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90.你更不配提她

S市第一机场,叶归洵戴着帽子坐在椅子上,身边是两台婴儿车,自那之后已经过了半年多,孩子都已经七个月了,有了孩子之后,她才知道母亲的伟大,喂奶,换纸尿裤,哄着睡觉,一切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能累死个人。S市现在是二月初,和她前年离开S市的时候一样冷,但是现在却多了些喜庆,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机场里都布置上了红灯笼,中国结,满满都是年味。她在机场里等着去往古城的转机飞机。

她原本想再等一等,等国内春节过后再回来,但是安凉提议,回国正好过个年,她好久没有过过春节了,在国外的时候春节往往就是和安凉小小的过一下,没有年味的春节很乏味。但是现在她看见到处张灯结彩,只是看到这些,就开始兴奋起来,期待着几天后的春节。

叶归洵想带着孩子去南方古城,她在网上找过好多城市,思来想去都不太满意,有的太过喧嚣,有的生活节奏太快,当她看到南方古城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就决定去那里了,她记得好久之前,和安凉去过那座古城,平缓的生活节奏,正适合她。

国外他们曾长住的那座城市没有直达到古城的飞机,只能从S市转机,安凉直接提议让她在S市过个年再去古城,叶归洵看到安凉态度转变一百八十度,心中诧异着,但还是拒绝了。

按理说安凉之前连S市的S都不让她提,但现在自己开口让她住几天,怎么想都奇怪,况且她害怕遇见安凉所说的孩子父亲,听他含糊不清的描述,还有每次提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安凉可怕的表情,那个人就像是个变态杀人犯一样,把她给弄怕了。

她的记忆有缺陷,有时候硬想的话头会很痛,她依稀知道自己在S市住了几年,可是要回想自己去哪里做过什么,总会想不起来。安凉告诉她,她是忘记了一个人,忘记了关于他的所有事。看来那个人是一直贯穿在她的生活当中,一直.......但她还是想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喜欢上那个像变态杀人犯一样的人。

“凉,凉——”安凉双臂搭在婴儿车上,一边一个,对着知琋,发着凉这个音。

“去去去,小琋,叫妈妈——”叶归洵拉过知珩的婴儿车,轻推了把安凉,自从宝宝出生之后,不管是十几天的时候,还是几十天的时候,安凉总是对着知琋说凉这个字。叶归洵就不服气了,当然要先会叫妈妈。

“琋琋,叫凉——,凉——”安凉死乞白赖得凑过来,

祝染坐在一边,双手抱环,偷偷瞥着安凉,啧啧啧,在小暖面前真是跟换了个人一样,也是,只有在小暖面前,才能看见安总这样的一面。他看着两个人都在争知琋,而知珩的婴儿车离自己很近,悄悄地把知珩的婴儿车拉过来,

“知珩,来叫祝——,嘴噘起来,祝——”祝染被他们激起了兴趣,也开始参与。

“zhu。”知珩发出一声,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听着很像。

叶归洵猛然抬头,看向祝染的方向,眼神中飘着幽怨,祝染也没料到知珩这么配合,只是笑了笑,随即看向知珩,以后祝叔叔一定疼你!

“凉——”那边知珩刚出声,这边知琋也说出口,凉这个字很难发音,但是没想到知琋叫得还挺像。

“小暖,你看你看,知琋叫我的名字了!”安凉兴奋地拍了拍叶归洵,这一刻像极了孩子。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过分!我还等着他们第一口就叫妈妈,没想到一个说祝,一个说凉。”叶归洵幽怨地地看着两个人,

“你小时候第一句叫的不是爸爸妈妈,叫的也是凉,有其母必有其女。你说是吧,琋琋?”安凉逗着知琋,带着笑意瞥了一眼叶归洵。

这下叶归洵也不好说些什么,他拿小时候的事堵得她哑口无言。

安凉明天在S市还有事处理,所以不能陪叶归洵去古城,只是陪她说话解闷,等到转机时间到了的时候再离开。祝染在一旁陪着她,国内的业务夏清比他清楚的多,安凉便让祝染留下来一路护送叶归洵去古城,叶归洵也没推脱,带着两个孩子不方便的地方也多,况且祝染一米八几的大高个,浑身还有肌肉,看着特别可靠。

“时间快到了,去办手续吧。”安凉看了眼手表,

“好,那我走啦。”叶归洵起身,背上背包,推着婴儿车。

“多留意周边,这里是S市,可能会碰上贺谨恂。”安凉靠近祝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话。

“放心。”祝染没有多说什么,仅仅两个字分量却很重。

安凉看着不远处的叶归洵,向她挥着手,叶归洵看见后也笑着挥手离开。

片刻后,安凉收回目光,右手手指拉起黑色高领针织毛衣的领子,遮住小半张脸,双手放进白色毛呢大衣的口袋里,微低着头往出口的方向走。

他不经意地看了眼前方,却看见那个男人!真是冤家路窄,怕什么来什么。

安凉什么都不想说,两个人都知根知底,懒得伪装,贺谨恂亦是如此,但是现在必须拖延一会儿,不然贺谨恂可能会和小暖碰上。

“好久不见啊。”安凉拉下高领毛衣,笑着,可是那笑意没有到达眼底。

“好久不见。”贺谨恂原本也想直接走过去,但安凉搭话,他也就礼貌性地回了一句。没想到会在机场碰到安凉,他得去Z市出差。

“自从小暖葬礼后,就没见过吧。”安凉盯着贺谨恂,眼神中透露着不羁和挑衅。

“........听说安总在国外过得很好,果不其然。”贺谨恂心中钝痛,皱了下眉。

“是啊,就是发现吧,比小暖好的女人多了去了,也没必要吊死在一棵........”安凉无所谓地说着,满脸的风轻云淡,

但在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贺谨恂一拳狠狠地打在了安凉的脸上,安凉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周围也有些人看了过来。

“你找多少女人都无所谓,但别让我从你嘴里听到归洵的名字。你不配提她。”贺谨恂揉揉手腕,阴冷地看着安凉,

安凉没有说话,只是略微嘲讽地看着贺谨恂,你更不配提她!

