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97.那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叶归洵站在安凉身后,担忧地探出个头,没想到一大早出门送孩子去上幼儿园,就会看见这个男人。

她看着家前面的那个男人,今天他依旧是那一身白色短袖和黑色裤子,知珩和知琋抱着叶归洵,一边一个,几乎贴在了叶归洵身上,知珩的眼神带着些许打量,知琋又害怕又好奇。

自那天之后已经过了三天了,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还停留在这里,况且今天是知珩和知琋的生日。

“那天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别怪我不客气。”安凉的眸中透着阴冷,语气不再像三天前一样带着丝玩味,现在完完全全就是警告。

“归.....小暖,我们谈一下吧。”贺谨恂没有理会安凉,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叶归洵,眸中带着祈求,

叶归洵看了眼安凉,又看了眼贺谨恂坚定地眼神,为难着,阿凉说过,这个男人很可怕,可是如果现在她和他不说清楚,会不会连累到知珩和知琋,说不定阿凉也会被连累,这本就是他们两个人应该处理的事情,倒是一直麻烦着阿凉替她操心。

“阿凉,要不你先去送知珩和知琋去幼儿园,我和他谈谈,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带他去柔姐的店里,不用担心。”叶归洵扯了下安凉的衣角,小声和他说着,

安凉复杂地看着叶归洵,眸中满是不同意。叶归洵冲他笑了下,让他安心。

“那我把孩子们送过去后马上去找你。”安凉最终还是同意,

“你还是先别来了,我估计我和他之间的问题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况且柔姐店里的唐琪功夫好着呢。”叶归洵拒绝着,走向贺谨恂那里,和他说了些什么,两个人离开了。

安凉开口想说些什么,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叶归洵的手,却错过,恍惚间,他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就好像永远错过了小暖一般。

“爸比,不去幼儿园吗?”知琋抬起手扯了扯安凉的衣角,

“啊,好,去幼儿园,去幼儿园。”安凉这才回过神来,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往幼儿园走着。

知珩看着安凉,又回头望了眼妈妈和那个陌生人走过的方向,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水村酒馆里,郑柔假装看书的样子,时不时偷瞄着叶归洵和贺谨恂那桌,唐琪坐在郑柔旁边,

“柔姐,大方看呗。”唐琪作势要把郑柔的书拿走,她性子单纯,一直是开朗的模样。

“这你就不懂了。”郑柔一下子多开,看了眼唐琪后,说出一句云里雾里的话。

郑柔往后翻了几页,看着书里夹着的一张照片,眸中带着些许担忧地看着叶归洵。那是以前她无意间拍下的叶归洵和贺谨恂,没想到在那一两年后她又见到了叶归洵,还成为了朋友,只是当初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她看见叶归洵带着两个孩子一个人生活,便没有提及照片的事情。现在她倒是看不透了,说来,当初那张照片里的两个人她也未曾看透过。

“这里我们曾经来过,正好坐在这个位置上。”贺谨恂笑着,双眸紧盯着叶归洵,神色却带着些许紧张,连手心都冒出细汗,

叶归洵喝着郑柔泡的咖啡,看了眼贺谨恂后,慌忙地移开视线,这个男人的视线太过炽热,看见他的时候,心口莫名地发堵。

“你出现在这里是想要做什么?如果是想要回知珩和知琋,那你别做梦了。”叶归洵放下杯子,警惕地看了眼贺谨恂手指上的纹身后,双手握在一起搭在桌子上,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告诉自己不要害怕。看来安凉说得没错,他确实是个可怕的男人,十指连心的痛苦都受得了。

“知珩和知琋,名字起得很好听。”贺谨恂轻声念了念名字,低头一笑。

“你到底想干什么?”叶归洵微怒,

“你想不想知道以前的事情。”贺谨恂看着叶归洵,轻声询问着,

“以前的事情.......”叶归洵愣住,她猜想了贺谨恂会说的话,却没想到他会说这个。

“归洵,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不妨你听一听,你想打我骂我都行,是我活该。你想知道以前的事情,还是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活着。”贺谨恂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握住叶归洵的手,不料她突然往后一缩,他的手就定在那里,随即苦笑着收回来,是他太心急了。

