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不知为什么,范忠诚今天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说有点发慌吧,好像也没啥天塌地陷的急事值得发慌。说有点发愁吧,范家现在人丁兴旺,家庭和睦安康,似乎也没啥要发愁的。总之,是那种或慌或急或忧或愁或虚或痒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要放在平日里,范忠诚早就回去忙着喂养那帮家禽家畜去了,哪里还有时间在外面闲着晃荡哩。可是今天,范忠诚心里的那点小疑惑,或者说小疙瘩,像一只爬在自己心尖尖儿上上蹿下跳的跳蚤,捉弄得人格外难受,大有一种问题不解决誓不罢休的心劲儿。

于是,范忠诚干脆就在自家的这一亩三分地的百果园里,找了一块看起来还算干净的石板上坐了下来。可是,刚刚坐了一会儿,眼见范怀民还没有走过来,心里就开始有些发急了。

这臭小子,平日里走路像一匹骡子,今儿个怎么慢得跟一只蜗牛似的呢?心里急得发痒的范忠诚再也坐不住了,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就这样来回地踱着方步,眼巴巴地看着范怀民,一点一点地向自己这边走过来。

“爹——你咋这么早回来啦?”范怀民憨憨地笑着,远远地向范忠诚打着招呼。

“嗯……不回来干啥?金窝银窝还不如自己家里的狗窝呢!”范忠诚随口应承着。

“你看看,没去的时候,你们老想去。这大老远的,好不容易去了一趟,你们又急得待不住啦。唉——真不知道说你们啥好呢。”范怀民依然面带微笑,慢悠悠地说道。

“呔!废话少说。我问你,院子里停得那是谁家的车?怎么开到我们家里来啦?”

“嘿嘿嘿……”范怀民忽地停下脚步,慢慢地放下肩上的铁锨,讪讪地挠头笑着,只是并不作答。

“你笑啥哩?我问你话呢?”范忠诚满脸认真地问道。

“爹——这——这有啥好问的呢?迟早不就知道啦。”范怀民似乎有点害羞地低下头,故作神秘地卖了个关子。

“呔!少给老子绕圈子。有话就说清楚,有屁就放畅快!不要以为你当了个社长,老子就不敢收拾你啦。”范忠诚为此等得久了,显然失去了耐心。

“爹啊——这车就是咱家的呀,就是特地给你买的呀!”范怀民一脸的惊喜与甜蜜,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说出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呔——你放屁的个话,少哄老子开心!”仿佛受到了某种愚弄似的,范忠诚一边扭头往家里走着,一边继续刨根问底道,“快说吧,哪家亲戚这么有钱,能买得起这么好的车呢?”

“爹,真的!这是真的,我不骗你。”范怀民扛着铁锨,紧跟在老爹后面,镇定而大声地宣布道,“我哪里敢骗你哩?你不是一直都很爱开车吗?这新车,就是给你买的呀……”

“啥?你……你说得这是真的吗?”范忠诚将信将疑,边走边恼火地大声质问道:“呔!谁让你给老子买车的?我问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买车这么大个事,咋不给老子吭一声呢?……”

“爹,你先不要生气。这不是怕你和我妈不同意吗?”范怀民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平心静气地应道,“我和玉兰商量过了,你开了一辈子的车,一直都有这么个念想……再说了,别人家也都陆陆续续买上了,眼见娃娃们都长大了,来回进城上学也确实不方便。趁着这段时间你和我妈都不在家,我和玉兰商量着就把车买来啦……这一来呢,算是帮老爹你完成这个开车的心愿。二来呢,还不是为了进城接送你的孙子上下学方便吗?!”

“呔——你这个愣娃,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这么大的事情,咋能自作主张呢?……”来到后院门口,范忠诚忽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盯着儿子。语气虽然慢慢地平静下来,但脸上仍然是半信半疑的神情。

“嘿嘿嘿……”范怀民也停下脚步,就这样傻呵呵地笑着,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一番短暂的沉默之后,父子两人穿过热闹的后院,终于来到前院,就在这辆崭新的漂亮的诱人的本田小轿车前面停下了脚步。此时,同样好奇的何桂花,也乐呵呵地站在车旁,仿佛在欣赏一件稀世珍宝似的。

看着眼前这辆心爱的小轿车,当着自己妻子和儿子的面,范忠诚依然深有感触地说道:“你们说说,我们这个家容易吗?现在家里情况刚刚好转一些,还需要继续好好地发展哩。眼看着娃娃们很快又要读高中上大学了,还得早早地准备些学费和生活费。我和你妈一天一天老了,将来少不了要生病住院啥的……你看看,这到处都是要花钱的地方,你咋说买车就把车买来了呢?况且,这么大的价钱,你咋跟老子娘们子也不商量一下呢?”

“行啦,老头子!”已经知道了内情的何桂花高兴地劝说道,“买都买了,再说那么多顶个屁用呀。现在咱们儿子当上社长了,村上社里地来回跑,没个车也不行。再说了,这还不是咱们儿子的一片孝心?这辈子能开上这么好的车,你这个老东西还不做梦偷着笑呢!”

“就是啊爹,你开出去溜一趟吧,试一试感觉咋样!”范怀民一边自豪地说着,一边从裤子口袋里快速地摸出一把泛着银色光芒的崭新的车钥匙,顺手递给了面前的老爹范忠诚。

“不开不开!以后再说吧。”范忠诚并没有伸手接车钥匙,而是意味犹长地说道,“你们这些娃娃呀,花钱容易挣钱难哩,创业容易守业难啊!”说完,倒背着手缓缓地向上房里走去。

生气也好,高兴也罢,总之,范忠诚多年以来的小轿车梦想,现在终于实现啦!

随后的几天里,在乡村道路上多次试驾试练的过程中,早已古稀之年的范忠诚,始终保持了一份孩子般的新奇与兴奋,一份秋天里庄稼喜获丰收之后的满足与幸福。

或者,仿佛更像是一位深陷爱情漩涡的青年,终于追求到了自己热恋多年的情人一样,从此迸发了生命的青春与光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