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98.我家孩子伤到了吗

安凉把孩子们送到幼儿园后,回到家里,心神不宁地坐在沙发上,他没有去找叶归洵,

“安总,要不你去找找小暖吧。”祝染看着安凉的样子,心中不是滋味。

“她说了,让我回家。”安凉时不时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回答着祝染的问题。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祝染说出口,

“你说。”

“那件事已经过了有五年了,连我都能看出来你在意小暖,她对你很重要。为什么你没有和她在一起呢?”祝染困惑了好久,既然小暖忘记了贺谨恂,那对安凉来说应该是个绝佳的机会,他不明白当初费尽心机把小暖带走的安凉,为什么变得像个正人君子了。

“可能是因为满足于现在,害怕彻底失去吧。”安凉幽幽地说出一句话,眸中满是阴沉流转。

他依稀还记得当初看见小暖被救上来的模样,惨白的小脸上凌乱地贴着发丝,双臂环住肚子,他试图去抓住她的手,却不料她的手先一步滑下,宛如人断气的模样,就像儿时母亲在父亲怀中死去,手自然垂下的样子。

那时候,他感受到了恐惧,原来,他做得过火了,差一点,小暖就真的死了。他带着自己的爱意和愧疚护在小暖身旁,却不敢体现出一丝一毫。

突然,家里的座机响了,安凉接起电话,

“喂,是知珩知琋的母亲吗,你可以马上来一下幼儿园吗,刚才知珩和别的孩子打起来了。”电话那头是幼儿园老师略带着焦急的声音。

“我家孩子伤到了吗!”安凉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又带着一丝急迫。

“啊..你还是来看一下吧。”老师听到男人的声音后瞬间愣了一下,又马上说出口。

安凉马上挂掉电话,跑向幼儿园的方向,祝染也跟着过去了。

到了幼儿园后,安凉找到知珩知琋老师的办公室,还没进去,就听见了谩骂声,

“真是没家教的孩子,你看看我家小东的脸,被你打成什么样子了。果然,没爹养的孩子都不正常。”

安凉刚进门就看见老师把知珩知琋护在身后,前面是一对夫妻,那家的孩子看上去脸上带着伤,中年妇女骂得很难听。

知珩和知琋听见开门的声音回头看,看见安凉后,知琋原本的抽泣变成了委屈的大哭,她边哭变跑向安凉的怀里,知珩紧抓着衣角,站在原地。

安凉牵着知琋走上前,蹲下去,一手牵着知琋,一手牵起知珩,“你们俩和我说说,发生什么了?”

“小东嘲笑我们没有爸爸,不能过生日。他还把我的小白鞋扔进了垃圾桶里。”知琋边哭边说着,委屈的模样让人心疼。

安凉摸了摸知琋的头发,随即看向知珩,知珩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狠狠地盯着那个叫小东的孩子,那模样,像极了小时候的贺谨恂。

他仔细看着两个孩子,知琋一点事都没有,倒是知珩的脸上有几道划痕,头发都是凌乱的,衣服也脏了。小东那里更惨,有些地方已经渗出血了。

安凉把知珩知琋护在身后,站起身来,冷冷地看着对面那对夫妻,他记得那个女人叫蒋芬,前几天运动会上,她嘲讽小暖,他记得很清楚。

“和我家孩子道歉。”安凉的视线落在小东的身上,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气场,让小东害怕得不敢抬头,紧抓着蒋芬的胳膊,快要哭出来了。

“诶你怎么这样啊!你没看到我家孩子伤得更重吗,该道歉的是你们吧!他妈妈去哪了,让他妈妈来。”蒋芬气急败坏,几乎是喊出来的。

“我就是他们的爸爸,有什么事和我说。我最后说一遍,是你家孩子先惹事的,和我家孩子道歉。”安凉看着蒋芬,眼中满是不屑和威胁。

知珩听到安凉的话后,抬头看了眼他,眼眶红红的,如果我真的有爸爸,那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蒋芬气到说不出话,给自己丈夫使了个眼色,让他来。

“我家小东也没说错什么话,本来就是你们家教有问题,未婚妈妈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知道从哪儿勾搭这么个男........”田志辉指着安凉骂着,一副财大气粗瞧不起人的模样。

