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88.易知珩,易知琋

距离手术后已经过了一周了,再过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叶归洵已经在医院里呆腻了,安凉这段时间几乎就住在了医院里,叶归洵花了好多办法想让他离开,可他就是不听。最后还是夏清小声提醒安凉,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待着,叶归洵没办法喂孩子,还有其他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安凉那时候才反应过来,直接租了旁边的病房,叶归洵一有什么需要他就马上过来。说实话,叶归洵其实很感激安凉,刚生完孩子后的前几天,肚子疼得要死,安凉又是给她递热水袋,又是教她怎么按摩肚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经验呢。

叶归洵喂完孩子后,安凉走进病房,每天她都差不多这个时间喂完。安凉看着婴儿床里的两个宝宝,他常常分不清哪个是男孩哪个是女孩,索性直接把他们的小毯子换成了蓝色和粉色。

“两个不省心的,特别是你。”安凉幼稚地对着婴儿说话,最后摸了摸男孩子,像是嗔怪的模样。

“幼不幼稚啊你,他还听不懂你说话呢。”叶归洵看了眼安凉,无奈地笑了一声,却扯到了伤口,随即皱起眉头,报复般的拍了下安凉。

“我再也不想生孩子了。”叶归洵轻捂着肚子,埋怨般的说出口。

“这句话你已经说第五遍了。”安凉悠悠地说出口,递给她热水袋。

“对了,孩子想好叫什么了吗?”安凉双臂轻搭在婴儿床边,时不时摸摸婴儿的手,软软糯糯的,像极了小时候摸小暖的手的触感。

“要不要还是跟他们亲生父亲一个姓氏?”叶归洵为难地看着安凉,她的思想很传统,虽说可以跟爸爸姓也可以跟妈妈姓,但是大部分都是跟着爸爸姓。

安凉一个眼神瞪回去,一瞬间,叶归洵怂了。她不记得和那个男人的一切,她甚至不记得他叫什么。可看样子他对自己很不好,不然安凉不会是那种眼神,每次她稍微想问一点关于孩子父亲的事情,安凉的表情总会唰得冷几个度,她也不好再问出口,看来真的是一段孽缘。

“要不跟我姓吧。”安凉表情忽转,脸上堆满笑容,他不介意戴着这大大的绿帽子,毕竟贺谨恂和她再无可能。

“阿凉,你没事吧,是发烧了吗?”叶归洵瞪大眼睛,狐疑地看着安凉,他是怎么了。

“说说而已,毕竟是孩子的干爹嘛,要是你真想让孩子跟我姓,我也可以勉强答应。”安凉恢复以往的那种玩味的态度,一下子傲娇地看着也股息。

“屁嘞,孩子跟我姓好了,名字的话,一个带珩,一个带琋,然后再想一个字就好了。”叶归洵努力思考着,孩子出生前她就想过好多名字,可是想不到什么好听的,只是定下了珩和琋,横玉和希望,原本想取平安的安,但是取安字的话,总觉得怪怪的,也许是因为安凉的名字里带安,就好像是他的孩子一样。

“要不,易知珩,易知琋?”安凉脱口而出,他只是觉得这挺顺口而已。

“欸,好听!男孩子叫易知珩,女孩子叫易知琋,就这么定了!”叶归洵一高兴,使劲鼓掌,结果又是一阵肚子痛,虽然相比前几天已经好多了,但还是微痛,扯到伤口的话就是剧痛。

“能不能小心点,整天毛毛躁躁的,都是当妈妈的人了。”安凉嫌弃地说着,却不自主地走到她身旁,摸了摸热水袋,发觉还是温热的,才回到沙发上坐着。

“嘁,知道了。等孩子再大点,我想回国。”叶归洵绞着手指说出口,

即便现在的生活很好,但是她还是觉得国内更加亲切。在这里她每个月给安凉很多生活费,安凉自然不缺钱,只是这么做会让她心安,安凉也熟知她的性格,所以就收下了,只是存到一张单独的卡里。

她用的是父母生前留下的资产,她记不得这些是怎么到自己手里的,问安凉后他告诉她,是一位老人一直保管着,看她回来后给她的。父母留下的资产很多,够她生活很长时间,那些资产安凉又帮着投资翻了几翻,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金钱问题。她想回国在一座城市开一家小店,又好带孩子,又能消磨时间,又能有收入。

果然,安凉的脸色又一下子变得阴沉,像是在思考什么。

“当然,我不会回到S市,我会去别的小城市,你说过孩子的亲生父亲在S市。要不,你给我张照片之类的,我避着走。”叶归洵尽力皮笑肉不笑,这样才不会痛。

安凉沉默片刻后,心中做了什么决定,

“没这个必要,过一段时间,我也正好要回国,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去,你就一直住在我家里就好。”安凉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俨然一副打好算盘的模样。

“这怎么行,我带着孩子还住在你家的话,这不是断了你的桃花吗,你不找女朋友的啊?况且,回国后我已经打算好自己找个房子了。”叶归洵皱起眉头,

“谁叫我是孩子的干爹呢。”安凉故作轻松的模样,

“不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真不行。我还是自己找房子吧。”叶归洵一脸严肃,不留任何余地,她在怀孕期间因为害怕突然出什么事,所以已经够麻烦他了,现在不能再这样了。

“那这样,回去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去,房子的话,你自己找,但是找完之后别忘了告诉我一声,然后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找我。”安凉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总是拗不过叶归洵。

“嗯嗯,好。”叶归洵也随之开心起来,安凉总会让她安心,总觉得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在自己的身后,即便有时候看着是那么不正经。

“虽然现在说有些早,但等孩子再长大些,上了幼儿园,就会有各种亲子活动,到时候你叫我,我陪你和孩子参加。毕竟,没有父亲或者母亲的孩子,不管多坚强,心里总是会缺那么一块。”安凉靠在椅背上,像是在回想些什么,神情是那么的孤寂。

叶归洵原本想开口拒绝,可是看到安凉的那一瞬间,那抹孤寂真的刺痛了她的心脏,无父无母的孩子遭遇的是什么待遇安凉清楚,她也很清楚。一开始带着一丝好奇,为什么她没有爸爸妈妈,后来带着轻视,她只是个孤儿,再后来,就会带着蔑视,仿佛自己身上有优越感一般。她终究还是没有拒绝,因为安凉的表情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语,也因为那种感觉她真的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

“好。”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