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谁能不说,血缘是天底下最为神奇的一种东西。

即使远隔万里重洋,随便一辈子不曾相见,哪怕曾经怨恨得如同仇敌一般,但终于到了云开雾散的这一刻,这种血浓于水的深厚情谊,这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无私牵挂,有谁能够说得清楚,又有谁可以割舍得下呢?

几天以来,重获新生的范忠诚,幸福得像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每天驻守在医院里,接屎接尿,端茶送饭,整日整夜地伺候在母亲詹氏身边。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除了医院里的大夫,范忠诚竟然变得如此霸道和排外,甚至于不让别人接近母亲詹氏半步,生怕别人再从自己身边抢走了宝贝母亲似的。

作为儿媳妇的何桂花,看到丈夫因为卸下背负了一辈子的包袱而焕然一新的样子,同样满怀欣慰和满足。不但为婆婆忙前跑后地寻医问药,帮助她悉心地擦洗身体,而且更加精心地照料着同样上了年纪的范忠诚,生怕他因为过度劳累而熬垮了身体。

一周以来,可能是因为受到母子感情突然升华的影响,母亲詹氏原本十分严重的病情,随时有生命危险的肺痨病,竟然奇迹一般地减轻了。各种生命体征似乎逐渐平稳起来,连之前咯血不止而奄奄一息的精神状态,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好转,发病频率趋缓,双目渐渐有神,整个人开始变得有了精神。

由此看来,人生的奇迹,还真是无所不在啊!

住院第二周,在医生的多方治疗和积极鼓励下,在范忠诚和何桂花的精心照料下,母亲詹氏的气色渐渐有所好转。慢慢地,竟然可以进食一些稀饭、面条之类的软性食物了。偶尔之间,老太太还居然表现出了要坐起身来,想到外面去看一看的冲动。如此喜人的情形,在这家县城医院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呢。

可是,世上各种奇迹的发生,毕竟带有许多偶然的因素。在科学与现实面前,任何渊源或本性的东西,终究要恢复她原本的面貌。

是啊,人生可以历经非凡,但终究归于平凡。生命可以创造奇迹,但一切终归平静。这,也许就是生命的真谛所在,宇宙万物的原本状态,自然规律的神奇魅力啊。

尽管医生已经竭尽所能,即使范忠诚也已经心力交瘁,但母亲詹氏终于未能度过那个九十一岁的冬天,悄悄地告别了这个世界,魂归天外而去。

送走了母亲詹氏,范忠诚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就在这短短的半个多月时间里,范忠诚的人生似乎经历了新旧两个世纪。从对母亲一直以来的怨恨,甚至于仇视,到后来的隐忍与冷漠。从是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的各种纠结和矛盾,到医院里的逐渐接纳与感动。又从母子相认后的幸福甜蜜,以及卸下包袱后的如释重负,再到母子终究别离而去的莫大悲痛。这如同过山车一般的思想经历,犹如出入心灵漩涡一般的情感波折,有谁能够真正理解和切身体会呢?

好在,就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在自己生命所剩无多的日子里,终于搬走了一份人生道路上如山一般的遗憾,了却了一桩埋藏在自己心底一辈子的心愿。

唉!母亲走了,我们做儿女的才刚刚长大。

放下心灵的包袱,我们终于可以勇闯天涯!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