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77.他有资格知道

第二天,太刚亮搜救队就重新回来搜查,周建看见还坐在原地的贺谨恂不觉叹了叹气,现在这尸首八成是找不回来了。

贺谨恂一宿没合眼,却没有一丝困意,一晚上他憔悴了很多,望着那片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久后,余知和季成又回到了这里,两个人坐在车里,一句话也没有说,余知望着贺谨恂憔悴的背影,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知道贺谨恂现在需要的不是他的安慰,而是搜救人员的一句找到了。

季成却是望着那片海,和昨晚的汹涌比起来,现在的海洋看上去是那么的平静,不再是昨晚那么漆黑,但是他心中的寒凉没有减少半分。不管是平静还是汹涌,那都是同一片海,就和阴晴不定的贺谨恂一样。

季成收回眼神,沉思片刻,随后翻看着手机,打通一个电话,

“喂,请问是顾奕祈先生的秘书吗?”季成缓缓地说出口,

余知一把抢过他的手机,挂断电话,微怒,“你疯了,现在告诉他这件事?你没看到谨恂的状态吗,顾奕祈完全有可能现在冲过来把谨恂弄个半死。”

“那你有想过归洵的感受吗!对,在你心中谨恂永远是第一位,不管对错都是第一位。可是现在归洵死了啊!她生前就那么几个在乎的人,难道为了谨恂,连她的死讯都要在葬礼上才知道吗。”季成低吼出声,鼻子一酸,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女孩的音容笑貌。

余知愣住,没有说话,季成刚才说的话像匕首一样扎到了自己的心口上,疼痛是那么的鲜明。他现在总能想起来昨天归洵求他的那副神情,是那么的可怜。

“我和你一样在谨恂,但我也一样在乎归洵。如果你还当她是你的妹妹,就把手机还给我。况且我们在这里,顾奕祈不会把谨恂弄死的。”季成冷冷地说出口,压得余知喘不过气来。

他望着贺谨恂的背影,又看了眼那片汪洋大海,像是放弃了一般,靠在副驾驶座上,左手把手机还给季成,或许,他真的错了........

季成重新拨打了那个电话,石科现在正和顾奕祈在上班的路上,

“少爷,是贺氏贺总秘书的电话,听上去有很重要的事。”石科直接把手机换给了后座的顾奕祈,

“什么事?”顾奕祈蹙眉,不知道为什么季成一大早会找自己。

“归洵出事了,昨天下午她在开车去第一机场的路上,不慎掉到了海里,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季成紧皱着眉头,一字一句说出口。

“...........”电话那头的顾奕祈半响没有说话,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在这短短的几秒内自己的心脏抽痛着。

“你.......你把事情从头到尾仔细说一遍。”顾奕祈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是真的,一定又是贺谨恂把小暖逼走了。

他拿出一旁的便签,写上:去第一机场,急!

石科接到便签后没有多问,直接和司机吩咐。顾奕祈的字体一直都很好看,可是现在却十分凌乱,可以看出他的急迫。石科面色严峻,希望不要出什么事........

电话这头的季成听出来了顾奕祈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他把一切从头到尾都告诉了顾奕祈,他是归洵最在乎的人,他有资格知道............

顾奕祈听着季成说的话,指尖越发的冰冷,仿佛又回到了好几年前的那个小黑屋,那种恐惧和无助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季成告诉他,他的小暖这回真的不会回来了。

顾奕祈的手不住地微颤着,他抬起右手掩住下半张脸,侧过头看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景色,眸中满是无助和绝望,他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出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石科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顾奕祈,还曾记得好几年前以为找到了叶归洵却还是扑了次空,那时候他跪在地上哭得很厉害。石科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这次可能比那次更要糟糕.......

一路上顾奕祈没有说一句话,一段时间后,顾奕祈看见了公路一旁停着五六台车,让司机在那里停车。

顾奕祈走下车,看见坐在地上的贺谨恂,满腔的怒意汇集到拳头上,抓住贺谨恂的衣领,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贺谨恂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得发蒙,摸了摸嘴角,发觉出血了。

余知马上冲上来扶起贺谨恂,贺谨恂一直坐在没有防护栏的那个地方,刚才差点直接掉到海里。石科看到情况不对,连忙拉住顾奕祈,刚才差点出了人命。

“贺谨恂,你他妈还是个人吗!”顾奕祈冲着贺谨恂怒吼,忍了一路的泪水终于爆发了,顺着他的眼角滑落下来,他看到海面上的搜救船和仿佛失了魂的贺谨恂,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真的。

顾奕祈宁愿看到现在贺谨恂趾高气扬的那副可恶的模样,可是他现在那么落魄,就好像在用全身诉说着,小暖真的出事了。

“你为什么要限制她的自由,你不知道她小时候被关了很多年吗,她有心理阴影啊!”顾奕祈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绝望。

贺谨恂呆住,归洵从来没和他说过,他仔细回想,才发现归洵一直是那么拼命地想要逃走,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昨天............她刚知道真相的那天,似乎想和他说什么来着,可是他却一而再地打断她,无视她,难不成她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贺谨恂后知后觉,低头自嘲着,贺谨恂啊贺谨恂,你怎么这么混蛋!他不觉笑出声,那笑声却让余知感觉毛骨悚然,现在的贺谨恂仿佛是个疯子。余知紧张地看着他,却发现他现在眼中满是泪水,连余知都感觉到心揪着疼。

“都是因为你,贺谨恂。如果归洵没有遇到你,那最起码现在还活在世上!”顾奕祈低吼着,眼神紧盯着贺谨恂,

“顾奕祈,你别说了!”余知看不下去,出口阻拦,再听下去他真怕贺谨恂寻短见,以他现在的状态很有可能。

“四年前她已经逃走一次了,为什么非要把她抓回来折磨她!”顾奕祈没有听余知的阻拦,只是绝望地看着贺谨恂,他都学会了放手,为什么贺谨恂就学不会呢。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她如果不是为了护着你,怎么会回来?”余知忍无可忍,无意识间说出口。他看到贺谨恂现在这副失了魂的样子,和顾奕祈咄咄逼人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余知的话让顾奕祈脑子发蒙,这一切是什么意思?

余知意识到说错话了,转过头,不再看顾奕祈,紧蹙着眉头看着那片大海。

“之前我偶然得到一份文件,是很多年前幸福之家一场火灾的警局案底,我用文件威胁她在夜升工作三个月。然后一个多月后,我们之间误会解除我把文件交给了她,她当着我的面烧毁文件了。”一直沉默的贺谨恂突然说出口,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他想知道那告诉他便是。

顾奕祈张张嘴,却说不出任何的话,倏地,他跪在了地上,他从来没想过归洵会知道这件事,他也从未想过居然是他抓住了归洵的脚腕。

顾奕祈已经崩溃了,她从小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藏在心里,都装作没关系的样子。归洵啊,你走了让我怎么办,你把一切都扛下了让我怎么办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