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94.你看看我啊

“妈妈,妈妈,那里有个奇怪的叔叔,一直在看着我们。”知琋抱住叶归洵的胳膊,有些害怕,指了下那个男人的方向。

贺谨恂站在那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人,眸中满是震惊,心脏处仿佛传来阵阵揪疼的感觉,他这是在做梦吗?!他好像看见了归洵。不远处那个人的侧脸像极了他的归洵。

叶归洵听到她的话后看过去,那个男人长得很俊俏,乌黑的碎发落在额头上,穿着黑色的宽松短袖和长裤。她依稀可以看得清那个男人的表情。那是个什么表情呢......震惊?喜悦?伤心?杂糅的太多了,她看不太清了。只是他一直流着泪,她竟然看得有一些胸闷。

她转过头来的那一瞬,忽然他的泪不由自主地流出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看见了她的正脸,那幅面孔,就是他每日在梦中一遍遍描绘的模样,就是镌刻在他脑海中的模样啊!他不敢走上前,怕这又是一场梦,怕一伸手,梦就要醒了。

周围来来去去的人们都好像变得模糊起来,唯有她,是那么的清晰。仿佛此时此地,只有他们两人一样。嘈杂的声音也好像越来越远,只有脑中嗡的一声是那么清晰。

“我们进去吧。”叶归洵拉起知珩和知琋,没有再看那个男人,她有点害怕。

忽然贺谨恂跑过来,他看见叶归洵要离开的模样,慌张地直接跑过来,抓住了她纤细的左手腕。

叶归洵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松开了拉着知琋的左手,知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立马跑到知珩身边,知珩紧紧握着知琋的手,紧紧盯着抓着妈妈的这个怪叔叔。

“归洵。”贺谨恂轻声唤着她,这已经深深烙在他心中的名字,烙在他心中的人。他的眸中满是泪水,就好像止不住一般。

叶归洵的眸中带着害怕和陌生,她看见了贺谨恂手指上的纹身,瞬间吓得心跳加速。

正准备开口喊郑柔的时候,祝染一个健步走上来,想要拉开贺谨恂。可奈何贺谨恂抓得太牢了,怎么也拉不开。

“先生,这是我妹妹,请你放手。”祝染一脸严肃,眸中带着警示。

刚才他刚追上来,却看见贺谨恂抓住叶归洵的手腕,直接怔在原地,没料到贺谨恂会来这个地方。回过神后,他快速给安凉发了消息后走上去阻止贺谨恂。

贺谨恂看了眼祝染,他从未见过祝染,听到他这么一说,怔住了。他说,这是她的妹妹........不可能!这分明就是归洵!

“归洵,你看看我啊,我是谨恂啊,贺谨恂。”贺谨恂不甘心,没有放开叶归洵的手腕。

叶归洵依旧是一副陌生和害怕的样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的位置传来痛楚,怎么也消不下去。

贺谨恂终究放下手,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归洵,难道真的是他认错人了?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人吗?祝染一下子抱起两个孩子,叶归洵紧跟着他,四个人走进了店里,看上去真的就是一家人。

贺谨恂差点没站稳,胡乱擦着脸上的泪水,视线望向店里,却找不到刚才那一家人。他细细回想着,忽然怔住,刚才的那两个孩子和他小时候长得有七分像,他怎么没有注意到。贺谨恂没有再进去,他拨打了个电话,“在医院吗?”

“没啊,在夜升,医院有什么好待的,那里时不时看一眼就成。怎么了,突然?”秦帜炆那边传来喧闹的音乐,

“你帮我找找之前给归洵做产检的那个医生,问她当时归洵怀的是不是龙凤胎。”贺谨恂说出口,心中怀揣着期待和希望。

“你没事吧,好长一段时间都挺安静的,怎么又开始了?”秦帜炆一怔,紧皱眉头,放下酒杯往外走着,以前他就说过什么在机场见过叶归洵那样的鬼话。

“我好像看见归洵了,没和你开玩笑,你尽快帮我问一下。”贺谨恂眸中带着光芒,拿着电话的手微颤抖着,语气满是不确定和兴奋。

“好好好,我帮你问。”秦帜炆答应下,

秦帜炆回到酒桌,有人问起,怎么了。

“没事,就是一个需要预约精神科的患者而已。”秦帜炆拿起酒杯漫不经心地说着,

如果这种事情只是一次两次,那他还会现在扔下酒杯,立马赶去那个医生的家,当面询问。可是,贺谨恂在叶归洵刚走的那段时间,总会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流泪,有一次甚至说看见了叶归洵。他问的事情等明后天慢慢问起就好,毕竟,这次,多半还是他的幻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