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当晚,范忠诚拿了这张大红请柬,亲自登门拜访何生仁。

宾主双方坐定,先是一阵沉默,继而相视一笑,慢慢地打开了话匣子。

“老范,你一定想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为什么跟你过不去吧?”

“以前想知道,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范忠诚淡淡地说道,“以前想知道,是因为不想让你我的矛盾进一步激化,不想让我们范、何两家的关系变得如此糟糕。现在不想知道,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了答案。”

“不管你知道不知道,反正我今天要告诉你一切。不然,我这一辈子简直要窝囊死啦!”何生仁说着低下头,给客人倒了一杯茶,随即默默地抽出两支烟,一支递给范忠诚点上,一支塞进自己嘴里点上,两人就这样边抽烟边聊了起来。

“就是呀,咱们早该敞开胸怀地说了。再不说,怕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说啦。”范忠诚慢悠悠地说道。

“唉……时光似流水,转眼就到了与世界告别的时候。可咱们这一辈子的事情,该从哪里开口呢?”何生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微微地摇了摇头,似乎有万千话语,但又不知从何处说起。

“你想咋说就咋说,想从哪里说就从哪里说。咱们都到了入土为安的年纪,还有啥不好说的呢?”范忠诚抽了一口烟,做出一幅认真聆听的姿态。

“那……那就从几件印象深刻的事情说起吧。”何生仁使劲地吸了一口烟,仿佛在用劲厘清头脑里混乱的思路。

“嗯……你说吧,我听着呢。”范忠诚端起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茶水。可能是茶叶放多了的原因,使他脸上微微地泛起一丝苦涩。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打架吗?”何生仁终于开始了他漫长地回忆:

“那还是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那时候,你又瘦又矮,没有爹妈不说,还经常吃不饱肚子,连个书包都没有,就连写字的铅笔都要东挪西借,同学们都瞧不起你。我也一样。那次下课和同学们玩,眼见你抢了我的滚环,还当众骂了我,所以我就动手打了你……第二次是在修建水库大坝的时候。咱们社里来的几个年轻人中,每天就你挣的工分最多,受到的表扬也最多,而我却经常受到工头的批评责骂,还老是被克扣工分。当时我心里很不服气,所以后来才找茬和你打了一架。不为别的,就为了发泄一下心头之恨……最后一次打架好像是在你家的苞谷地里吧。你知道,人和人的积怨多了,矛盾自然就深了。况且,人一旦昏了头,啥事做不出来呀?我当时就一个念头,你范忠诚不是能耐大得很吗?不但抢了我的亲妹妹何桂花当老婆,还在全村第一个买电视,第一个买拖拉机,第一个买农用汽车,人前人后出尽了风头。既然我何生仁比不过你,那我就干脆搞个一锤定音,和你范忠诚来个一决高下,把你范忠诚一家彻底打败打垮打残废,让你永远也站不起来,从此被我何生仁踩在脚下……”

“嘿嘿,我范忠诚让你失望了吧?”范忠诚默默地抽着烟,诙谐地发出一丝冷笑。

“我知道,你老范从来没有看起过我。”何生仁头也不抬,只顾大口地吸烟。“我承认,暗中阻止你和我妹妹何桂花结婚的事,私下里挑拨你和邻居发生矛盾的事,故意把羊群赶到你家的树苗地搞破坏的事,悄悄抽掉桥上的石板让你发生车祸的事,指使别人蒙骗你跑长途货运的事,让家里人到你家房前屋后搞些偷鸡摸狗的事,让亲戚朋友们与你们范家断绝关系的事,对咱们老爹何多成不恭不敬的事,还偷偷指使子女到你家后院放火,准备让你全家一命呜呼的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何生仁做的,或者是我在背后指使别人做的。咋样啊,这些事情,你范忠诚恐怕不会知道吧?甚至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到吧?”

“……我知道!”范忠诚双眼凝视窗外,静静地抽着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啥?你知道?你竟然都知道?”何生仁满脸惊讶,仿佛被人当众扒光了衣服挨打一般。“咋可能呢?我自认为设计得这样巧妙,做得如此隐秘,你咋可能都知道呢?不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嘿嘿……”范忠诚瞥了一眼满脸惊讶的何生仁,不紧不慢地冷笑道,“老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说老范,你笑啥?”何生仁似乎并不服输,他甚至被范忠诚这种出奇的平静和无声的冷笑所激怒了。他突地站起身来,开始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情绪变得暴跳如雷。“难道你没有体验过被人踩在脚下的感受吗?难道你没有品尝过那种羡慕忌妒恨的滋味吗?难道你没有经历过失败的痛苦吗?难道这个世上人人都可以做圣人君子吗?难道你就不能理解我所做的这一切吗?”

