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99.我做错什么了

另一边叶归洵睡了一会儿后感觉好些了,从沙发上爬起来,她看了眼披在自己身上的薄毯,又环顾四周,才回想起来这里是酒馆的二楼。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在了这里,拿出手机想看一眼时间,却发现有五六个未接电话,都是幼儿园老师的。

她一下子慌张起来,手机之前调成静音,忘记调回来了。

贺谨恂端着一杯热水走上楼梯,却看见叶归洵已经醒来,还是一副慌张的模样,他的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怎么了?”贺谨恂快步走过来,

叶归洵没有回答他,把手机贴在耳旁,听着嘟嘟嘟的连线声,忐忑着。

“你好,老师,我是知珩知琋的妈妈,现在才看见你给我打过电话,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叶归洵用左手轻捂在自己脖子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不安。

“哎呀,知珩妈妈你可算接电话了。刚才知珩和小东打架了,幸好知珩爸爸来了,他已经把孩子接走了。”幼儿园老师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我家孩子有没有伤到哪里?!”叶归洵猛地站起身来,声音不自觉提高了几个度,眉眼间充满着担心与惊吓。

二楼很安静,贺谨恂隐约听到了些通话内容,一瞬间,脸上增添了严峻。

“知珩脸上留了个小伤口,不过小东更没讨到好,他被知珩打得更严重。”幼儿老师的语速加快了一些,也许是因为头一次听到叶归洵这么慌张的声音。

“孩子们是因为为什么打起来的?”叶归洵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唉,其实是小东先欺负知琋,说了些难听的话,知珩才动手的。知珩爸爸已经解决好了。”幼儿园老师无奈着,都住在这附近,哪家是什么情况都略知一二,有时候连她都觉得叶归洵的命不好。

“知珩爸爸?”叶归洵这才反应过来,不经意看了一眼贺谨恂。她看见贺谨恂的脸上满是严峻和担心,看上去是不知道的模样。

就在这一瞬间,连她都愣住了,潜意识里她已经接受了这个男人是孩子们亲生父亲的事实了。

“对啊,就是上次运动会上留下来帮忙搬桌椅的那位先生。”幼儿园老师回想着,那位先生的模样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了,和明星相比都略胜几筹。

“啊.......好的好的,真是不好意思,给老师添麻烦了。”叶归洵反应过来后,没有向老师解释,只是道歉后挂掉了电话。

原来是阿凉啊,那她就放心了.........

贺谨恂看着叶归洵脸上的表情由紧张到缓解,心中泛着苦涩,原来安凉是那个可以让她安心的人。

叶归洵拄着膝盖又坐到了沙发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即,她钻进拳头站起身来,二话不说地冲下楼。贺谨恂看着她的表情,这是他从未见到过的表情........

叶归洵冲着一个方向快走着,贺谨恂怕她有什么事,就在后面跟着。

不久后,叶归洵走到麻将厅,里面的人不少,都在热火朝天地打着麻将,蒋芬和彭惠坐在门口磕着瓜子唠嗑,蒋芬脸上的表情很差,彭惠一副讨好的模样。

叶归洵冲上去,一把夺走蒋芬放在膝盖上的瓜子盘,猛的砸在了地上,虽然是塑料材质的,但声音还是不小。

“你疯了吗!”蒋芬瞪着叶归洵,也不知道今天是触了什么霉头,一个两个都来找事。

叶归洵没有说话,倏地扯住了蒋芬的头发,她想抑制住自己,只用言语来解决,可是她却做不到,能做到的,只能像个泼妇一样撕扯着那个女人的头发,把这么多年的忍下的气一股脑发泄出来。

蒋芬也不是吃素的,一把抓住叶归洵的头发,旁边的彭惠看着状况,也扯着叶归洵的头发,一瞬间,场面混乱。

周围有不少人看戏,就连在麻将馆里打牌的人都放下牌起身走出来,毕竟这种戏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

贺谨恂看着两个头扯着叶归洵的头发,立马冲上去把叶归洵拉开。他的力气很大,一下子就把叶归洵和另外两个人分隔开了。

蒋芬还想过去和叶归洵撕打,一旁的彭惠拉住她,示意她看贺谨恂,她被他的眼神震慑住,不再敢往前,但还是咽不下住口气。

贺谨恂没有松手,双手握住叶归洵的肩膀,他低头看她,却看见她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眼眶红红的,却狠盯着蒋芬。

“蒋芬姐,我扪心自问,搬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我没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就非要和我过不去?这么长时间你说什么闲话我都忍了,但你有什么都冲我来啊!为什么要让孩子听到那种话?孩子有什么错啊!”叶归洵皱紧眉头,狠盯着蒋芬,红了一圈的眼眶终究是掉下了眼泪,小东说出的话无非就是从蒋芬这里听来的。

“我说错什么了吗?都是事实而已,一看就是婚前不检点落得一个未婚妈妈的名声,逃到我们这里的。你出去说你是未婚妈妈,看别人都是怎么说你的。看你这样子就不像是什么正经家庭的,孩子在这种环境长大以后变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今天冒出来个爸爸,明天冒出来个爸爸,你是不是被那个小白脸包养了,或者是被你前面这个包养了?”蒋芬没有因为叶归洵的话而动容,反而添上了几分怒极反笑。那副尖酸刻薄的模样深深戳痛了叶归洵的内心。

“包养?他是疯了吗包养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我做错什么了,没有生父我照样把孩子养大了,这么多年我忍了,你三番五次地收买周围的小孩用石子砸我书店的玻璃,我说什么了吗!有多少闲话是从你这里传出去的我心知肚明,至少,至少不能让孩子听见吧。”叶归洵眼角挂着泪,一脸受伤和不甘地看着蒋芬。

贺谨恂呆滞地看着叶归洵,思绪早已飘到远处。他想着,她生孩子的时候是多痛苦,她一个人抚养孩子有多累。一切都力不从心,他错过了她人生中的五年,最需要他的五年,可惜时间已经回不去了,就这么一直流淌,不顾情面地逝去,哪怕他倾尽所有,也抓不回一分一秒。

他看着她这幅样子,心中如撕裂般的痛苦,她不得不长大,不得不学会了柴米油盐的生活,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孩子。他最心爱的女孩,被他和其他人伤害了千万次啊.......

这时,祝染从人群中走出来,拉着叶归洵回家,贺谨恂下意识地抓住了叶归洵的手腕,她回头看了一眼贺谨恂,眸中是疲倦和无奈。

一瞬间,他松开手,任由祝染带着叶归洵回去........

贺谨恂看着叶归洵离开后,转身看了眼周围的人们,最后将视线落在了蒋芬身上,

他越过蒋芬走进麻将厅里,抄起椅子,砸在了玻璃上,一块一块地砸碎,任由碎片划过他的脸庞,渗出血来。

叶归洵听见身后传来破碎的声音,回头一看,却看见那个男人一块一块地砸着麻将厅的玻璃,碎渣向他砸去,他不躲开。

她的步伐慢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好想冲回去抱住那个男人,夺走他手上的椅子,告诉他,没事的没事的。

祝染看见她犹豫的样子,更用力抓住叶归洵的手腕,提醒她,该回去了。

叶归洵收回视线,和祝染越走越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