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80.以后我要当宝宝的干爹

安凉别墅内,叶归洵坐在床上,倚靠着床头,看着打完保胎针正准备离开的医生,犹豫片刻还是说出口,“韩医生,我的孩子现在是多少周?”

“前几天在医院做全身检查的时候,看样子大概是有十周了。”韩芷莲有点差异,却还是说出口,当妈妈的怎么会不知道孩子几周了。

韩芷莲在冶和医院工作,她比安凉大十二岁,从第一次见到他到现在差不多有七年了,和安凉交情很深,安凉之前一直想把她带来当私家医生,可是她一直拒绝,只不过安凉和冶和医院的院长打过招呼,有什么事的时候,她会第一时间过来诊断,也算是半个私家医生了。

也不知道一周前安凉从哪里带来了这个女孩,还和她说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女孩的存在。记得刚看见她的时候,她还在昏迷,脸上,腿上都有大大小小的伤痕,听安凉说是开车坠海了。

她的记忆回溯到了做检查的那天,

“这个女孩看来掉下去的时候死死护着自己的肚子,浑身上下淤青不少,那种情况居然还没有流产。”韩芷莲惊讶着,她佩服这个女孩,更佩服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

“流掉吧。”安凉站在一旁缓缓说出口,面无表情,是那么的冷血。

“臭小子,你还是人吗?”韩芷莲一掌拍在安凉后背上,眼神仿佛要杀死他。其实有时候她会想,如果自己再早认识安凉几年,他会不会不是现在这幅模样,至少不会那么扭曲。

“孩子不是我的。”安凉幽怨地看过去,无力地解释着。

“啊?那这........算了,太麻烦,不问了。”韩芷莲摆摆手作罢。

“那也是,我劝你别这样,好歹也是两个生命,她明知道自己要死了还护着呢。对她来说,应该和命一样。”韩芷莲白了安凉一眼,语重心长地说出口。连那么大的事都熬过来了,这时候把孩子打掉实在是太残忍了。

安凉沉默着,心中还在做着挣扎。

“况且你要知道,流产对女人的影响是很大的,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严重的话........”韩芷莲正色起来,和安凉说着。

“那算了吧,就这样吧。”安凉急切地说出口,对上韩芷莲一脸八卦的模样,尴尬地转移视线。

“看不出来,还挺男人的。”韩芷莲取笑安凉,她很少见到安凉这么单纯的模样,不禁有点好奇这个女孩是谁了。

“咳咳,你最近就帮我负责治疗她吧,外伤内伤,你都好好治治。还有对胎儿好的,你都用上。就两点,治好她,保孩子。”安凉别扭地咳嗽两声,视线落在昏迷的叶归洵身上。

这几天安凉几乎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一直昏昏沉沉地,今天才有点精神。

安凉走进房门,看见叶归洵倚靠在床头,眼神不禁亮了一下,

“小暖,你醒了,哪里难受吗?”安凉快步走过来坐在她身旁,把韩芷莲挤到一旁。

韩芷莲语塞,却还是八卦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不难受不难受。”叶归洵笑着摆摆手,

“对了,阿凉,我这是怎么受伤的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了太久,有点记不清了。”叶归洵一脸纯真地看着安凉,试图寻找答案。

“你是开车去机场,有一段防护栏在换新,还没来得及装上。你开车从那里不小心掉到了海里。”安凉把事实告诉她。

“哦,是这样啊。”叶归洵呆愣地点了点头,奇怪,她怎么一点也不记得。

叶归洵看了眼站在一旁的韩芷莲,悄悄地向安凉招招手,示意他凑近些,

“那你知不知道我肚子里的是谁的孩子?我怎么完全不记得自己怀孕了。”叶归洵微微红着脸,但因为和安凉是很熟悉的关系,所以问出口。

安凉愣住,眼中满是疑惑,这是怎么了?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他们三个人,所以即便叶归洵说得很小声,她还是听到了一些。她微蹙着眉,随即上前拉住安凉的手腕,把他拽出房间,