叶归洵看着贺谨恂脸上的那抹苦笑,心脏泛着刺痛,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自己曾经爱过这个男人,心脏还记得吧。她考虑着贺谨恂说的话,说实话她想知道自己忘记了些什么,记忆总是存在着很大的空洞,有几年的事情她只记得一点点,每次想要去回想的时候,要不就是头痛,要不就是一片空白。

“不用了,我不想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太痛苦了,那怎么会忘记?何必再记起来呢。”叶归洵还是拒绝了,压抑住心中的好奇,她有种预感,那个记忆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一般,封存的东西绝对不能打开。

“你还记得顾奕祈吗?”贺谨恂忍着心痛,转移话题,说些她感兴趣的事情。

果然,叶归洵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顾虑到贺谨恂,强压了下去。她已经好久没有阿弃的消息了,就是为了躲这个男人,连她的阿弃和颜雪都不能联系。颜雪的消息她还能在网上经常看到,阿弃的消息她已经断了许久了。

“看来是安凉和你说了些什么,怕我害顾奕祈,所以你一直没联系。现在你不用担心了,想联系就联系吧,他和我一样,以为你已经不在了,他很想你,我不会害他的。”贺谨恂露出让她安心的笑容,偶尔在酒会上见到顾奕祈,他的眼中也没了从前的光芒,两个人碰面也只是点头示意。贺谨恂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啊,现在当然看出来叶归一直没有联系顾奕祈了。

叶归洵探究地看着贺谨恂,想着他的话能不能信。视线无意间落在他的手指上,随即忙移开视线,他手上的纹身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总是吸引着她,即便是心中害怕,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看过去。

“是不是吓到你了,是不是像物品的编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日子,十三年前的十月二十七日,我以为你不在了,就把这个日子刻在了自己的手上,时刻看着,时刻想着你。”贺谨恂看了眼自己手上的纹身,1027,随即一笑。

“我们认识了那么长时间吗?”叶归洵下意识地问出口,随即回过神来,真是傻,怎么就绕进去了。刚才她看见贺谨恂的笑容,明明是笑着,却让看着的人心如刀割,竟然觉得他可能没有那么坏。

“是啊,还记得是个下雪的晚上,你的衣服上沾着血,缩成一团蹲在医院墙角,你昏倒了,我抱着你跑进了医院。想起来,那还是我破天荒地去关心一个人,没想到我动心了却害了你,要是当初你没有遇见我就好了。”贺谨恂听见叶归洵的语气变缓,看着她的眼神亮了一下,随即那道光又消失了,仿佛是一个罪人的模样。

突然,唐琪的声音传来,“柔姐,这照片上的人,是小暖姐和那个男人吧。”

唐琪原本在拄着下巴看着两个人,结果什么也听不到,看见郑柔看书看得入迷,她也凑过去看,没想到郑柔看的不是书,是一张照片。

“怎么了?”叶归洵探过头,看着唐琪。

郑柔想要拉住唐琪,不料她动作很快,拿着照片走到叶归洵那桌,郑柔扑了个空,只好扶额看向别处,真是个一根筋的丫头!

“小暖姐,你看,这照片上的人是你们两个吧,看着时间,是五年前欸。”唐琪把照片递给叶归洵,好奇地看着两个人。

叶归洵接过照片,那上面的人还真的自己和这个男人,照片里的她在看着他笑,他也在笑着,两个人的手紧握着,左手中指上还戴着戒指。她抬头看了眼贺谨恂,没想到他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视线移到他的手上,却发现原本在中指上的戒指移到了无名指上。

“你结婚了吗?”叶归洵的心中油然生出异样,

“没有,我这辈子只和你一个人订过婚,订婚不久你就出事了。”贺谨恂紧盯着叶归洵的双眼,满目认真。

叶归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上的自己好像很爱这个男人.........

