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时间,仿佛那山涧中拂过的轻风,小河里奔流的浪花,田野里飞过的小鸟,似乎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地溜走。

转眼间,天气转冷,眼看就要入冬了。抬眼望去,村里的四周仿佛已经启动了冷冻模式,到处树木干枯,花草凋零。一望无际的田野上,尽是一片荒芜而凄凉的景象。如同这个即将到来的严寒的季节一般,顿时令人的心里也是阵阵瑟缩发抖。

忙完了秋收,以及草料冬储、蔬菜冬藏、农田冬灌这些例行的农活之后,村里的各家各户宛若进入了冬眠模式,很快变得悠闲自在起来。

这不,刚刚浇完冬水的第二天早上,范忠诚一家已经早早地寄养好了自家的牛羊,收拾好了家里的门窗,关门闭户,打扮一新,开着自家的商务小轿车,喜气洋洋地向城里进发,高高兴兴地加入到了城里人的生活圈里。

范怀民和孩子们早就盼望这一天的到来。对于忙碌了大半年的一家人来说,这不光是在城里度过一个温暖舒适的冬天,让劳累了快一年的身心得到休养生息。更为重要的是,能和许多城里人一样,悠闲地读书看报、上网冲浪、逛街购物、恋爱约会。既享受一段休闲舒适的精神生活,又为来年的春耕积蓄充沛的力量。

谁能不说,许多渐渐富裕起来的村民们,脱下满身灰土的劳动服装,换上款式名异的新衣,加上一番时尚的打扮,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俨然就是城市生活的一分子?

经过几年来的城市农村两边跑,范忠诚和村民们已经适应了这种半农村半城市化的生活。一些习惯了早起的老人们早早地爬起床来,全副武装似的穿着厚实的棉衣棉裤、戴着肥大的棉帽、披着严实的头巾,或独自在各自的小区里走路锻炼,或结伴在街道的空旷处伸伸胳膊弯弯腰,踢踢腿脚打打拳。还有精神头儿好的,早已成群结队地前往县城开阔的公园里或广场上,在一曲曲欢快响亮的乐曲声中,热热闹闹地跳起了广场舞。

吃过早饭后,范忠诚约了几个要好的乡亲,拿着扑克、象棋、麻将,端着茶杯,提着小凳,三三两两地聚在小区的花坛边,或悠闲地晒着太阳聊着天,或有模有样地打着牌搓着麻将,轻松而愉快地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何桂花和那些懒得出门的妇女们一样,或者有条不紊地收拾着各屋各处的卫生,或者慢悠悠地烧水、和面、摘菜、做饭,或者梳妆打扮、整理家务、缝织毛衣、绣着十字绣,守在城市的新家里,自由自在地进行着一天的营生。

每当中午吃饭的时候,在县城温暖的阳光照耀的楼房里,像何桂花这样的心灵手巧的家庭主妇们,在温馨的火红的诱人的炉灶上,要么做有一锅“嗞嗞”作响的正冒着热气儿的生煎包子正待出锅,要么是一大锅香气四溢的猪肉炖粉条正在“咕咚咕咚”地冒着热气儿,要么就是一锅锅热腾腾的饺子、一碗碗清新爽口的馄饨、一盘盘诱人的臊子拉条子,正在散发着清清淡淡的面香中一一被端上桌子。或者,会因为孩子们口味的不同,也许有一碗悠悠地泛着清香的牛肉面,或者是一顿拌着鲜红的辣椒油的荞面饸络,又或者是一盆已经烤得外黄里嫩的香气扑鼻的土豆、红薯、羊肉串儿,正在热情洋溢地等待着全家人的尽情享用呢!

今天,因为是从农村转战城里正式开伙的第一天,家庭条件慢慢好转而生活讲究起来的范忠诚一家,在女主人何桂花的亲手操办下,已经做好了四个凉菜,并配好了六个热菜的材料,只等中午开饭时间的到来。这个时候,客厅的茶几上早已泡好了一壶上好的浓茶,餐桌上已经温好了一瓶窖藏的老酒。

忙完了厨房的活儿,何桂花又拿起手头的针线,静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绣起十字绣来,充分享受着城市集中供暖散发的热量和透亮的玻璃窗里照射进来的太阳光的双重温暖。