“怎么了?”安凉还在想着归洵怎么了,一下子被韩芷莲拉出来,一脸茫然。

“她会不会失忆了?”韩芷莲怀疑着,

“不可能,她小时候失忆过一次,怎么可能又那么容易失忆。况且她还记得我呢。”安凉否认,这也说不通啊。

“那她不记得自己怀孕,不记得孩子父亲,这是怎么回事。这样,你一会儿进去再问她几个问题,问..........”韩芷莲告诉他了几个问题。

随后,两个人回到房间,

“小暖,你知道现在自己多少岁吗,上了哪个大学吗,和我去过哪些地方旅游吗?”安凉握着叶归洵的右手,试探着她,

“当然知道啊,22岁,上了X大学,和你去过好多地方,大学的时候我们去了好多地方,玉龙雪山,古城,A国,M国,还有好多。”叶归洵像是听到什么玩笑一样笑着,也配合着他,扒拉手指头数着。

安凉诧异地回头看了眼韩芷莲,这不是没问题吗。韩芷莲向他使了使眼色,示意他继续。

“那我说现在十个人,你看看你认识谁。顾奕祈,程颜雪,贺谨恂,夏清,余知,季成,枫阿姨,镇叔叔,郑妍,董斌。”安凉随便说出了十个人名,后两个是瞎想的。

叶归洵仔细听着,听到认识的人名就折起了手指。

“嗯.......我认识阿弃,颜雪,夏清,还有枫阿姨和镇叔叔不是我的父母嘛?剩下的就不知道了。”叶归洵回想着刚才的人名,一个一个说出口,

安凉猛地睁大眼睛,她不记得贺谨恂了?!

“那你现在的名字是什么?”安凉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不免紧张起来。

“你这是怎么啦,我叫易暖呀。”叶归洵忿笑着,他这问的是什么问题。

“你知道叶归洵是谁吗?”安凉的声音高了一度,眼神中闪着微光。

“不知道,但是名字挺好听的。”叶归洵浅笑着,

安凉猛地站起来,快步拽着韩芷莲走出房间,特意走到走廊的另一侧。

“怎么了这是。”韩芷莲揉着手腕,疑惑地看着安凉。

“刚才我说的那几个名字里,她以前知道但是现在不认识的人有三个,贺谨恂是孩子的父亲,另外两个是贺谨恂的人,她不记得他们了。”安凉不知道怎么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一股喜悦从心底涌上来,完全无法控制住。

“贺谨恂,这名字挺耳熟啊............我的天,她是贺氏总裁的女人,就之前出新闻的那个,我去。”韩芷莲细细想着,忽然想起来,满脸都是震惊,仿佛知道了天大的秘密一样。

“先别说别的,她这是怎么了?”安凉紧盯着韩芷莲,

“我估摸着八成是选择性失忆症,到时候还得去做更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确定。她头上就有几个伤口,可能是那时候冲击太大了。还有那个贺谨恂是不是对她不太好,比如折磨她,或者让她无法承受,近似崩溃?”韩芷莲委婉地问出口,

“嗯。”安凉的表情很难看,他没有细说,

但是韩芷莲看着他的表情,也大概知道了,应该不是一段好的缘分。亏得她当初看见贺谨恂那篇采访的时候,还迷恋过他片刻,真真假假,谁又知道呢。

“那你要怎么办?她肚子里的孩子你要说是谁的?”韩芷莲复杂地看着他,

“我的。”安凉思考片刻说出口,

“你..........唉,算了。你得知道一点,这个东西都是说不准的,说不定一天后,一年后她就会记起来一切。到时候怎么办?虽然她的大脑忘记了那个人,可是心还是记得的啊。她可能会发觉你不是她爱的那个人,因为感觉不一样啊。再说了,她忘记的是和贺谨恂有关的一切,你的事情她还是记得的。”韩芷莲无奈地看着他,她已经不知道怎么说他了。至少她从未见过这么积极给别人养孩子的人。

