知而嗤之以鼻;有些人,则为范忠诚的痴心妄想而冷眼旁观;还有些人,甚至在为静静地等待范忠诚空手而归的那一刻,正在沾沾自喜呢。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并不被人看好的范忠诚,却把这么一件看似根本不可能办成的大事给办成了。于是,村民们不得不一致地拍手称赞他——多么有本事、多么有能耐、多么有魄力,是个敢作敢为的爷们,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每逢见面都赔着笑脸,热情主动地打着招呼,满是羡慕和夸赞的神情。

是啊,谁能不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复杂的情感动物呢?

这个时候,村民们刚忙完地里的农活,陆陆续续回家准备吃午饭。随着一阵“嘀嘀嘀”的清脆响亮的汽车喇叭声由远及近地传来,一辆崭崭新新、漂漂亮亮的深蓝色农用汽车,犹如一位身披蓝色丝带的天仙,随风飘舞地来到了老范家门口。

随着汽车“嘎”的一声刹车停驻后,汽车的门被打开。从精致的车里跳出来的,竟然就是身体略带疲倦,但脸上依然红光满面,精神十分振奋的农民范忠诚。

这群生活在小河家村的村民们,因为祖祖辈辈坚守在这片偏远落后的小山沟里,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出过远门。除了少数年轻人走南闯北,打工上学,多少见过一些世面外,村里的许多老人和妇女,长年默默耕耘在这片狭小的山村里。别说飞机、高铁、轮船这些先进的交通工具,就连火车、汽车这些司空见惯的通行设备,他们也是难得一见呢。于是,村里那些好奇的乡亲们,仿佛一群赶集看大戏的热心观众,一帮婚礼现场围观新郎新娘的看客,一群采蜜归巢的蜜蜂,一时间犹如潮水一般全都围了上来。

“哎呀!范师傅,你这个人真是了不起,你还真把汽车开回来啦。这可是咱们全村的第一辆汽车呀!”听到汽车喇叭声的邻居元守福,几乎小跑着从院子里奔出来,双眼直愣愣地瞅着眼前这个蓝光闪闪的庞然大物,惊讶得连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了。

“哎哟哟——我的个妈呀!瞧瞧这个光溜溜的大家伙,让人摸着舒坦的呀,真想搂着它睡大觉咧!”邻居元守财的媳妇苟兰花,扯着个大嗓门嚷嚷上了。她惊喜得一双眼儿都乐开了花,惊呆得一张肥脸儿都变了形,双手环抱着汽车车头,仿佛搂抱着自己男人那光滑有力的臂膀,显得那样痴迷而陶醉。

“呔!苟兰花,你说是这个家伙摸着舒坦,还是你男人的那个家伙摸着舒坦呢?”身旁的社员朱大昌,趁机坏笑着对苟兰花开着玩笑。

“嘁!当然是这个大家伙舒坦啦。”苟兰花狐媚地一笑,直惹得一堆看热闹的男人和女人们哈哈大笑起来。

“啊呀,我的妈呀,你范师傅真是牛逼啊!说买拖拉机就买拖拉机,说买汽车就买汽车。说不定呀,哪天说买飞机就买来了飞机。你可记得哟,我第一个报名订个座儿,坐上你的飞机上天游一圈,也不枉到这个世上活了一回人哩!”社员郑多银笑嘻嘻地夸赞着范忠诚。只见他那两只眼儿乐得眯成了一条缝儿,一张大嘴表现得滔滔不绝,仿佛在尽情地夸耀自己一样。

“范师傅,你这个人真是顶呱呱呀!以后如果有机会,把我们也拉上逛一逛,好让我们这些没有坐过汽车的穷人家,也沾一沾你们有钱人家的光行嘛……”老社长宋正宗的媳妇荆小红,双手摸着汽车驾驶室里还散发着新鲜的胶皮味儿,但摸起来却是那样柔软舒适的座椅。一双无比羡慕的眼神像锐利的铁钩子一样,牢牢地钩在了眼前这个稀罕玩意儿身上。

同样干完活回家路过的何生仁一家,看着老冤家范忠诚家门前一派热闹而喜庆的场面,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他们脸上神情暗淡,眼神飘忽不定,仿佛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像一群悄悄偷食的老鼠一样,默默地从热闹的人群后面溜走了。

不过一阵子时间,全村的父老乡亲们一传十、十传百,无不将老范家买了新车的事奔走相告,引得不少人前来一睹为快。在这其中,有上前恭喜的,有前来道贺的,还有扎红的、放炮的、看热闹的,也有趁机凑到老范家来喝酒吃肉的,跟着范家人一起分享快乐。一时之间,老范家不大的小院里外,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像正在娶新媳妇一样,好一番喧哗热闹的场面。

也不知是有人专门邀请,还是有人通风报信,家住邻村的柳学新和汪世贵两家,不约而同地提着两千响的花炮,手捧着红艳艳的被面子,还带着一群前来看热闹的娃娃们,仿佛是赶大集唱大戏一般,兴冲冲地赶来贺喜了。

随后,连村支部书记柳琦宝和村主任谢长生,竟然也带着村上的全体干部一道,提着一长串的鞭炮,端着红彤彤的毛毯,敲锣打鼓,欢声笑语,亲自登门道贺来了。

此时的范忠诚一家,仿佛被皇帝授予了天大的荣誉一般,直惹得全村的父老乡亲们好一阵眼红和忌妒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