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84.差远了

程颜雪急匆匆地赶到连州医院,掸了掸落在身上的雪,这个冬天是那么的寒冷,一场接着一场地下着雪。她赶完通告到医院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看见顾奕风坐在病房外,走上前,神色担忧“他还好吗?”

“醒了,就是好几天没喝水没吃饭,昏过去了。但是现在他还是一口都不吃,就靠着营养液。”顾奕风望了一眼病房内,叹了口气。他今早给买的白粥,现在还放在原来的位置。

程颜雪心中一痛,推开病房门走进去,看见顾奕风呆呆地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漫天雪景,一动也不动。刹那间,程颜雪鼻子一酸,她心疼顾奕祈,她想归洵了。

顾奕祈望着窗外纯白的大雪,脑海中浮现出有时小暖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模样,怎么也挥之不去。那条连衣裙很简朴,是奶奶亲手给她缝的,她的衣服很少,有时候会淘气的弄脏衣服,可就那一件白色连衣裙几乎没有脏过,一直有淡淡的肥皂味,她穿着那条连衣裙送他上学,接他回家,陪他玩耍,唯一脏过的一次,就是十四岁那年,火灾那天。现在,记忆里的那个女孩离开了,就如同蒲公英,这回飘得很远,他再也找不到了。

小暖和贺谨恂的缘分四年前已经断了,是他,是他多年前做的事,把他们又联系在了一起。当初就不该放手,让小暖到贺谨恂身边。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带着她到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就这么过一辈子。

“你这是不要命了吗?顾奕风都把粥买回来了,你吃啊。”程颜雪没有看顾奕祈,用勺子舀了一勺已经凉掉的白粥,塞在他的手上。顾奕风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顾奕祈无动于衷,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哪怕他大吼发脾气都比现在像个死人要强。

“你这样,归洵会不高兴的。她多么重视你,你现在却这么糟蹋身体。”程颜雪犹豫片刻后还是说出口。只有提归洵,他还会有反应。

果然,顾奕祈不再那么呆呆地看着窗外,脸上带着些许痛苦,他轻闭双眼,一滴泪从左眼流出,随即缓缓睁开眼睛。眸中带了万千思绪。

“你好好吃饭,过得好好的,她才会高兴的。”程颜雪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她尽力忍住眼泪,

“可是,她再也不会回来了。”顾奕祈缓缓开口,声音略微沙哑着,

“即使她不在这个世上了,你也要好好活着,就当,是我求你的。”程颜雪眸中带着祈求,她的自尊在他面前总会低入尘埃。

顾奕祈转过头来,深深望着程颜雪,算起来认识她已经有四年了,一开始她的性格很开朗外向甚至还有些许顽皮,现在越发的收敛。四年里,她和他告白了很多次,一开始他以为是捉弄他,到现在回想起来,倒是包含几分真心。

他拿着勺子的手动了动,程颜雪的眸中带了些许的欣喜。

“你不用做到这个份上,也不用花心思去模仿小暖。差远了。”顾奕祈吃了一口凉透的粥,目光落在程颜雪身上,眸中满是复杂却又是那么凌厉。她没必要模仿小暖,做好她自己就好了...........

程颜雪的笑容僵在脸上,慌张的神情是那么的明显,她想找个地洞钻出去,可是脚就想粘在了地上,一步也迈不开。

顾奕祈从前阵子就看出了一丝端倪,程颜雪总会在有意无意地和归洵用同样的洗发露,香水,穿衣服的风格也越来越像,甚至收敛了自己原本的性格,逐渐倾向于归洵。

“我.......”程颜雪窘迫地低下头,不知道说些什么。

“哥,你说的太过分了吧。颜雪姐,咱们走。”顾奕风走上前抓住程颜雪的手腕,眸中带着些许愤怒。程颜雪对顾奕祈是什么样子,他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不免生气了些。

