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反正迟早得说,不如趁早说了吧。

趁着兴头,范忠诚给儿子范怀国打了通电话,有意无意地说起了想买小轿车的想法。

范怀国听了,以为是老爹没事儿找自己开玩笑呢。于是,“嘿嘿”地咧嘴干笑着,无关痛痒地说了些年龄大、车又贵等不着调的话儿。这越发让范忠诚感到心中有些郁闷,黑红而苍老的脸上讪然一笑,宽阔而厚实的嘴唇嗫嚅翕动着,但终于没有说出什么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范忠诚想起了一位家住市里的老朋友。

趁着上市里看望这位老朋友的机会,范忠诚情不自禁地来到几家汽车销售店,把不同品牌系列的各个型号的小轿车全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个遍。又是了解功能,又是打听价格,还要综合衡量性价比,甚至还想试乘试驾一番,仿佛真要出手买下一样,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汽车销售店里的年轻销售员仔细一看,一位穿着落魄的下等人,一个土里土气的土包子农民,哪里有什么钱买车?因而对他嗤之以鼻,爱答不理,只是远远地丢下范忠诚一个人在那里东瞅瞅、西瞧瞧,左对照、右比较,像一个专业的汽车研究员似的。

过了好半天,范忠诚眼看店里的销售员们忙前跑后地给别人热热闹闹地介绍个不停,偏偏对自己不管不问,好像他这个人完全不存在似的,心里觉得很不爽快。

眼见碰了软钉子,打击了自信心,范忠诚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汽车销售店,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打车去了距离市区不远的朋友家里做客。

大概到了夏收结束的时候,因为想见小外孙牛晓春,当姥爷的范忠诚便把电话打到了正在县城上班的范怀英的手机上。

父女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想买小轿车的想法。没想到这个一向心直口快的小女儿不但不支持他,还把他好一番责怪,说他人老心不老,这么大年龄了还开什么车呀?自己危险不说,家里人都得跟着提心吊胆。实在觉得钱多得没地方花,就给自己的外孙子天天多买点好吃好喝好玩的,或者给她这个宝贝女儿买几件新衣裳,气得范忠诚想和外孙天天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

没再多说什么,范忠诚就怏怏地挂了电话。

二〇一八年十月国庆节,趁着家里的农活刚刚忙完,范忠诚和何桂花急急忙忙地赶往省城看望大孙子范飞越。

这个时候,正赶上省城金州搞国庆大型车展。这一下,犹如猫儿嗅到了鱼腥,心里发痒的范忠诚赶紧叫上范怀军一家子,兴致勃勃地来到金州会展中心,第一次现场观看了极富现代气息的大型车展。

来到车展大厅,听着一曲曲悠扬的旋律,看着各色炫丽的灯光美女,以及各种品牌的豪华轿车,范忠诚早已是眼花缭乱,热血沸腾。

不经意间,闪烁迷人的色彩、炫幻灵动的车型,再次触动了范忠诚最为敏感的神经。

一直陪同老爹观看车展的范怀军,似乎看出了老人的心事。只是抬眼望着范忠诚头顶略显花白的头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爹,像你这么大岁数,还能开车吗?这么好的机会,你就好好过一下眼瘾吧。”

倒是一旁的孙子范飞越嘴快:“爷爷,这里这么多好车,你赶紧买一辆吧。如果你不会开,我可以帮你开呀!”

见此情形,范忠诚莞尔一笑。嘴上不说什么,眼神里却分明闪现着一种坚定不移和决不罢休的神情。

原本说好今年要在省城的老二范怀军家过年,也顺便找一找不在老家过年的感觉。可是,越是临近年关,范忠诚和何桂花在省城就越觉得如坐针毡,怎么也待不下去了。因而,吵吵嚷嚷着非要回老家过年,宛若一对淘气的老小孩一样,好说歹说再也不待啦。

既然待不住了,那就高高兴兴地回老家过年呗。于是,范怀军就到附近的超市,大包小包地买了东西,亲自把老两口送上火车。范忠诚夫妻俩一路颠簸着又回到了小河家村的老家。

人老了,还是安安心心地待在自己家里吧。怅然若失的范忠诚,无可奈何地自我安慰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