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决心一定,说干就干!

目标确定之后,范忠诚马上开始四处奔波筹款。一方面,他再次登门拜访柳琦宝,请求贷款支持,以解燃眉之急。另一方面,他再次向身边的众多亲戚朋友们伸手借钱,希望能够尽快筹足资金。

因为都是一些多年来非常要好的亲戚朋友,一直以来,相处得也都非常不错,所以大家纷纷伸出了热情的双手。有借五百的,有借一千的,也有热情大方借两千的,真是各有难处却又各尽所能。总之,范忠诚前前后后地忙活了一个多月,加上把现有的四轮拖拉机转手卖掉,再算上家里多年来积累起来的本金六千余元,范忠诚终于凑了两万八千多元——可以买一辆农用汽车的钱。

尽管这两万多元,需要范家付出多年的心血才能换来,虽然范忠诚为此辛苦奔波了一个多月,但这些孕育希望的、满怀梦想的,甚至事关范家前途命运的救命钱,总算是借来了。这,对于这位一向对生活充满希望的男人,对于这个身负家庭重任的一家之主范忠诚来说,将是一种多大的欣慰和鼓励啊。

总之,范忠诚的决心犹如那一路东流的长江,无比坚定而不可逆转。尽管乡亲们对自己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和说法,但此时此刻,他更加相信的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这样的至理名言。

范忠诚心里打定主意后,先请来了曾在部队当过汽车兵的妹夫詹有理当师傅,并找来有关汽车驾驶方面的书籍资料,一边学习汽车驾驶及维修方面的知识,一边与詹有理商定一起前往农机大市场——武城农机公司购买农用汽车的事宜。

满怀憧憬且信心十足的范忠诚深知,事情一旦决定下来,必须马上付诸行动。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他在妹夫詹有理的全程陪同和帮助下,乘坐长途汽车,前往遥远的武城农机公司去购买农用汽车了。

这时候,全家人也都满怀希望,翘首以盼,心情万分激动地期待着全村第一辆农用汽车的到来。当然,家里的小广播员范怀英,早已跑到村里四处宣扬开来:“我爹买汽车去啦!我爹买汽车去啦!”

村里的人们也没闲着,对范家买汽车这件事议论纷纷:

“哼!又不是去买一架老牛车,他想买就能买得来吗?就他那个穷鬼样子,还能买得起一辆汽车?那简直是太阳底下望星星,白日做梦哩!”大舅哥何生仁鼻子里哼哼,满脸鄙夷。仿佛他是万能的如来佛祖,可以洞察世间万物一般。

“嘿!老范家一个外来的移民户,又是三个儿子三支枪,家里穷得叮当响。上次买拖拉机和盖房子借了一沟子烂账,还哪来的钱买得起汽车呀?……那不是猪八戒做梦娶媳妇,净想美事哩!”同村的社员郑多银不屑地说。

“呸!你看他们一家那倒霉样儿!别看大儿子挣死巴活地娶了个媳妇,可不是把老范家的骨血都抽干啦。还剩下两个大头儿子哩,我看他们指望拿啥来娶媳妇?……等着瞧吧,他们家要能把汽车买回来,我就把屎吃上!”村民朱大昌忌妒中夹杂着诅咒,因而一言断定,此事不过是哄骗女人娃娃们的一番鬼话,哪里能当真呢?

“日他仙人的!难道范家还有日天的本事,居然想干出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我还真不信这个邪哩!”连朱大昌的媳妇杨小翠,也一边冷嘲热讽,一边随声附和着。

相反,邻居元守财和元守福兄弟俩,倒是说了句公道话:“老话说得好啊,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还有一句话咋说来的,唐僧师徒西天取经,各有各的能耐……行不行,最后看结果,不要老是小瞧人老范家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