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一魂技【中】(第一更)

  • 斗罗之遮天斗罗
  • 伴读晓书童
  • 2030字
  • 2019-09-20 17:12:43

听到诺克的命令后,楚天二话不说,握紧拳头,奔跑助力,猛一下蹬地跳了起来,一拳打在了紫竹藤魂兽的身上,接着又是凌空一脚。

紫竹藤魂兽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哀嚎地叫了一声,便不再狂暴,因为它已经没有力气再逃了,多处更是被诺克的利爪划出一道道的口子,又被楚天巨大的力量连续两道几乎致命的攻击。

看着苟延残喘的紫竹藤魂兽,楚天觉得这倒像是一条巨蟒。

楚天很意外,自己刚才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听到诺克的命令后,就一股脑的冲了出去,一拳一脚他都感受到了体内那股力量的存在,而且还发挥出来了。

与此同时,诺克也是十分的诧异,他甚至不敢相信楚天的力量竟然如此的惊人,要知道楚天现在可是只有六岁啊。

这是人干的事?

不过诺克并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的惊讶。

他收起武魂,走到楚天的身旁,说道:“楚天,现在我就教你怎样吸收魂兽的魂环。”

“嗯!”

楚天点头应了一声。

诺克满意地露出微笑:“首先我要给你说的就是这是一跟紫竹藤是千年魂兽,我也不确定它是否能够适合你,毕竟体魄这东西谁也说不准,有的人稳定,有的人不稳定,所以在吸收的过程中,倘若身体承受不住,你一定立即停止吸收。”

“吸收魂环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将你的武魂释放出来,它武魂和魂环之间有一股牵引之力,二者会兮兮相惜,然后又武魂牵引到你的身上,但是你要将它完全吸收才可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过了许久,紫竹藤魂兽的身体已经渐渐不动了,它的腹部也就是它最脆弱的位置被诺克的利爪划破,就算它生命力再怎么顽强,也难逃一死的结局。

深色的紫色光点逐渐地凝聚在紫竹藤魂兽身躯的上方,这是楚天第一次见到魂兽,更是第一次尝试吸收魂环。

十年魂兽的产生的光点是白色的,百年的魂环颜色则是比较清晰的黄色光点,而这千年魂环相对来说颜色更加的深,更加的浓,清晰可见。

随着魂兽等级的不同,他们的魂环力量的高低层次也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力量的不同。

“开始吧!”诺克淡淡地说道。

听了诺克的话后,楚天点点头,盘膝坐在地上,伸出右手,用心体会武魂的存在,过了几秒钟的样子,一支毛笔出现在他的手心中,伴随着浅白色的光晕,毛笔的白毛从他的掌心生长而出,散发着一丝生命力的气息分散摆动着。

你是我的第一个魂环,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我体内的力量能不能从此稳定,能否让我灵活运用它,就看你了,你可是我的希望。

在浅白色的光晕牵引下,紫竹藤魂兽的魂环缓缓地朝着楚天的方向飞了过来,这是一个紫色的魂环,仔细一看,其实应该是有点带黑,准确的来说就是紫黑色的魂环,颜色特别清晰。

诺克刚要准备喝一口小酒,又赶紧放下,双目死死地盯着楚天,沉声道:“千万不可分心,用心去吸收,用意志守护好武魂。”

楚天不敢有丝毫妄动,随着紫竹藤魂环的靠近,他能感受到一股特别巨大的压力,像一座大山向自己压过来,让他有点儿难以承受,全身的骨骼,血肉,以及经脉都在此时发生着变化,甚至能够听见骨骼发出噼啪的催响,旁人若是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其实并不是。

没过多久,紫色的魂环已经来到了楚天的头顶上方,没有给楚天任何反应的机会,此时,楚天在真正的感受到那股压力真的像大山一样压到自己身上来了,他身体往前倾了一些,脸色都变了。

洛克一脸紧张地看着楚天,他不知道楚天是否能够吸收这个魂环,半天过去了,魂环迟迟在楚天头顶上没有收缩,也就说明了,这个楚天能够吸收的地步已经是极限了,他想要叫楚天立刻停止。

突然。

紫色的魂环开始缩小了,只有一个手镯那么大,进入了楚天的身体,然后又顺着他的右手滑落到手心的毛笔武魂上。

楚天感觉到这股绝大的压力就好像海水咆哮一般,一股充满寒意的力量疯狂涌入,无比剧烈的寒意顷刻之间冲入了体内,这寒意犹如万年冰川一般,让他有些痛苦,仔细一看的话,楚天眉宇间都已经结了寒锥子,五脏六腑之内好像成了冰窖。

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楚天,你要记住,无论这魂环怎么充斥着你的身体,你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好的运用魂环的力量,切记。”

由于魂环的力量过于巨大,楚天试着闭上双眼,让自己心神更加的宁静,在闭眼的一瞬间,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沉浸到了充满寒意的冰川海洋之中,他甚至觉得那股寒,已经冻住了他的奇经八脉,使他没有痛感了。

楚天怔了一下,他发现体内的那股时而暴躁,时而安静的力量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外来力量给压下去了,似乎温顺了许多,一股热流刹那间流遍他的每一根经脉,包括一切血肉,一股寒意的气息慢慢地从楚天的耳朵散发出来。

好冷酷的力量,不畏爆炎。

或许是因为天生水克火的缘故。

贯彻整副身躯的魂环之力在眨眼之间洗礼楚天的身体,不过有一点令楚天很好奇,为什么这股极度的寒意流遍全身后没有让他整个人变成冰块,他相信就算他体内的力量再怎么暴躁,这股寒气也不能可能冻不住,因为这寒意至少降到了零下一百度,甚至还要更低。

甚至没有将手心的毛笔冰冻。

楚天想到的可能点就是,也许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破笔吧。

不过破笔自然有它的用处。

沉浸在意识中的楚天,眼前突然一亮,好刺眼,周围闪耀着无数的散光,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就在这冰川海洋的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