程颜雪挣脱开顾奕风的手,双手握拳,像是在忍耐着,眼眶中逐渐充盈着眼泪,顾奕风不禁一怔,他没料到程颜雪会挣脱开自己的手。

“是,因为我觉得只有我变成她的样子,你才会看我一眼!你的心里只有小暖,小暖,小暖!这世上只有她能动摇你,让你慌张,让你生气,让你活得像个人,而不是个行尸走肉!”程颜雪吼出声来,四年里的积攒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凝结在泪水与吼声中。

“是我对不起你,死缠烂打四年,我宁愿你没有给我机会,还是冷漠地对我,而不是现在给我希望后又让我坠到尘埃里。顾奕祈,我也是个人啊,我也会难过,我的心也会痛啊...........”程颜雪近似死心地看着地面,她不敢直视顾奕祈,可是爆发的情绪却又收不住。

几个月前,她还以为,终于离顾奕祈进了一步,他会陪她看电影,陪她逛街,陪她做她想做的事。现在看来,只不过都是自作多情罢了,顾奕祈的心中永远只会有他的小暖。

程颜雪慌忙地拿着自己的大衣和手提包,逃离那个病房,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是令人厌恶,明明归洵已经死了,可是自己却嫉妒她,她好恨自己。

以前她有特别想做的事的时候,归洵总会陪着她,只要她想做,什么都会陪她。以前她总和爸妈吵架离家出走,归洵总会出来听她诉苦,即便是大晚上。她就像是个小天使一样,一直呆在自己身边,她一直羡慕着归洵,羡慕顾奕祈是那么牵挂她。终究是那份羡慕变了质,终究是自己没有以前那么单纯了..............

顾奕风看情况不对,连忙追了出去,

顾奕祈整个过程中什么也没有说,从她闹,她哭,到她仓皇离去,什么也没有说,

他想放下小暖,去接受其他人,他知道这辈子,是不再有可能了。有时候停下步伐,看看身边的人真的会发现有些不同。生日后的第二天,他看见了程颜雪送的手表,才发现,他们认识了四年,她送了他四年手表,每次的款式都是他中意的,那时候在想,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想起她第一次和他告白,是在一个冬日的夜晚,那时候小暖被贺老爷子带到别的城市,他的世界里第二次失去了小暖。那天,是爷爷奶奶的忌日,他去墓地看望爷爷奶奶,程颜雪听说后,也跟了过来,顾奕祈没有拒绝,毕竟爷爷生前最喜欢热闹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热闹。从墓地出来后,他们去了一家小饭馆,程颜雪看着顾奕祈那张紧绷的脸,心中有一丝心疼,

“顾奕祈,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程颜雪突兀地说出口,她笑嘻嘻的模样看着是那么的喜感,她好想抱着这个男孩,拍拍他的后背,安慰这个十七岁的少年,没事的,没事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说出这句话,自己脑子是短路了吗。

“不要。”果然,顾奕祈拒绝了,而且很果断,他看着程颜雪脸上不靠谱的笑容,拿不准是开玩笑还是真的,但不管是哪个,他都不会答应。

也许就是从那一次开始,一切都错了吧。自那之后,顾奕祈只当她是戏弄他。但是停下来,好好想想,他终于明白了,程颜雪是真的。他开始尝试去了解她,对她产生了一丝好奇,有时候电视里播到她,他会停下来看几秒。其实他发现,她还挺好的,有时候呆呆的,傻傻的,脑子看上去不太够用的样子。直到有一天,他发觉,程颜雪在模仿小暖,越来越像,他的心冷了半截。

小暖对他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任何人都模仿不了。程颜雪也是独一无二的,他一度分不清自己是因为她像小暖才去在意她,还是因为她是程颜雪而去在意她。

可不久后他也看清了,正因为小暖在自己心中是独一无二的,所以程颜雪想去模仿也模仿不来。

正如程颜雪无法去学小暖一样,小暖也无法学程颜雪,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色彩,如果程颜雪做好自己,那就是最好的...........

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刚才提到小暖,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个把他视作零顺位的小暖,已经不在了啊!小暖是他最重要的人,她为了保护他重新回到这座城市,她为了他不提只言片语,直到她死后,他还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件事。

顾奕祈吃着已经冷掉的粥,奇怪,眼角的泪怎么擦都擦不完,

小暖啊,你说过,如果我终究放不下,那即便是为了我,你也会突然消失,不留下一句话,让我一辈子也找不到你。可是啊,我已经放下了,你怎么还是离开我了.........