还没等他说完,安凉冲上前狠狠地打了他一拳,田志辉的体格高大还有点胖,一个踉跄没站稳,摔在了地上。田志辉震惊又愤怒地看着安凉,都忘记了要站起来。

“祝染,带着孩子们出去。老师,你也出去吧。”安凉拉着一个椅子走到田志辉旁边,他回头看了眼幼儿园老师,露出“纯真”的笑容,看着却是很毛骨悚然。

“你要是不想让你家孩子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也带着他出去吧。”安凉坐在椅子上,蔑视地看着蒋芬,是那样的不屑。

蒋芬被吓到,看着田志辉,他示意她出去,这下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田志辉刚想站起来,安凉一脚踩在他的胸口。

田志辉气急败坏,怎么说在这片地方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被人这么踩在脚下,一点颜面都没有。他想要挣扎起身,

瞬间,安凉从腰后拿出一把手枪,正对着田志辉。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冰冷又渗人。这把枪是他用来自保的,不知道在何时何地何人会来取走他的性命。

田志辉吓得不敢动弹,也说不出任何话,他总觉得这个男人手上的枪是真的。

“刚才趁我脾气还好的时候道歉那多好,说不定我就这么放过你们了。”安凉靠在椅背上,手上的枪还一直对准田志辉。

“别,我这就让孩子道歉,就是孩子之间打闹,也不至于动枪吧。”田志辉赔笑着,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却想不起来了。

“可是现在需要道歉的不只是他了。你说未婚妈妈不是好东西,你老婆三番五次为难小暖,还有你儿子,欺负我家孩子,他脸上那些就是该打的。”安凉一一数着,

“改天我们一家去登门道歉,这样行不行?”

“现在才说得通话,登门倒不用了,我怕小暖觉得恶心。等明儿个,你们跟小暖和孩子们道个歉。以后如果再有这种事,那你的木材生意我能让你再也干不下去了,麻将馆我都不会给你留。我有能力让你全家像个过街老鼠一样。”安凉站起身来,俯视着,仿佛在说什么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田志辉突然想起来了,眼前这个人是那个安氏的总裁安凉,挺久以前,他在一个酒会上远远的看过一眼。传闻这个人很残忍,而且下手狠毒。瞬间,他打着寒颤,自己这是惹了什么人啊......

安凉若无其事地走出办公室,心中却是杂乱无章,从在古城看到贺谨恂的那天开始,他总是不安着,也许他是把不安发泄在了田志辉身上。门外站着很多人,有孩子们和幼儿园老师,就连幼儿园校长都来了。

“今天不上幼儿园了,我们一起去游乐园玩。”安凉蹲下去,看着知珩的眼神是那么令人安心和可靠,整理了下知珩凌乱的头发,抬手把他衣服上的污渍拍掉些。

知珩没有说话,却是主动拉住安凉的那双手,这是第一次。他没有看安凉,只是低着头。

安凉笑着,这么长时间,终于把这个小家伙给收服了。

田志辉灰头土脸地从房间里出来,看着安凉的笑容,心底却充满着寒意,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真不敢把刚才拿着枪的男人和现在笑着的男人看成一人。真是和传闻一样,是个可怕的人。

安凉注意到田志辉出来后,笑意消失一半,“田先生,希望明天你可以守约。”

“好的好的。”田志辉没有多说些什么,有些事心知肚明便好,他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落到了蒋芬的眼里。

她的怒火一下子冲上来,刚想上去计较什么,却被田志辉死死的拉着。任由安凉和祝染带着孩子们离开.......

等安凉走后,田志辉放开她,

“你个大老爷们怎么就怕那么个小白脸!”蒋芬气过头当面吼出来。

田志辉没有说话,只是垂头丧气。他就是怕了,那个小白脸有足够的能力让他一生的事业在一瞬间破灭啊,安凉今天这么说,已经是饶他一条活路了,曾经的安凉更可怕啊,枪法一等一的准,一夜把一个人贩组织给灭了,看谁不顺眼,就能让那个人消失。

或许,他一直是曾经的那个安凉,现在的一切都只是表象。亦或者,是正相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