而对于两个学业不同而又慵懒的姐弟俩——已经大学毕业的范飞燕和刚刚上高三的范飞扬,则喜欢在这个周末的寒冷的冬天的早上,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沉沉地睡个懒觉。睡到大概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当温暖的太阳光照到了床头,房间里已经透亮得无法再睡时,姐弟俩这才互相嬉闹着欢笑着懒散地趴起床来,随便地洗漱一番,吃几口零食,然后换上新装,打扮一新,带上手机,穿上漂亮的运动鞋,匆匆地和坐在客厅里织十字绣的奶奶打完招呼,先后下楼而去。

当姐姐的范飞燕如风一般下得楼来,骑了一辆时尚的电动车,就近找本村本校熟悉的同学好友们吹牛聊天侃大山去啦。

当弟弟的范飞扬更潇洒,出门前拿出手机叫了滴滴快车,一出小区大门就顺势钻进了预订好的滴滴快车,来到一个要好的同学家里,和一帮约好的游戏迷们一起玩起了电竞游戏。这帮年轻的小伙伴们玩了个忘乎所以,玩了个昏天黑地。看来,在高三紧张的学习之余,尽情地放松一下也显得十分必要。

还年轻的媳妇王玉兰早已打扮得花枝招展,和同样穿戴一新的丈夫范怀民,早早地开着自家的小轿车去拜访一家城里的亲戚。随后,趁着天气尚早,他们来到县城繁华中心的国贸商场,尽情地徜徉在琳琅满目的商品海洋里……

眼看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何桂花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儿,悠闲地迈步来到厨房,熟练地系好了围裙,开始烧水煮饭,准备一家人的午餐。

随着“当啷”一声响,范忠诚开门回来啦。他先是俯身放下手里的凳子,脱掉外衣、换了拖鞋,美美地喝了一大杯浓茶,然后不紧不慢地来到伙房,和老伴何桂花一起,一边儿有说有笑地聊着当天的逸闻趣事,一边儿拎起一壶烧得“嗞嗞”作响的开水,“哗哗”地灌进了灶台边的枣红色暖壶里。

正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范忠诚兴致高昂地宣布道:“老婆子,今天我来炒菜啊!”

“随你便!爱咋炒咋炒吧。”何桂花淡然地回应道。

于是,范忠诚随手系上围裙,麻利地撸起袖子,“哗哗”地在脸盆里把手洗干净,转身将老伴取好的一块猪肉放在案板上,熟练地拿刀“噌噌噌”地切了十几片,又横平竖直地“咚咚咚”地剁成了肉丁。尔后,左手麻利地点着煤气灶,右手拿起锅台边上的香油瓶子,小心翼翼地往锅里点了些许香油。

待到锅里的香油烧得“噗噗”作响的时候,范忠诚手疾眼快地将切好的肉丁丢进了炒锅。炒锅顿时发出“嗞嗞啦啦”的响声,继而飘散出丝丝缕缕的肉香味儿。

等到锅里的肉臊子快熟的时候,范忠诚熟练地将花椒粉、五香粉,以及切好的葱、姜、蒜等佐料先后入锅,并将老伴儿早已经准备好的灯笼椒随手放进了炒锅,“呼呼啦啦”地炒将起来。

在这个七尺见方的灶台前,只见这个平日里上路能开车、下地能锄禾,上山可搬石、下水可浇田的威武汉子,左手有力地掂动着炒勺,在火红的烈焰上上下翻飞。右手拿起铲子,在炒锅里有节奏地搅拌挥舞,仿佛酒店后堂的一名大厨一般,表现得活灵活现、像模像样。这一系列动作,直搞得伙房里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直教老伴儿何桂花眼花缭乱,一个劲儿地赞不绝口。

不到一个时辰,一桌丰盛的午餐做好啦。

仿佛踩着点儿似的,正待何桂花准备打电话催促这帮儿孙吃饭的时候,孙女范飞燕和孙子范飞扬叽叽喳喳地冲上楼来了。接着,随着“嘀嘀”的两声轿车喇叭声从楼下传来,走完亲戚又逛完商场的范怀民两口子,也嘻嘻哈哈地笑着回来了。

就这样,在这个县城温暖的三房两厅的新家里,一家人共进了一顿十菜一汤的丰盛午餐。

总之,紧跟新时代步伐的新型农民们,总会以他们自己独特的方式,在一年的农忙季节过后,度过一段他们自以为轻松、舒适、快乐而想要的城市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