医院外,

“颜雪姐,你也别难过,你知道我哥性子就那样,不用管他他肯定是因为太伤心了所以说胡话,你也别气了。”顾奕风挠挠头,说着安慰的话。

“没事,我先走了。”程颜雪低头苦笑,随即和顾奕风告别。

原来他都发现了啊...........

冬天天黑的总是那么快,程颜雪在连州漫无目的的走着,街上人很多,都是群刚放学的孩子,穿着校服三三俩俩打闹着。天很冷,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戴着帽子,用围巾挡住小半张脸,没有人认出她来,落得一阵清净。

忽然她记得归洵一直和她说过,在这所学校附近有一处夜市,那边有一家很好吃的牛肉面摊,老板姓何。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夜市附近。来都来了,索性就开始找那家店。

程颜雪没想到冬天的夜市也会有这么多人,大概是因为在学校附近,有挺多放学后来买小吃的孩子们,倒也少了几分寒冷。那家店铺很好找,走进夜市大概三五分钟,就会看到一家牛肉面店,名字就是何叔牛肉面。店门口摆着几套塑料桌椅,店里面的热气把店门染上一层氤氲。

程颜雪推开门,店里一半的位置都已经有人了。一个面相和蔼的大叔走过来,看来他就是归洵说的那个何叔。

“我想要一碗牛肉面,可以坐在外面吃吗?”程颜雪仰头看了眼墙上的菜单后,指了指外面。

“行,当然可以,只是外面挺冷的,没事儿吗?”何叔应下后,多看了程颜雪一眼。除了归洵之外,他没见过几个大冬天喜欢在外面吃面的孩子。门口的座位一直是为她留的。

“没事没事,我火气旺。”程颜雪笑着,

“哈哈哈,好。”何叔看程颜雪这样,也只是笑笑。

“唉,想起归洵那丫头了。”何叔转过身走向厨房,喃喃自语却被程颜雪听到了。

她叹了叹气,走到外面,一股寒风吹得她猝不及防,她坐在蓝色的塑料椅子上,人一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

下午那一幕一直徘徊在她的脑海中,她喜欢顾奕祈,尽管这四年里是热脸对冷屁股,她以为,只要一直努力一直努力,总有一天顾奕祈会看到她的,可是她错了。她知道,归洵在顾奕祈心中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她看着顾奕祈的画里都是归洵的模样,她多想有一天,顾奕祈的笔下会画出她的样子。她试着学归洵的样子,学她穿衣,学她的一切,如果顾奕祈喜欢的是归洵的模样,那她变得和归洵一样就可以。

她就这么欺骗着自己,骗到最后,真的骗过去了。知道今天顾奕祈戳破了假象,她才清醒过来,原来自己是这么可悲,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面来喽。”何叔端着面过来,打断了程颜雪脑海中杂七杂八的想法。

她道声谢后接过面,牛肉面的香气瞬间飘过来,大块大块的牛肉在汤里浸着,这是她这辈子见过牛肉最多的牛肉面了。怪不得归洵喜欢这里.......

她夹起面,吹几口后放入嘴里,再喝一口汤汁。那一瞬间,程颜雪明白了为什么归洵一直对这家店念念不忘,为什么归洵喜欢冬天在外面吃饭。面和汤汁一下子暖了她的胃,在这寒冷的冬夜,一碗牛肉面的温暖让她想流泪。

她已经累了,她原本想等顾奕祈一辈子,可是她真的累了,她也有自尊,她也想体会被人爱的感觉,一直追逐的感觉很不好受,有时候看着就在眼前,可是怎么的也够不到。

说来可笑,也许是顾奕祈的话点醒了她,也许是这碗牛肉面给她了勇气,从今天开始,她要尝试去忘记顾奕祈,宁愿去做一个整日处处留情的人,也不要像个傻子一样一直追着他的背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