“我知道了。”安凉低头叹了叹气,转身回到房间,坐到叶归洵身旁。

“小暖,其实这个孩子的父亲以前对你很不好,那天你们吵架后,你一怒之下开车离开才出了车祸坠海。那时候你的头受了挺大的撞击,所以现在记不清他。你和他在一起很痛苦,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记起来了。”安凉心疼地看着叶归洵,手轻抚上她额头的纱布。

叶归洵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现在有好多个问题想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她看见安凉心疼的眼神,放弃问关于孩子父亲的问题,看来是很不好的一段缘分。她试图自己回想一下关于孩子父亲的记忆,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想再仔细想想头却开始痛,她只能作罢。

“你肚子里的宝宝是要流掉还是生下来?”安凉的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神情复杂。

“.......还是生下来吧。毕竟是鲜活的生命,有个孩子陪在我身边也挺好的。”叶归洵犹豫片刻,随后决定。这个宝宝这个坚强,她怎么舍得打掉。况且,孩子有什么错呢.........

“小暖,跟我离开这个城市吧。我们一起去国外,我来照顾你和宝宝。”安凉握着她的手,一本正经地说着。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我亏欠你太多了,况且带着我,别人会误会的,你还怎么交女朋友。”叶归洵直摇手,以前安凉就一直帮她,带她游山玩水。

“那要不你来当我女朋友?”安凉突然灿烂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

“得了吧,净开玩笑。”叶归洵也被他逗笑,在她的印象中安凉总是这样,三天两头开她的玩笑,正经的样子不太常见。

安凉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现在的叶归洵根本不可能答应他,反正有的是时间,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听到她答应的。

“对了,说正经的,你还是跟我一起走吧,你一个孕妇,再过几个月肚子大了,自己也没法照顾好自己,你就当是陪我去旅游。除了我,你也不好去找别人了,你看顾奕祈不用说了,一个小屁孩,怎么照顾你。还有程颜雪,通告那么多,也不能一直陪着你。”安凉又回到正题,把别的路都堵死,让她一定要和自己走。

“欸对了,说起阿弃和颜雪,他们知道我醒了吗,你借我一下手机,我给他们打电话。”叶归洵这下才想起来,不免有点着急起来。

“其实,除了我,其他认识你的人都以为你坠海身亡了。我是偷偷把你救出来的,不能再让更多的人知道你还活着,因为孩子父亲真的不是个东西,听说你还活着的话,还会来折磨你的。”安凉说一半留一半,倒也没说什么假话。

叶归洵一怔,阿弃以为我死了,程雪也以为我死了.............

她的心中泛着一丝苦涩,他们以为她死了,肯定会很难受,现在自己却还活生生的在这里。

“那以后就悄悄的打一通电话可以吗?”叶归洵心中难受着,不忍心想象阿弃现在的模样。

安凉只是凝重地摇摇头,看着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定。叶归洵只以为安凉这是为她着想,随即也作罢,他这么阻止应该是真的不可以。

“我想了想,我还在自己待着吧,过几个月再请个保姆就好。”叶归洵思考片刻,还是决定拒绝,怎么想都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了。

“保姆都是现找的人,如果到时候出什么问题你一个人怎么办?”安凉不依不饶,

“我.........自己可以的。”叶归洵依旧拒绝。

“而且,你小时候失踪就是因为被保姆带出去啊。虽然说大部分都是好的,但你能保证不会遇到坏的吗。”安凉沉了沉眼神看着她,他原本不想这么说,可奈何叶归洵太固执了。

“那,我就麻烦你了。”叶归洵在他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就回答,她被他说怕了。

“终于答应了。”安凉现在才笑出来,刮了下她的鼻子。

“以后我要当宝宝的干爹,好不好?”安凉眼神闪烁着,紧盯着叶归洵。

“好啊。”叶归洵笑出声来,安凉的眼神是那么渴望,都不容她拒绝。

安凉看着叶归洵的笑容,不禁眼中含着笑,门外的韩芷莲看着他,却只是叹了叹气后离开,她现在只希望叶归洵什么都不要想起来,让安凉脸上多点笑容,不是残忍寒凉的,而是现在这样发自内心开心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