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自从范忠诚和何生仁两人之间发生第一次打架风波后,范何两家就此结下了不解之冤。由本应亲如一家的直系亲属,变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仇敌。

加之,后来受到何生仁的影响,何家的几个子女们,或为了何家的所谓尊严脸面,或为了一些蝇头小利,陆陆续续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之事,既受到了乡邻们的指责唾骂,更让范忠诚一家人觉得,这分明就是对范家的示威和挑衅,或者就是专门针对范家的敌对行为,因而更加增添了范、何两家的怨恨和嫌隙。

对于一向诚实正派而疾恶如仇的范家人而言,刚开始,这种仇怨似乎十分深重,真有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味道。有一种一见面就想冲上去,劈头盖脸一顿暴揍,以解心头之恨的冲动。甚至,有时候幻想着若有一支冲锋枪,一定将其痛痛快快地扫个千疮百孔,让这数十年来的所有恩怨,从此在地球上彻底烟消云散。

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深仇大恨,逐渐变成了一种无声的怨恨和责骂,甚至是常人之间的一种无端厌恶和嫌弃。

也许,农村不像城里那样,到处车水马龙,人流如潮,平日里各自奔忙。即使邻里之间偶然间闹点儿矛盾或误会,互相之间也难得见上一面,慢慢自会不了了之。

可是现在,范、何两家同处在一片天空下,共同生活在小河家村一社这么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总计不过三五十户人家,也就一百多号村民的小村庄。两家长年累月一起种地、施肥、浇水、除草。无论春种秋收,还是夏锄冬藏,不管田间地头,还是房前屋后,难免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有交互往来的时候。就像那同一间厨房里的炒锅和铲子,一日三餐地打打闹闹,可谁也离不开厨房,谁也少不了要见面接触一样。

许多事情就是这样,经历得多了,自然就会习以为常了。如此这般,时间一长,范忠诚心里的这种仇怨就慢慢变淡了,嫌隙也就越来越小了。整个身心,仿佛那风雨之后的村庄,逐渐变得清澈而透亮起来。

是啊,一个人总不能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而要积极地面对现实和未来。只有彻底忘记过去的丑恶和阴暗,放下心中的结蒂和仇怨,才能广阔自己的胸怀,进而包容整个世界,继而以崭新的姿态,迎接更加美好的明天。

况且,对于已是古稀之年的范忠诚而言,还有什么看不透?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人之一生,连钱财名利这些为之奋斗一生的东西,都可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更何况现在面对的,仅仅是范、何两家之间曾经发生的微不足道的一点儿私人恩怨呢?!

古语云,冤家宜解不宜结。

这一段时间以来,范忠诚和何桂花一直在思考和讨论着同一个问题:究竟如何才能解开这个纠结两家多年的心理疙瘩呢?

一天晚饭后,范忠诚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若有所思地聊起了这个在心头压抑良久的话题。

“呔——老婆子!我看还是和你们大哥何生仁那边和了算啦。这么多年了,老是僵着也不是个事儿呀?”

“哼!害怕啥?”何桂花一边拿着小扫帚扫着炕,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他们家做下的亏心事,他们都能装住,我们为啥装不住呢?”

“你想想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到了这把年纪,再顶下去还有啥意思呢?”范忠诚直截了当,没有丝毫隐讳的意思。“再说啦,我们不为自己考虑,还要为娃娃们考虑。我们上一辈惹下的矛盾,不能再延续到咱们的下一代身上啊。如果不解决好这个问题,将来我们走了,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咋看这件事情?又咋处理亲戚之间的这种复杂的关系呢?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不是叫娃娃们左右为难哩吗?”

“呸!就这样的人,还有必要认亲戚吗?”时隔多年,当时深受其害的何桂花,提起这档子事儿依然心存怨气。于是,一边熟练地收拾着炕上的被褥,一边没好气地说道,“以后别提这件事。今后我再没他这个大哥,也没他们这样的亲戚……你看看,这么些年来,他们的表现,他们的做派,我看连牲口都不如。就这样,还想和好,连门儿都没有!”

看来,在这件事儿上,何桂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