周围有几个人掏出手机看样子要拍摄,余知看情况不太对,小声提醒贺谨恂,“谨哥,我们走吧。”

贺谨恂看了眼周围,想要离开,他不想要无谓的麻烦。

安凉用右手擦了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呵,这一拳,还真挺狠的。他用左手死死抓住贺谨恂的手腕,

“要我说,这世上最没资格提她的人,就是你,贺谨恂。”安凉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笑和嘲讽,他的声音不大,周围的人听不见,但是贺谨恂,余知,听得一清二楚。

贺谨恂握紧拳头,像是忍耐的模样。安凉低头看见他的手指上纹的四个数字,1027,那串数字让他莫名联想到了监狱犯人的编号,一生摆脱不了的数字。

他松开手,拉起毛衣领子,像之前一样掩住小半张脸,双手揣兜,一步一步离开,留下贺谨恂怔在原地。

“谨哥,该走了。”余知叹了口气,提醒着贺谨恂,不得不说,安凉真的狠,才说了几句话,可那几句话足以让贺谨恂心里曾经血淋淋的伤口再次裂开。

贺谨恂回过神来,脸上多了一丝冷漠与无神。

另一边,祝染推着知珩的婴儿车,叶归洵推着知琋的,两个人走向安检处。

“祝染,这里好多人啊——”叶归洵微微抱怨着,人多的时候带着两个小宝宝出门真的好累。

“这句话你今天已经说第五遍了。”祝染无奈地笑笑,他都快听出茧子了。

“整个机场都是人,早知道就在春节后回来了。你看,累得我快双目无神了。”叶归洵双手推着婴儿车,幽怨地看着祝染。

“你看你,怎么背上包了,包不是放在婴儿车下面的吗。”祝染这才注意到叶归洵肩上的背包,

“啊,我就说嘛,怎么比之前累。”叶归洵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摸到背包肩带后笑了笑,这就是一孕傻三年嘛。

贺谨恂拿着刚取出来的飞机票,熟练地走向安检口,机场这个地方,他来过不下百次,几乎都很熟悉了。刚才安凉拦了他,导致现在时间紧了一点。

忽然,他看见不远处的其他安检口处有个女孩,和身旁男人说话时的侧脸,有些像叶归洵,他也不觉多看了几眼。

“好闷啊,我想摘帽子了。”叶归洵稍微往上拿了拿鸭舌帽,

“别别别,带好了,等到了古城,咱们再摘下来。”祝染连忙把她的帽子压回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况且安总刚才给他发过消息,说贺谨恂现在在这个机场里。

“啊,好吧。”叶归洵瘪瘪嘴,不再动帽子。

可就是刚才那一瞬,贺谨恂看到了叶归洵的侧脸,握着登机牌的手不禁抽掉力量,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他急忙想要往那个方向去,余知忙拉住他的手腕,

“谨哥,你怎么了?”余知脸上满是疑惑,

“我看见归洵了,就在那儿,我看见她了!”贺谨恂焦急地指了指叶归洵的那个方向,语气激动得带着微微颤抖。

余知顺着贺谨恂指的方向看过去,没看见归洵,只看见人头攒动的安检口,他再怎么仔细看也找不到归洵,

“走吧,你是看错了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余知没有松开手,目光复杂地看着贺谨恂,他是出现幻觉了吗........看来回来后得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贺谨恂回头冷冽得看了眼余知,余知一瞬间被他震慑住,贺谨恂回过头再找叶归洵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她了,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他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订婚戒指,难道,真的是幻觉吗?

贺谨恂收回目光,重回到刚才的状态,只是多了一丝死寂.........

叶归洵看了眼身后的祝染,他完全遮住了她。果然,和又壮又高的人在一起走特别有安全感,祝染推着两个婴儿车,一手一个,叶归洵站在婴儿车前,准备安检。

“奇怪,护照和出生证明我放哪里来着?”叶归洵迷茫地看着祝染,

“我记得放在了知珩的婴儿车里。”祝染回想着,跟叶归洵一起出门感觉自己也变傻了,叶归洵这样的状态他也习惯了,只是有时候明明自己记得很清楚,可是被她一问,自己也变得不确定了.........

“啊啊,找到了。”叶归洵松了口气,

祝染的视线不经意地瞥向不远处的身后,贺谨恂转身准备离开,没有往这个方向来,得亏他反应快,接过两个婴儿车,找个借口让叶归洵站在前面,用自己的身板挡住她,没想到差一点就要碰上了.

“祝染,走啦。”叶归洵叫着正在发呆的祝染,

“哦哦,好............”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