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二〇一九年年前的一天晚上,范忠诚和何桂花一时睡不着觉,不约而同地聊起了关于子女们的话题。

“快过年了,娃娃们也都该放假了,把他们都叫回来,一起过个团圆年也好啊!”何桂花首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双眼里放射着幸福的光芒。

“嗯——行倒是行!”范忠诚侧了一下身子,双手交叉着垂在脑后,仰望着头顶上这片花花绿绿的用一条条塑料彩条搭的顶棚,心里似乎有点犹豫,进而缓慢地说道,“以前,我们这些当爹当妈的,总想着让娃娃们都奔出去,有个好前程。还总想着给娃娃们少添麻烦少惹事,有啥事能减则减,能免则免,让他们一门心思地搞好学习,干好工作,为国家多做些贡献。现在倒好,我们老了,也闲了,却一心想着法儿地叫娃娃们都回来,就为能在一起见个面啊……”

“唉——谁又说不是呢?”何桂花双手掖了一下被子,继而长吁短叹道,“看来,我们真的老了,爱钱怕死还没瞌睡啊!”

“咦?实在不行就这样吧!”范忠诚转过身,突发奇想,“你的六十七周岁生日不是快到了吗?要不,就给娃娃们说给你过六十七周岁生日。你觉得咋样?”

“不行不行。这咋行哩?!”何桂花翻过身子,俯身趴在炕上,双手托着下巴,有点急切地说道,“如果这么说,娃娃们又都着急啦。又要准备这,又要准备那,还不得忙得乱了套。我看这个办法不行,再想一想别的办法吧。”

“这不行那不行,到底咋样才行吗?”范忠诚又转身仰面躺下,陷入了久久地沉思。

“哎?老头子!”何桂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略带兴奋地说道,“要么,就说给你过七十周岁生日吧?也不大过,就多做几道好菜,再叫上跟前的几个亲戚,我们全家来个大团圆。这样,即给你过了生日,又和娃娃们都见了面,不是一举两得吗?”

“哼!你想得倒好。”范忠诚极不情愿地说道,“你呀,老是想着给我过生日,可你一辈子也没过过一个像样的生日,这不明摆着让儿女们笑话我吗?你这个人真是的,咋尽想这些不着调的事情呢?”

“行行行!就你能,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老东西!”何桂花满脸不悦地转身睡去。任凭范忠诚絮絮叨叨,骂骂咧咧,也丝毫不再吭声。

“哎!”范忠诚突然眼前一亮,计上心来。甚至高兴地挥手拍了一下炕头,有点得意地大声说道,“我说老婆子,这每年的正月初五不是要上坟祭祖吗?我们就给娃娃们说,咱家好几年没有正正规规地上坟了,今年全家要好好地祭拜一下祖先。这么说,他们一定都得回来呢。这个主意咋样,你倒是说话呀?”

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何桂花侧卧着似乎睡着了。

“呔!老婆子,问你话哩?”范忠诚伸手摇晃着何桂花的肩膀,想问个所以然来。

“哎呀!我不管,你爱咋地咋地吧。”已经累了一天的何桂花,终于被浓浓的睡意给征服了,猛地扯了一把被子,把头蒙了个严实,而后呼呼大睡了。

“行!就这么办。”范忠诚终于打定了主意,决定随后让范怀民一一通知大家。

过了几天,范家兄弟姐妹几个先后接到回家祭祖的通知。随即,大家互相商量的商量,请假的请假,准备的准备,提前做着各自的计划和安排。

正值龙年春节的喜庆节日,范家子孙老少三代,终于齐聚一堂,过了一个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团圆年,还照了一张欢乐祥和的全家福,直乐得范忠诚和何桂花老两口,整日笑逐颜开,合不拢嘴。

趁着大年初五上坟的机会,老范家杀鸡宰羊、烧酒炒菜、备齐桌椅、装好柴草,然后开小车的开小车,坐三轮车的坐三轮车,骑摩托的骑摩托,来了个全家总动员。一家人浩浩荡荡地来到范家祖坟前,烧香恭敬,叩头行礼,举办了一场范家有史以来最为隆重而热闹的祭祖仪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