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82.只有一个人

连州平城区,以前的那个老房子已经没有了,随之盖起了高档的公寓小区。顾奕祈买了一幢楼最高层的一整层,那幢楼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以前他,小暖,爷爷奶奶住过的那个小院的位置。

晚上十一点,只有寥寥几家亮着灯,如果除去门口顾奕风敲门的声音,夜晚是那么的寂静。

顾奕祈无动于衷,坐在窗边,面前是画架,右手握着画笔,神情是那么的专注。

门外,顾奕风紧蹙着眉头,他已经在外面待了有三个小时了,不管他怎么敲门,顾奕祈一直不理睬他。自从叶归洵葬礼之后,顾奕祈消失了,不去上班,不在家。他几乎找遍了顾奕祈可能去的地方,最后来到了连州,果然,他在这里。

顾奕祈在网上找开锁公司的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电话那头说二十分钟后会到。

他坐在地上,给程颜雪回着消息:找到了,别担心了,我会带他回去的。

顾奕祈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消失,顾父震怒,砸碎了家里的几个花瓶,魏湘语一直在一旁偏袒顾奕祈,两个人一直在吵架,家里简直乱成了一锅粥。房地产公司群龙无首,顾父只得召回已经退休的前任总裁,请他先稳住局面。

程颜雪就像是个丢了魂的人,她没有办法推掉那么多通告,只能一个接着一个,像往常一样赶,但是出现在荧幕上的样子看上去总是那么疲倦,麻木。粉丝都一直担心程颜雪会不会得了抑郁症之类的疾病。

顾奕风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心中不是滋味。他原以为自己是个可怜的人,亲生母亲很久前就去世了,户口本上的母亲对自己很冷漠,甚至有些讨厌,不管他怎么想要去讨好,都无动于衷。

他从小长到大看着别人的眼色长大,很快学会了察言观色,家里有个聪明,近似天才的哥哥,父亲看重母亲爱护。他知道现在这个母亲不可能让他继承公司,一直提防着他。况且他真的对公司没有兴趣,也不想去争,索性直接报了个和金融八竿子打不着的摄影专业。

可是,现在这一刻他觉得比起顾奕祈,他还是幸福的。整个顾家里,他最亲近的就是顾奕祈,两个人只差一岁,但很多时候顾奕风总觉得,顾奕祈成熟得不像二十一岁的人。

当家人知道顾奕祈消失的时候,顾奕风正好也在家。那时候他看见的是父亲的愤怒,而不是对儿子的担心。说到底,在父亲的心目中,公司大于一切,顾奕祈比起是他的儿子,更是让他退居一线后仍能享受富贵荣华的工具人。

他虽然没有顾奕祈那么让家人重视,但起码活得自在些,做自己想做的,有最普通的青春。而顾奕祈却被既定成继承人,每天枯燥地上班,面对老奸巨猾的董事。从另一个角度看,是顾奕祈担起了大梁,让他可以自由。

顾奕风知道叶归洵这个人对顾奕祈来说是多么重要的。

刚上大学曾经有一天他躺在顾奕祈床上看漫画书,随口问过顾奕祈,“哥,如果我和颜雪姐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你。”那时候,顾奕祈正在看报表,却几乎脱口而出,

“那我和父亲,你救谁?”他继续问。

“你。”依旧是脱口而出。

“.........那我和母亲呢?”顾奕风犹豫一下,还是问出口。

“你。”顾奕祈还是马上说出口,顾奕风当时心中莫名涌上一丝感动,那一瞬间,仿佛从小到大从魏湘语那里受到的冷落都被他忘却了。

“哥,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居然打败了所有人。”顾奕风笑嘻嘻地看着他,

“那倒不是。”顾奕祈翻动文件的手顿了顿,嘴角挂起一丝微笑。

“啊?那谁比我还重要啊?”顾奕风立马坐起来,探究地看着顾奕祈,按理说都说完了啊。

“只有一个人,小暖。”顾奕祈笑着,回答着他。

那时候顾奕祈的笑容是那么好看,却带着一丝落寞,顾奕风这才想起来那个叫做小暖的女孩,他从来没见过真人,但是顾奕祈的床头有她的照片,画纸上有她的模样。

就在那一天,顾奕风意识到了在小暖在顾奕祈心中是最重要的存在,谁也无法替代。

对于普通人来说,人生需要追求和守护的东西有很多,顾奕祈这一辈子没有追求,只是完成父亲给他的既定的任务,却有想要守护的那一个人——小暖。可是现在,他的小暖死了,就如同他的世界崩塌了,顾奕风担心顾奕祈会做什么傻事,毕竟,充分有可能。

开锁公司的人来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来了,顾奕风出示身份证后,却还需要物业邻居证明,实在不济,需要说出家里几件家具的陈设。这间房子是顾奕祈隐秘购买装修的,找到这里都废了那么大力气,他哪里会知道是怎么装修的。

“先生,你这样我们也不能开啊。”开锁师傅为难地看着他。

“里面的人是我哥哥,他失踪几天了,我这才找到,朋友前几天去世了,我怕他现在想不开,要不你看着通融一下。”顾奕风不免着急起来,

“但是,按照规定,你没有物业邻居证明,我们真的不能开。”开锁师傅依旧坚持着。

突然,屋里传来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稀里哗啦的声音在门外都能听见。

“快,师傅,我求你了,快开锁!”顾奕风焦急地看着开锁师傅,

那两个人相视一眼,立马开始工作,他们也怕里面会出什么事。

锁开得很快,顾奕风立马冲进去,看见眼前的一幕不禁怔住,整个地面上全都是叶归洵的画像,有黑色的素描,有彩色的油画,他回过神来,看见顾奕祈在窗边晕倒,一旁摆放颜料和杂物的玻璃桌子被他打翻。

顾奕风连忙请刚才的开锁师傅叫救护车,两个师傅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但还是镇定下来,马上叫救护车。

急救人员迅速把顾奕祈抬走送到医院,顾奕风刚要跟上去,却发现原本摆在桌子上的相框也掉在地上,相框碎了,里面的照片是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照片的角度看上去是摄像头,女孩的样子是那么的狼狈,白裙上沾着些许血迹。他的眼眶微红,心中不是滋味,拿好照片连忙跟着急救人员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