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哼——我就知道你老范,从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柳琦宝阴沉着脸,十分冷静而严肃地说道。

但见这位柳书记,快速地抬起左手,猛地咂了一口烟。浓烈的烟雾像个灵巧的小鬼一样,在胸腔里溜了一个弯,继而又徐徐地窜了出来,慢慢地消散在宽大的客房里。然后,他用左手食指在桌上的玻璃烟灰缸上使劲儿地弹了一下烟灰,心里极不耐烦地说道,“还有啥屁事赶快说,说完赶紧走人吧,我家里还有其他事哩!”

“行行行,柳书记,那就长话短说。我想请你批个条子,贷……贷一些款哩!”范忠诚赶紧趁热打铁,说出了自己的请求,生怕这个脾气火爆的书记再下逐客令,把自己此行的正经事儿给耽搁了。

“啥?——贷款干啥?”柳琦宝满脸不悦地发问道。

“嘿嘿嘿……我想买个四轮拖拉机哩!”范忠诚简洁而有力地答道,像个小学生回答十以内的加减法一样,简单而神速。

“啥?就你?老范?”柳琦宝有点吃惊地看着对方的脸,继而不屑一顾地反问道,“全村目前还没有个四轮拖拉机呢,你一个养着四个娃子的下苦力的穷怂农民,也能买得起价格这么昂贵的四轮拖拉机?……再说,你不是家里已经有一台手扶拖拉机了吗?还贷款买那个四轮拖拉机干啥呢?”

“嘿嘿,原先的手扶拖拉机使旧了,早就不够用啦。”范忠诚感慨而深沉地说道,“现在趁着还年轻,想买个新的,再多挣些钱哩。你看看,我们家里娃娃们多,眼瞅着他们一个个地都长大成人了,吃饭穿衣的先不说,这又要盖房子,还要娶媳妇,哪一样都少不了花钱啊!”

“唉……”柳琦宝听着眼前这个农民的一番唠叨,心里极不情愿地说道,“你这个怂呀,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贷款卡得严啊,哪能说贷就贷呢?”

“柳书记,求你咧!”范忠诚怯怯地往前挪了挪身子,点头哈腰地央求着,生怕被柳琦宝断然拒之门外,“这……这严不严的,还不是你们当领导的一句话儿的事情吗?!”

“嗯……嗯……”柳琦宝一边抽着烟,一边若无其事地瞄了一眼旁边桌子上的这份看起来十分精美的礼物,旋即又扫了一眼眼前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农民范忠诚。这个细微的神情和动作,大概是在猜想眼前的这件事,办起来能有多大的风险,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又或者是在沉思别的什么事情。

“行吧!我最多给你批一千块钱,再多没这个权限。”柳琦宝突然脱口而出,显得豪情万丈。

“这……柳书记啊,这还差得老远哩!”一看贷款有戏,范忠诚再次移近了身体,可怜巴巴地仰望着柳琦宝,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打听过了,一台四轮拖拉机,价值少说也得七八千元。你给我批这么少的一点儿钱,还不够买个拖拉机的车皮呢。”

“哼——爱多少就多少去,我管你咧!反正我就这点权限,其他你自己想办法去吧。”柳琦宝猛地吐了一串烟圈,似乎不为所动。

“嘿嘿嘿……好我的柳书记,你就高抬贵手帮帮忙吧!”眼见领导所批的数额与心里的需求相差甚远,范忠诚只好再次拉下一张老脸,继续低声下气地央求道,“你看看,我们一个穷人家庭,也没啥值钱的东西,今天刚好路过村上的门市部,给你带了两瓶最好的丝路春特曲,还有一条子高档的红塔山烟,算是我老范的一点点心意吧。”

“……行吧,老范!”柳琦宝再次扫了一眼旁边桌子上的礼品袋,随即猛吸了一口烟,双手暗暗地使了使劲,在沙发上正了正身子,缓缓地抬起头来,果断而又爽快地说道,“好吧好吧,一千五!我最多给你批一千五。这是我最大的权限啦!”

“哎呀!这……这那儿行呀?求求你了柳书记,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的忙啊!”范忠诚言辞恳切,几近乞求。“柳书记啊,如果只贷这些钱,我就刚够买个四轮拖拉机的车皮,距离买一台四轮拖拉机还远得很呢。你就高抬贵手,好人做到底,再多批一点儿吧!”

“我说老范,你一个大男人的,咋像个女人似的,还把人缠上了?好赖就给你批一千五,行就行,不行拉倒!”柳琦宝身体迅速前倾,伸手一下子摁灭了只抽了半截的烟头。随即,双手抱起后脑勺,身子重重地压进了沙发的靠背里。尔后,微微闭起了双眼,跷起了二郎腿,完全一副厌烦生气的神情。

“好我的柳书记哎,你是贵人不知我们下人的难呀!”范忠诚双手比画着,嗓音哽咽着,“为了买这个四轮拖拉机,左邻右舍那里该跑的我都跑了,亲戚朋友跟前该借的都借过了,能想的办法全都想过了,我家里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啦。唉……我……我老范给你跪下了,求求书记你一定帮这个忙啊!”

百感交集的范忠诚,一边情真意切地恳求着,一边挪过身来,面向柳琦宝,向前一个跨步,当即跪了下来。

一看眼前这架势,柳琦宝着实吓了一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