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其实,早在十年前,富有眼光和魄力的范忠诚,就一心一意地做着一个独特的发家致富梦哩!

那还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由于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社会经济大有改善,村民的物质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人们的思想也开始逐渐活泛起来。

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要求出现更多更好服务经济发展的新事物。因而,范忠诚在考虑改善现有家庭条件的同时,更多地着眼于全家今后的长远发展。于是,他反复琢磨着,能不能把家里现有的四轮拖拉机卖掉,然后买一辆大一点的或者先进一些的农业生产机械,以此来改善家庭现有的经济生活呢?

经过再三考虑,范忠诚想到,家里应该买一辆农用汽车,这样既可以帮助全家开展农业生产,又可以利用农闲时间搞一些农业运输,以此逐步增加家庭的经济收入。

但是,就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这对于一个并不富裕的普通农民家庭来说,经济上的困难可想而知。而且,范忠诚本身并不懂得汽车驾驶,还要考虑花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专门去学习汽车驾驶方面的知识和技能,这对于怀揣致富梦想的范忠诚而言,依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啊。

另外,作为一家之主,范忠诚还要考虑的是,花费如此巨大的经济代价,就算买了农用汽车后,它将来的主要用途,也就是经营农用汽车的生意来源和渠道又在哪里呢?

试想,如果倾尽全家所有买来一台机器,而没有一定的生意可做,或者赚不到应有的利润,那它与一堆废铜烂铁有什么两样呢?

就这样,范忠诚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僵局。买汽车跑运输的打算就像一根绳子缠到了乱麻堆里,一天天拖得不见了踪影。

而且,这一拖,就被时间的巨人拖到了崭新的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随着国家和农村形势的迅速变化,范忠诚的愿望和梦想,终于如同夏天里被点燃的麦草,很快熊熊燃烧起来。

这个时候,范忠诚家里已经悄悄地发生了一些变化。

老大范怀民刚刚结婚不久,原本想按照当地传统习俗分家过日子,但考虑到范家家底薄弱,还有三个弟妹的前途尚无着落,他只好彻底放弃了分家另过的念头,一心一意地与父母一道举家奔前程。

老二范怀军当兵去了部队以后,在连队勤奋学习,刻苦训练,又是立功受奖,又是获评“优秀士兵”,在部队干得红红火火,有模有样。

老三范怀国十分厌学,无论范忠诚如何引导劝说,终究未能使他延续求学之路,因而初中毕业后提前进入了社会,先是学了水利施工技术,又学了厨师手艺,总算在社会上立了足。

老四范怀英虽然顽皮捣蛋,是个典型的包打听、小灵通,但也很快到了上初中的年龄了。

在这一波汹涌的经济浪潮推动下,眼看着别人都在积极发家致富,生性要强的范忠诚又怎能甘居人后呢?

思来想去,商量来商量去,范忠诚越来越觉得,原有的家庭养殖和农业种植营生不仅没啥经济效益,而且苦了这么多年,确实干累了也干烦了。何不转换思路,紧跟当前形势,在其他行业闯荡一番呢?

况且,他从当地报纸和电视新闻上获悉,目前农村的运输业还比较落后,是一项富有前景的事业。如果发展农业运输事业,把本地盛产的粮食、蔬菜、水果等农产品运送出去,再把外面那些稀罕值钱的钢材、煤炭、水泥等货物拉运进来,既满足了广大农村市场的需求,又获得了一定的经济利益,说不定还真是一条能挣钱的好出路呢!

对呀!既然前景如此美好,为啥不发展农业运输事业呢?

在别人家看来,范忠诚家里的经济状况已经今非昔比,在全村也是有目共睹的。许多人认为,范家有资金、有能力,买一辆汽车也许并不是多大的事儿。但是,有些人则报之以轻蔑和嘲讽的态度,说范忠诚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天高地厚。一些要好的亲戚朋友也好心地劝说范忠诚,都已经到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龄,别再冒那么大的风险了,安安心心地种好地里的庄稼,踏踏实实地干好农民的老本行吧!

但是,也有人大力支持和帮助范忠诚,说男子汉大丈夫,来到世间走一遭,总要去闯一闯、试一试,如此方能明白什么是成败得失的滋味,什么又是人生价值的所在。

恰巧,这天晚上,仙姑寺的慧安法师从外地云游归来,正好途经小河家村。听闻这个消息,范忠诚亲自买米买菜,杀鸡宰兔,赶紧置办了一桌丰盛的酒菜,热情地招待了远道而来的慧安法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宾主双方已然相谈甚欢,无所顾忌了。聪明的慧安法师发现,眼前的这位农民朋友范忠诚,虽然面带欢笑,热情有加,但心底却隐藏着丝丝顾虑和不安,这又怎能逃脱自己的一双慧眼呢?

“入佛言佛,入乡随俗。酒肉穿肠过,佛自心中留啊。”

范忠诚低头不语,并不作答,似乎也不知如何回答。

“佛说,放下,就会自在。”

范忠诚眉头紧锁,讪然一笑,似乎有所悟,又不悟。

“佛还说,随心,随缘,随性。”

范忠诚低下头,陷入沉思。到底什么是随心、随缘、随性呢?

稍倾片刻,范忠诚终于缓缓抬起头来,渐渐恍然大悟,连忙双手合十,俯首叩拜。

从此,范忠诚对慧安法师敬重有加,并最终下定了决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