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眼前还是一位六口之家的一家之长呢!

于是,柳琦宝赶忙伸手拦挡道:“呔!老范,你这个怂,咋就这么难缠哩!”说话间,只见这位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已经结结实实地双膝跪在了这片硬邦邦的砖头地上。

“柳书记,如果今天你不答应给我贷款,我就不起来!”范忠诚没有在意柳琦宝的阻拦,顺手抹了一把早已潮湿的眼眶,声音略带嘶哑地说道,“你瞧瞧,我们老范家三个儿子三支枪,一没房子,二没存款,家里穷的得叮当响,有谁家的姑娘愿意嫁进门呢?……三个儿子娶不上媳妇打光棍是小事情,将来我们老范家断子绝孙,灭了香火,你说说我老范,哪儿还有老脸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啊?……柳书记,你是我们全村最大的官儿,是我们穷人的大救星,我不求你,求谁去哩?你不帮忙,谁还能帮这个忙啊?”

“呔——老范,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柳琦宝一边摇头叹气,一边用手拉扯着范忠诚的胳膊,似乎在犹豫着,暗暗地思忖着,既想着把眼前下跪之人赶紧扶起来避免难堪,又盘算着该如何处理此事为好。

对于地处半干旱温带季风气候的北方,正值春天时节的农村大地上,砖头水泥地上的寒凉先就不说,这种自古流传下来的跪拜大礼,一般人怎能消受得起呢?

“柳书记啊,俗话说得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范忠诚依然双膝跪在地上,紧紧地拉着柳琦宝的双手,声音哽咽地说道,“你帮我批了贷款,我买了四轮拖拉机,以后拉了活,挣了钱儿,头一个给你买最好喝的剑南春和最好抽的红塔山,还有最好吃的卤猪肉和酱牛肉哩。”

“……好好好!两千!就给你批两千!”稍事犹豫之后,柳琦宝突然如梦惊醒一般,猛地坐直了身子,忽地抬起了头,一副狠下决心的样子。“也就是你老范,算得上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再说咱们还有这么多年的交情,如果换了别人,叫声爷爷,给我叩八个响头,我都不答应呢!”

柳琦宝一边掷地有声地说着,一边手上暗暗地使着劲儿,想要把跪在地上的范忠诚拉起来。

“啊……谢谢啦,谢谢啦!柳书记简直是佛祖转世啊,小民范忠诚给你叩头啦……”范忠诚像个虔诚拜佛的香客,一面激动万分地紧紧握住柳书记的双手,一面弯腰低头欲行叩拜大礼。

“走走走!赶紧走吧!明天一早过来找我批条子办手续!”柳琦宝双手猛一使劲,一把拉起范忠诚,像赶瘟神一样顺势将范忠诚从客房门里推了出来。

看着范忠诚满怀感激地连声说着谢谢的话,一步三回头地推着自行车走出了院门,柳琦宝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终于把这个难缠的家伙打发走啦!

正值中午时分,范忠诚喜气洋洋地回到家里,美滋滋地吃了一顿饱饭。然后,像个运筹帷幄的将军,一面吩咐何桂花晚上多做些好饭,再加上几道好菜,一面打发范怀国骑上车子,去村上的供销社买烟买酒。又叫范怀民也骑了车子,逐个登门请人,把那些与范家沾亲带故的大姑父、小叔叔,还有几个舅舅、姨夫等都请过来,晚上就在自己家里喝酒吃肉开宴席。

没过几天,范怀民到村上填了表,被正式宣布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成为全村仅有的几名青年党员之一。就这,也让这位朴实无华的青年农民范怀民,感觉自己脸上一下子贴了金,连走路的时候都感觉双腿有了劲儿,脑袋也比平时抬得高了些,犹如范家一下子成了皇亲国戚,成了全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

前后没出一个月,范忠诚把家里那台早已经使旧了的手扶拖拉机折价卖了将近两千元,从亲戚朋友那里东拼西凑了两千元,又从家里搜腾拼凑了一千多元,加上自己从村上的农村信用社贷的两千元,啊——终于凑够了购买一台崭新的四轮拖拉机所要的钱了呀!

第一次看着这么多钱,范忠诚兴奋得彻夜难眠。宛如自己就躺在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上,仿佛那台四轮拖拉机已经新崭崭地展现在眼前,好像全村的父老乡亲都在围着自己啧啧称赞。此情此景,似乎无法描绘。内心深处的这种感觉,简直无法形容。总之,要比自己当初娶了全村公认的“一枝花”何桂花还要兴奋,比第一次搂着自己的新媳妇睡觉还要来得更加甜蜜激动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等购买拖拉机的钱筹备妥当,范忠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庄稼地里的夏收刚刚结束,家里面稍稍清闲一点儿的时机,满怀兴奋地带上妹夫詹有理,高高兴兴地来到了平原市农机公司,精心挑选购买了一款二十四马力的东方红牌四轮拖拉机。

就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头一年的第一个夏天,当全村第一台崭新的四轮拖拉机“咚咚咚”地欢叫着开进村里的时候,仿佛那安静的羊圈里突然闯入了一头怪兽,全村都炸开了锅!

全村的男女老少爷儿们,无论老汉小伙子娃娃们,还是大姑娘小媳妇婆姨们,仿佛第一次到动物园看老虎狮子大象一样,竞相扎堆瞧稀奇。就像赶集看大戏一样,前呼后拥你推我搡伸头探脑地挤着凑热闹。披红的、挂彩的、鸣炮的、敲锣打鼓的、高声道贺的,好不风光,无不热闹。这种场面,简直比谁家过年杀猪宰羊还要隆重,比谁家娶了新媳妇还要欢腾热闹呢。

两年来,范忠诚开着自己心爱的四轮拖拉机,经过四处奔波,辛勤耕耘,积极帮助村民耕地、播种、打场、秋收,以及拉木材、送粮食、跑运输,陆续挣了五六千元,连同家里的积蓄累积攒了一万多元,并把欠下的债还清了。再加上亲戚朋友们的大力支持和帮衬,家里很快就新盖了全村当时还十分稀有的砖瓦房。再经过匠人们的一番精心设计装修,增添购置了时下流行的写字台、大衣柜、梳妆台、席梦思床等时髦家具。一时之间,一座整齐漂亮而焕然一新的农家四合院拔地而起,一个宽敞舒适的新家展现在人们面前。

新落成的范家小院,规模档次、装修风格,比起村支部书记柳琦宝家的大院虽然稍稍逊色,但在全村的农民家庭中,已然是鹤立鸡群的感觉了。

直到这个时候,范家的左邻右舍,以及全村的许多父老乡亲们,都才欣喜地看到,老范家有了新车,还有了新房,突然间变得有钱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从此真的要发达起来了。

没过多久,村里的几个眼尖的媒婆子,或者热情的婆姨媳妇子们,不顾曾经的那些风言风语,先后主动登门造访,竞相为范怀民当起了介绍人。她们或牵线说媒,或大加赞赏,直乐得老实本分的范怀民成天合不拢嘴,美得女主人何桂花心里乐开了花。

又过了两个多月,范家新落成的农家小院里鞭炮声声,音乐阵阵,欢声笑语,宾朋满座。来自全村四面八方的一百多名亲朋好友,亲自见证了范怀民与新娘子王玉兰简朴而热闹的婚礼。

范怀民终于结婚了。

老范家总算有盼头了。

看来,仙姑真的显灵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