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79.戏要做得足一点

安凉的车停在殡仪馆外,看着门口贺谨恂那副落魄的模样,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贺谨恂,你也有今天。

“安总,我们为什么要来参加葬礼,易小姐不是.......”夏清看了眼后座的安凉,疑惑地问出口。

“戏要做得足一点。”安凉此刻的表情是那么的可怖又残忍,

安凉走下车,在进殡仪馆的时候,他没有和贺谨恂说一句话,只是用冷血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他走进灵堂,看见顾奕祈坐在地上,倚靠着墙壁,那副绝望的神情和外面的贺谨恂有的一拼。

安凉看着灵堂里叶归洵的照片,脸上装出一副冷峻悲伤的表情,红着眼眶,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没过多久,安凉走出殡仪馆,突然攥住贺谨恂的衣领,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贺谨恂,你真不是个东西!”

贺谨恂惨笑,他就说嘛,安凉怎么可能就这么直接离开。他擦了擦嘴角的血,前几天顾奕祈打的地方刚结痂,现在又裂开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只是起身整理整理衣服,随即又回到刚才的位置坐着。

安凉一脸怒意,气势仿佛要把贺谨恂打个半死,

秦帜炆连忙起身,眸中透露着冰冷,“安凉,够了。”

曾经小时候贺谨恂,安凉,秦帜炆三个人是玩伴,随着安凉的性格变得奇怪,贺谨恂和秦帜炆逐渐离开了安凉。

“你好自为之。”安凉不服输,眼神紧盯着秦帜炆,话却是对贺谨恂说的。

车内,夏清和祝染看着殡仪馆门口的情景,

“夏清,我们安总真是个可怕的人。”祝染坐在驾驶座不禁咂舌,他活了三十二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人。祝染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这次安凉回国把他带回来了。

“这种话自己在心里想想就好了,别说出口。跟了安总快十年了,怎么还不长记性。”夏清一脸严肃,跟在安凉身边最久的人就是夏清和祝染了。

“我记得原来的计划不是车祸,是捉奸啊,怎么变了?”祝染疑惑着,他和安凉在国外的时候,他明明听到了安凉和夏清吩咐的计划,怎么这一下子就变了。他还记得原来的计划是趁贺谨恂出过参加婚礼,拉拢他的前未婚妻杜薇婷,然后正好在贺谨恂回国那天,把叶归洵和顾奕祈用迷药设计到酒店,来一出捉奸在床。

“要按原本的计划走就好了,安总确信易小姐一定会在这段时间逃走,而且算准了会找贺权帮忙。让我在海陆空都做好准备。这不,就在去机场这条路上做了手脚。不光第一机场,第二机场那条路也做了准备。还有码头,大小火车站,都做了准备。”夏清揉了揉肩膀,疲倦得闭上眼睛。安总突然改计划,虽然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但是把这一切都实行,把她累了个半死。

“真是苦了你了。”祝染一脸同情地看着夏清,拍了拍她的肩膀。夏清比他小一岁,但是却让他从心底里佩服她的能力。

话音刚落,安凉坐进车里,

“走吧,回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