“你叫什么名字?”叶归洵对上他的视线,平静地问出口。

“贺谨恂。”他拿来桌子一旁的便利贴和中性笔,写下自己的名字,递给叶归洵,想当初第一次告诉她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是那么的漫不经心,没想到,现在却带着些忐忑。

叶归洵拿着便利贴,看着上面的名字,他的字体苍劲有力,明明是用中性笔写的,却如钢笔般好看。她把那张便利贴撕下来,折好后握在手心里,原来,他叫贺谨恂........

“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告诉我以前的事情,那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过得挺好的,没有必要再知道了,我想请你不要打扰我和孩子们的生活。”叶归洵把话说出口,看上去眼前这个男人不像安凉说的那么坏,她想相信他,相信他可以还她一片清净。

“我想和你重新在一起,孩子们也需要父亲。”贺谨恂单刀直入地说着,他不想再尝试失去叶归洵的滋味了,明明心里想她想到发疯,却无法和她在一起,如果说,要看着她和别的人在一起,那倒不如去死。他的世界很小,小到叶归洵是他的全部。

“我可以当他们的母亲,更可以当他们的父亲。既然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开始你就缺席,那还是不要出现的好。当初既然我选择离开你,那应该就是有原因的,我何必再回去重蹈覆辙呢?”叶归洵带着一丝坚定,

“我会改的,那些原因我一个个改掉,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贺谨恂迫切地看着叶归洵,仿佛一个走在钢丝线上的人一样,一不小心,就会疯掉。

“你叫叶归洵........”

“以后,我的生日就是你的生日。”

“你听说过吗,好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

“我爱你。”

“你不用找到我,我永远会找到你。”

“我怎么会丢下你自己呢.....”

“你为什么要和贺谨恂那个骗子在一起?”

“贺谨恂先生,你要当爸爸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劝你现在赶紧逃.。”

“我最后说一遍,让前面的车都让开。”

突然,叶归洵紧抱住脑袋,好多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里,一帧帧破碎的画面无法连贯起来,却真切的让她痛不欲生。这些是她的记忆吗?好多好多都是关于这个男人的。她努力地想要去看清全部,却都是碎片。

“有布洛芬吗?”贺谨恂忙起身,抱住叶归洵,转头急切地和郑柔喊着,

“唐琪,快去买!”郑柔反应很快,直接叫唐琪去买,她练过体育,跑步很快。

贺谨恂紧抱着叶归洵,右手顺着她的头一直抚着后背,反复着,眸中满是担心。当初叶归洵忘记一切的时候,偶尔叶归洵会头痛,他就是这么帮她缓解的,没想到居然还会有第二次,更没想到忘记的是他。

“没事的,我们不去想了,不想了。”贺谨恂哄着叶归洵,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一样。

叶归洵没有推开他,头痛到没有心思去推开他。

“给你!”唐琪回来得很快,接过郑柔递的温水,连药一起交给贺谨恂。

“归洵,张嘴。”贺谨恂唤着叶归洵,他熟练地捏着她的脸颊,自然而言的把药喂给她。

叶归洵虽然头很痛,但还是清醒的,她看着贺谨恂担忧的眼神,心脏处那抹痛感再次传来,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总觉得很难受,总感觉下一秒泪水就会迸发出来。

“这用不用送去医院啊?”唐琪在一旁担心地问出口。

“没事,不用去,马上就好了。”贺谨恂让叶归洵靠在椅背上,自己蹲在地上看着她,眸中带着些许担忧。

叶归洵别开视线,眼角流出一滴泪,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这么熟悉,为什么他要这么关心自己,明明刚才她说的话都很过分,为什么他这样..........

“怎么了,是还疼吗?”贺谨恂一下子紧张起来,现在他见不得叶归洵有一点不舒服,这总会让他想起在海边的绝望。

叶归洵没有说话,靠在椅背上的头转到另一侧,紧闭双眼,任由阳光洒在自己的脸上,不躲不避,她在如同碎片的记忆里看见了那个男人的笑容,是那样的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