“老何,这有啥好激动的?”范忠诚猛地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坐直了身板,镇定自若地说道,“我是我,你是你。不同的人,选择的道路不同,所以造成了今天这一切不同的结果吧。”

“呔……老范,”何生仁眨巴着一双狡黠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盯着范忠诚,极不服气地说道,“你一个没爹没妈的孤儿,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山沟沟里的农民,一个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的土包子,难道比我这个高小毕业的高才生懂的还多?比我这个曾经四处奔波的人还要把世道看得更清楚吗?”

“老何你别不承认,这就是人和人的差异啊。”范忠诚若有所思地说道,“咱俩不妨做个比较吧。你想问题做事情,总是以眼前和自己为中心。而我呢,更看重长远的目标和大家共同的利益。你经常喜欢和别人比,但又怕担风险和责任,所以总是跟在别人的后面走。而我更喜欢挑战自我,挑战那些不可能的事情,喜欢在不断地尝试和摸索中往前奔。你的学问确实比我高,见过的世面比我广,但你高傲自满、安于现状,而且常常自以为是,根本瞧不起别人。我虽然各方面条件都赶不上你,但我知道,做人要忠厚老实,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我还知道‘刀不磨要生锈,人不学要落后’的道理,所以我每天坚持读书看报看电视新闻,还鼓励我们家的娃娃们都好好读书学习,绝不能落在别人后面。当然,我更知道,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要永远跟着党走,要沿着国家大政方针所指引的大方向走,那就一定能走上一条康庄大道!”

“说句心里话……”何生仁终于长长地吐了一串烟圈,缓缓地坐下身来,满脸真诚地说道,“这么多年来,咱们全村两千多号人,我谁都不服,我就服你老范。不管是生产劳动,还是对子女的培养教育,你老范家都走在了前头,给大家带了好头。再说了,我对你们老范家做了那么多缺德事,你不但没有与我为敌,没有冤冤相报,还以德报怨,不离不弃,多次主动找上门来与我们全家修好。这叫啥?这就叫作以德修身,以德服人,这对咱们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来说,有多么不容易啊。你呀,算得上是一条心胸宽广而敢作敢为的真汉子啊!”

“其实,你也有辉煌的时候呢。你搞中药种植的那几年,集资办公司,发动大家搞大规模种植,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确实带动了一些人发家致富。”轻轻地呷了一口茶水后,范忠诚继续说道,“说句老实话,也正是你这么多年来的处处比拼,才激发了我勇往直前和永不放弃的斗志。再说,最值得敬佩的是,在当时万分艰难的情况下,你没有选择抵赖,也没有选择逃避,而是勇敢地负起了自己的责任,想方设法地偿还了大家的债务,这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呢。仅凭这一点,你就比你的师傅周长生强,也比某些卑鄙小人强得多啊!”

“嘿嘿……”听到了对手的表扬,何生仁忍不住有些洋洋得意,“你以为我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你以为我真是茅坑里的一块石头顽固不化吗?说来说去,人心都是肉长的。只不过呢,我老何实在是放不下这张老脸,不甘心居人之下啊!”

“呵呵……你我都是快进棺材的人,还有啥放不下的呢?”范忠诚低下头,眼望着脚下的土地,满怀深情地说道,“还是老话说得好,名利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过几年后,你我还不都是这脚下的一把黄土,最终能有啥两样呢?人这辈子,不管挣多少钱,也不管做多大的事业,只要无愧于心,无愧于我们来到这个世上走一遭,那就足够啦。”

“唉……说起来惭愧啊!”何生仁使劲地摇摇头,一副深感自责的样子。“不过啊,还是你说的对,人这一辈子,连生死都要放下,何况什么仇恨呢?”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何必过分自责呢?”范忠诚静静地望着眼前的何生仁,满脸真诚地说道。

“是啊,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也早该结束啦。”何生仁缓缓地抬起头,同样凝望着对面的范忠诚,眼眶里涌动着晶莹的泪花。

经过两人一席掏心掏肺的畅谈,一阵不轻不重地说道,一番真心诚意地表白,终究让这个长久以来自以为是的何生仁低下了高傲而愧疚的头颅,也让笼罩在范忠诚心头多年的雾霾彻底云开雾散。一对两鬓斑白的老冤家终于打开了心结,放弃了曾经的恩怨情仇,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第二天,范忠诚的生日宴会如期举行。在这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包括何生仁在内的五十多名亲朋好友,亲自见证了范、何两家友好如初的历史时刻,共同分享了范忠诚健康长寿而快乐幸福的美好时光。

一生坦荡终无悔,心底无私天地宽。安享晚年的范忠诚,心里时常这样想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