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你不用找到我,我永远会找到你

第二天,叶归洵如同往常一样准备好早餐,她不知道贺谨恂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早上起来就看见他瘫在沙发上。其实在叶归洵做饭的时候他就醒了,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是因为电饭锅里米饭的香气而醒来,在普通家庭里如同家常般的事情在他心中却是不敢去想象的。

他把胳膊搭在额头上,怎么办,越来越习惯了。

饭桌上,“那个,我答应和你去S市。”叶归洵犹豫半天最终说了出来,贺谨恂早就料到了,因为他知道父母的话在她心中的分量很重。

“为什么?”他明知故问。

“昨天爸爸妈妈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好好听你的话。”叶归洵不服气地回答。

“记得以后要好好听我的话。”贺谨恂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叶归洵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画面,头突然很痛,痛得像要裂开一样,

“归洵!怎么了?”贺谨恂紧张地扶住她,幸好只是短暂的,她在那个短暂的画面里看见她好像在摸一个男孩子的头发,脸上都是笑容。

“谨恂,以前我有这样摸过你的头吗,我好像记起来我常常这么摸一个男孩子的头发。”叶归洵缓过神来,急切的问。

“没有,你记错了,可能是你记混了,不要想了。”贺谨恂紧张地回答。

“那好吧。”叶归洵讪讪地低头。

自那天之后,贺谨恂从来没有摸过她的头发,他害怕她想起来一切,他害怕她离开自己。

S市顾家,顾奕祈在顾家已经呆了半年了,顾家在S市很有名,以刚正公平的印象立足在人们心中。顾家旁支很多,出过很多政府要员,律师检察,和政界关系密切。

他下面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顾奕风,和他相差1岁,顾奕祈没有见过他的母亲,听说是去世了。顾奕风对他倒是很好,他的性子就像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顾奕祈的母亲对顾奕祈很亲切,像是要弥补这些年对他的爱一样,他和父亲的关系很一般,自他回了这个家,他只见过他三回。

石科被派来辅佐这位少爷已经有半年了,经过这段时间,他已经摸清楚少爷的性格了,表面上他温文儒雅,可是在他们独处的时候,他能感受到他发出来生人勿近的冷漠。

他紧张地提着手里的皮包,敲了敲少爷的房门,

“请进。”魏湘语的声音从里边传来。他开门,

“是石科啊。”

“母亲,我想让石科叔叔教我一些数学题题目。”顾奕祈温柔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好,那我先出去了。”魏湘语也不想打扰儿子学习,她推开门离开。她这个儿子哪里都好,只是让她觉得有些生分,没有十四岁少年该有的模样。

房内,“找到了吗?”顾奕祈一边写着试卷上的题目一边问,这些题对他而讲轻而易举,他只是想为自己分一些心,用一半的心去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如果他猜得没错........

“抱歉少爷,这次也没有消息。”石科愧疚地回答,少爷已经差他找了不下十遍了,可是他只毕业没多长时间,刚开始工作,经验自然是不足。

“我希望下次你可以换一个答案,可以吗。”顾奕祈笑着看着石科,后者只觉得自己后背汗水涔涔,“少爷,我会尽力的。”

石科离开,顾奕祈放下笔趴在书桌上紧紧地闭上眼睛,他没有和他的小暖照过照片,只能靠着脑海中的点点回忆去看她的脸。小暖,你在哪里,你千万不要有事。

高考的那两天总是那么热,叶归洵在茫茫人海中望着校门口,“余知,季成,这都到点了,怎么还不出来呢,”

“不着急,一会儿就出来了。”余知手里拿着冰棒,随意地站着。

前阵子叶归洵偶然知道了余知是贺谨恂的人,当时连续几天没有搭理贺谨恂,得亏余知巧舌如簧,把叶归洵哄得开开心心的,这才解除警报,从那之后,余知,季成,叶归洵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伙,总是聚在一起。

这时,学生们陆陆续续走出来,她眼巴巴地看着校门口,手腕突然被抓住,叶归洵定睛一看,是贺谨恂,

“欸,我一直盯着校门口怎么没有找到你?”

“你不用找到我,我永远都会找到你。”贺谨恂扬起笑脸,最近贺谨恂真的是越来越爱笑了。叶归洵听到这句话脸突然红了起来。

贺谨恂在刚出校门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了叶归洵,一瞬间他感觉心里有汩汩暖流,在他小时候,他最恨的是开学典礼和家长会,父亲花天酒地,母亲抑郁成疾,家长会向来就没有人来。随着长大,他也渐渐麻木了,可是,看到她等着自己的一瞬间,感觉也会有人牵挂自己,心好像不再那么冷了。

“哎呦呦,谨哥可从来没对我这么笑过。”余知吃醋地打趣。贺谨恂扫过去一记冷眼。

“晚上我们去吃何叔的牛肉面吧!”这几个月叶归洵经常去夜市吃牛肉面,都已经和老板混熟了。何叔的女儿在和她一般大的时候因病去世了,看着叶归洵就像看见自己女儿一样,对她很好。一开始只有叶归洵和贺谨恂去,后来余知也死皮赖脸拉着季成加入进来。

“谨哥刚考完试,咱们要不去满园楼吃顿大的?”余知吞吞口水,

满园楼是连城最豪华的餐厅,外观像个古代的塔一样,里面的菜肴都是令人垂涎三尺的,与它成正比,价格也是贵的离谱。对于叶归洵来说,她并不喜欢那里,曾经贺谨恂拉着她去过一次,菜当然是好吃,但是对她来讲,不如何叔二十块钱一碗的牛肉面来得亲切。

“谨恂,你想去哪里?”叶归洵和余知同时开口询问,期待地看着他。

“就吃何叔的牛肉面吧。”贺谨恂不假思索。

“谨哥,不带这样的吧。”余知哀叫。

“一会儿我就告诉何叔你嫌弃他的面。”叶归洵淘气地逗着余知。

“别,小的知错了。”

“真知错了?”

“真的真的。”

..........

夕阳下,三个少年和一个女孩并排走着,周围很热闹,夕阳的余晖落在他们的身上,多年后,再回想起这一幕已经物是人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