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假画

  • 我能索要万物
  • 乘厘
  • 2401字
  • 2019-09-26 10:10:06

“怎么了?小萱儿,是不是林五欺负你了?”

叶生笑着开口。

少女挽住叶生的手臂,嘟嘴道:“他哪里敢欺负我,他就是块木头,让他陪我聊会天都不会,我快无聊死了!”

说话间,少女目光不经意间,扫过韩顾这里,不由露出好奇之色,说道:“爷爷,你又从哪找来一个保镖?有一个林五都快烦死我了,我可不想再有一个跟屁虫!”

“小萱儿不许胡说!他是爷爷请来的客人!”叶生嘴上呵斥,眼里却难掩宠溺之色。

“客人?”少女叶凝萱松开了叶生的手臂,转身站在了韩顾的身前,灵动的双眸,不断地在韩顾身上看来看去,就差没把韩顾剖开来看了。

“小萱儿,你这样太没有礼貌了,爷爷可不高兴了!”叶生佯怒道。

“我只是好奇,爷爷你还是第一次请这么年轻的客人呢,以前你请的客人,个个都跟你一个年纪,就算最年轻的,也是老爸那个年纪。”叶凝萱调皮的吐吐舌,重新挽住叶生的手臂。

“呵呵,这是我孙女,名叫叶凝萱。”叶生笑着向韩顾介绍道。

“萱儿姑娘好,我叫韩顾。”韩顾点头。

“咯咯咯!”叶凝萱掩嘴轻笑,笑声若银铃般,双眼眯成月牙状,煞是可爱。

“别人都叫我叶大小姐,只有你敢叫我萱儿姑娘。”

“呃……”韩顾尴尬万分。

“无妨!怎么叫都随意!”叶生摇头笑道。

“本小姐心情好,就随你怎么叫啦!”叶凝萱故作大方的摆摆手。

说话间,一道身影出现在几人面前,冲着叶生恭敬道:“首长!”

见到来人,叶生点头,道:“林五啊,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叫你呢。”

韩顾看向来人,只见此人身高与自己相仿,面容僵硬无表情,剪了个寸头,身上穿着一身西服,模样很普通,脸上还有一条贯穿眼皮的疤痕。

“首长有什么吩咐?”林五躬身道。

“你格斗技巧在军中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几乎难遇敌手,今天我给你找到了一个对手,你们俩切磋切磋吧?”

叶生说话时,看了眼韩顾,带着询问的口气。

林五也看过来,眼神里尽是冷漠,看不到丝毫人类该有的情绪。

他整个人就像是机器人,毫无感情。

韩顾心中一动,倒是也有了几分战意。

从获得李小龙功夫以来,他就从未使出过真正的实力,也无人可以逼他使出全力。

韩顾也想试一试,自己的极限,究竟在哪。

“一切听从首长命令!”林五回道。

“晚辈愿意一战。”韩顾点头。

“爷爷,他行不行啊,万一被林五打伤了怎么办?”叶凝萱蹙起柳眉,质疑的目光,扫过韩顾,有些忧虑。

“点到为止,只是切磋,输赢不重要!”叶生叮嘱道。

说完,他拉着叶凝萱,站到了一旁,让开了位置。

韩顾看着眼前的林五,眼神一凝。

双方没有废话,直接交战在一起。

林五很强,欺身压上来,使出了一招擒拿手,想要锁住韩顾的肩膀!

他的动作很快,若换做普通人,一招就得落败!

不过对于韩顾而言,林五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甚至可以看到他接下来的动作。

身形一侧,躲过去的同时,一手反擒拿,抓住了林五的臂膀。

“好!”叶生那里忍不住赞叹一声。

林五的格斗技巧和经验,再加上他本身锻炼了十几年的身体素质,让他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一股后劲。

此刻被韩顾刚刚抓住臂膀,右腿一个扫堂腿,进攻韩顾的下盘!

他的反应能力,是韩顾所遇到之人中,最强大的一个。

“这家伙,有两下子嘛!”叶凝萱惊异的盯着韩顾,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和林五,打得旗鼓相当。

“爷爷请的客人,还能有普通人吗?”叶生呵呵一笑。

韩顾的动作迅如闪电,出手力道雷霆霸道,很快就把林五逼得连连倒退,直到退无可退,这才停下手来。

“点到为止!”叶生笑道。

林五看过来,眼神里有些惊诧,随后立刻恢复了冷漠的表情。

两人都没有使出全力,尽管如此,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

哪怕是叶凝萱,也看得热血沸腾起来。

跟着叶生,走进别墅之中,这里被布置得清净雅致,到处都很整洁,还有一名身穿灰色衣服的保洁阿姨,正在打扰着地面上的灰尘。

“韩顾,你会下棋吗?”叶生忽地问道。

下棋?

韩顾犹豫了一下,他只是略懂皮毛,不过有索要点便不需要担心这些。

“略懂。”韩顾点头。

“呵呵,那就去我书房坐坐!”

来到书房,这里房间不大,有一种书香气息,一列沙发摆放在墙角。

在沙发的对面,还有一张檀木的办公桌。

办公桌后方,是一排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

进门的左侧墙壁上,挂着一副水墨山水画!

下方有一个檀木架子,上面放置着几件颇有年份的古董。

水墨山水画与古董都价值不菲,至少几百万。

“哦对了,你好像对古玩很了解,帮我看看,这些古董是否为真?”叶生指着自己的几件古董与山水画,说道。

韩顾透视能力一动,便直接看透了这几件古董的内部,脑海里立马出现了关于这些古董的信息。

“这些都是真品,只有这幅画……”韩顾盯着山水画,摇了摇头。

“这是五代南唐画家,南派山水画开山鼻祖董源所著的《溪岸图》,是我花了大价钱才从山姆国一名收藏家手里买来的。”

“假的!”韩顾笃定道。

“假的?!”叶生怔住。

“喂!你别胡说啊!这可是我舅舅带我爷爷去买的,不可能有假!”旁边的叶凝萱小脸上蕴含怒火,瞪着韩顾,鼓着香腮叱道。

叶生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说道:“这画先不谈,我们来下棋吧!”

“爷爷!你别听他胡说!舅舅怎么会带你去买一幅假画呢?我看这家伙就是不懂装懂!”叶凝萱狠狠瞪了眼韩顾,眼神不善。

韩顾皱眉,道:“据我所知,董源的《溪岸图》,现在还在山姆国的大都会博物馆里,而且溪岸图构图雄伟,笔法严谨,兼具北方派的气度和南方派的温润,你再看此图,构图毫无雄伟之说,笔法与原作的严谨也差距十万八千里,更无气度与温润,完全就像是一幅照着原作拓印下来拓印画,缺少灵魂!”

“可是,很多山水画大家都来这里看过这幅画,都说是真品啊!”叶凝萱底气不足,仍旧反驳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此画绝对是假的,叶老若不信,可托人问下山姆国大都会博物馆中的溪岸图是否还在,就可知道此画是真是假!”韩顾说道。

叶生的脸色有些阴沉,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了凌厉的目光,似知道了什么一般,淡漠道:“今天老夫有些疲乏了,到此为止吧,萱儿,你带着韩顾到处转转吧!”

“谁要带他去转啊,让他离开就好了!”叶凝萱心不甘情不愿的嘀咕道。

“萱儿!”叶生语气略显生硬。

“知道了!”叶凝萱委屈的撇撇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