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95.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翌日清晨,趁着所有人都没有醒,叶归洵拎着布袋去早市买菜,早市离家不太远,走个20分钟就到了。虽然昨晚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但是早市那么多人,也不会再遇上的。

古城的早市有很多人,比起那些专门招待游客的商业街,这里倒是多了几分当地的淳朴和特色。叶归洵在人海中随波逐流,看到想买的蔬菜就停下来,不知不觉布袋里已经装满了蔬菜水果。她满意地笑了笑,一手拎着布袋,一手拎着西瓜,知珩和知琋最喜欢吃西瓜了。叶归洵丝毫没有注意到在某个角落,有一个男人一直在注视着她。

远离了早市后,周围逐渐变得安静,仿佛刚才的吆喝声都是假的一般。现在才刚刚七点,而且是周末,所以街上的人很少。叶归洵踩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走一会儿就停下来歇一下,毕竟一整个大西瓜实在是太沉了。她把东西放在了地上,看着布袋和西瓜,双手叉腰歇着,不禁懊悔着,早知道就叫阿凉一起来了。

叶归洵叹了口气,又拿起来,唉,再走个六七分钟就到家了,加油吧。她正要往前走,看见不远处有个人正看着她,这条小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偶尔传来几声麻雀的叫声。那个男人穿着纯白色的短袖和黑色的短裤,站在不远处就那么看着她,清晨的阳光洒在这条小路上,他的身子一部分也在这阳光下。

忽然,叶归洵有些头痛,皱起眉头,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在很久以前,她也见过这样的少年,只不过那时候好像离得很近,就在身边,一伸手就可以碰到。想要仔细看那个少年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

贺谨恂看见叶归洵有些不对劲,连忙走上前来,“怎么了?”

叶归洵看见和贺谨恂的脸,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这个人是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她慌乱地拿起东西,快步想要离开这里,

“归洵!”贺谨恂连忙叫住她,可是她没有停下,

“易暖!”贺谨恂思考几秒后,叫出这个名字,

叶归洵停下,疑惑地回头看着贺谨恂,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害怕这个男人知道的更多,

贺谨恂心中了然,慢慢向她走进,“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再过来了!”叶归洵带着些许惊慌看着贺谨恂。

贺谨恂看着叶归洵一脸陌生的样子,心中泛着苦涩,既然她叫易暖,那便是他的归洵,她怎么不记得我了.........没事,知道了就好,还活着就好,这是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吧。这次,他要加倍地去爱她...........

“我记得你的右手手腕上有一条浅浅地伤痕。”贺谨一直望着叶归洵,眸中满是叶归洵的模样,那道伤痕,是那个月夜里她亲手划下的痕迹。

“别扯了,肯定是你昨天晚上抓住我的手腕时看见的。”叶归洵下意识地摸着右手手腕,她不记得这条伤痕的由来,但它却实实在在地烙在她的手腕上。

“我记得你的后背上有伤痕,不止一条。”贺谨恂继续说着,趁她发呆,又偷偷往前走了一步。

叶归洵没有说话,心中拿不准主意,她从来不穿露背的衣服,他怎么会知道这个。

“我知道你的膝盖很不好,走的时间长了会痛,一到冷的时候偶尔也会痛。”贺谨恂向她走近,温柔至极。以前,有一次他乱吃醋,把膝盖正疼着的叶归洵从椅子上猛地拉起,自那之后,他一直深深记得,生怕下次又会这样。

“你是谁?”叶归洵迟疑地问出口,眼眶中是满满的泪水,突如其来的泪水让她惊慌,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的心脏在抽痛,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我还知道,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从未变过。”贺谨恂没有回答叶归洵的问题,只是浅笑着望着她,眸中带着温柔和期待。

叶归洵听到他说的话,呼吸一滞,难道,他就是知珩和知琋的亲生父亲?!记得阿凉和她说过,那个人不是好人,千万不能再见到他,绝对不能!

“你说了四条,后三条都错了,我的身上没有什么所谓的伤痕,膝盖也好得很。至于最后一句,我想是你认错人了。”叶归洵强装镇定,声音带着颤抖,准备离开。

“为什么,你不认得我了?”贺谨恂抓住她的手腕,没有多用力,似在挽留,语气带着疑惑。

这时,安凉跑过来,后面还跟着祝染,叶归洵用求救般的眼神看向安凉,

安凉的眸中染上一丝狠毒,直勾勾地看着贺谨恂,真是阴魂不散!

贺谨恂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看见安凉,他的眸中带着惊讶和诧异,目光流转在叶归洵,安凉还有祝染身上。他好像有些懂了,抓着叶归洵的手无意间更用力了些。

安凉跑上前,猛地把叶归洵拉到自己身后,一副保护的样子。叶归洵躲在安凉身后,面带害怕地看着贺谨恂,左手紧攥着安凉的衣服,右手颤抖地把着安凉的小臂。

贺谨恂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刺痛了双眼,原来,安凉一直和她在一起.........

“带着小暖先回去吧,我和他有话说。”安凉直勾勾地盯着贺谨恂,却在和祝染说话。

祝染也明白了,拿着叶归洵买的东西,准备和叶归洵离开。

叶归洵却没打算要走,担忧地看着安凉,怕会出什么事情。

“没事,你先回去吧,不会有事的。”安凉低下头,小声和叶归洵说着,语气是那样温柔。

“真的没事吗?”叶归洵还是不放心,心脏加速跳着,她害怕两个人打起来,况且安凉还有伤。

“没事,放心吧。”安凉笑着,像是要给叶归洵一个安慰。

叶归洵这才离开,边走边回头看着安凉,眸中满是担忧,

贺谨恂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了,紧咬着牙,如果现在他的手里有把枪,他绝对会把安凉给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