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76.饶了她更饶了你自己吧

贺谨恂到机场后,连忙寻找叶归洵的航班安检口,在那里截她。

两小时后,整个机场里通知着叶归洵快去登机,贺谨恂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安,按理说他开车的速度那么快怎么会没追上叶归洵的车...........

余知赶到后,便带着手下去查监控,发现叶归洵根本没有进机场停车场。

“谨哥,归洵根本没有进机场停车场啊。奇了怪了,从那里到机场明明只有这一条路啊。”余知挠挠头,实在是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

忽然,贺谨恂想起来刚才没有警示标志的那个地方,心中油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不会的,不会的!贺谨恂拿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着,眸中满是矛盾与恐惧。

“余知,现在带着所有人返回公路,那里有一处没有防护栏杆,也没有警示标志。联系搜救队!”贺谨恂吼出声,眸中的恐惧越来越浓,他踉踉跄跄地跑出机场,坐在余知的那辆车的副驾驶座上,现在的他双手颤抖着,没有办法正常开车。

搜救队来得很快,搜救人员按照余知提供的车型和速度,在大概范围进行寻找。

季成在余知的通知下也马上赶来了,贺谨恂站在路边,目光落在那片粼粼大海上,现在天色微暗,那片海看上去更加可怖。贺谨恂紧缩着眉头,抽着烟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不安,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根了,他希望搜救队给自己的答案是水下没有那辆车,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季成看着那片冰冷的大海,手紧握成拳,他曾经下定决心,至少要帮她一次,可是,现在自己还是没有做到,他也和贺谨恂一样,希望这一切都是错觉,希望一会儿看到搜救人员破口大骂他们,说水下什么都没有,为什么报假警。

余知走近季成,拍了拍他的后背,把他紧握的拳头掰开,握的时间长了,一松开还持续着弯曲的样子。

片刻后,在公路上等待的搜救队长周建接到海上的消息,叹了叹气,走向贺谨恂,“贺先生,我们在水下发现了那辆黑色法拉利,现在试图对车内人员进行搜救,但是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贺谨恂听到周建说的话,一下子猛地跌坐在地上,他抬起左手搭在下半张脸上,半响没有说话,双眸满是震惊,刹那之间,一颗泪珠从左眼滑落下,心口处蔓延着酸涩与疼痛,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放声痛哭出来。他看着那深蓝色的海洋,心脏抽痛,归洵在那下面该有多冷啊,她胆子很小,该有多害怕啊!她在海底中挣扎的时候他还在怨她啊!

季成踉跄一步,脑海中是嗡的一声,怎么可能,她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余知想说些什么去安慰那两个人,却发现自己现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深深的愧疚感涌上心头,回想起以往和叶归洵打闹的时光,仿佛一切都像是梦一般。

贺权刚下车就听到了那些话,紧紧抓住车门框,才稳住身体。才不过几个小时,他的脸上布满沧桑,他松了松领带,沉沉地叹气着,他不知道怎么去缓解心中的苦涩,几个小时前还坐在自己副驾驶座上的女孩现在却掉进了那可怖的深海里。阿枫,小暖,是我们贺家的男人对不起你们母女俩..............

夜幕降临,几个小时后,搜救工作接近尾声,但还是没有找到叶归洵的尸体。

“你们怎么没有找到她?”贺谨恂红着眼睛,低吼着。

“我们也尽了全力,但是车门是打开的,今天的海浪很大,她的遗体可能随着卷到更远的地方了。”周建凝重地回答着。

“我求求你们,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到她,我求求你们。”贺谨恂突然改变态度,跪在地上低声下气地哀求着,他这一辈子没有这么卑微地求过谁,现在自尊、面子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周建有点看不下去,连忙要把他扶起来,他却没有反应,口中一直在求着。

“我们明天还会进行第二次搜查的,今晚的海浪太大了,不能再进行搜查了。至于生还的几率,那就极其渺小了。请你们节哀。”周建看多了生离死别,可看到贺谨恂也为之动容。

贺谨恂不再说话,依旧坐在地上,目光一直落在那片汪洋大海上,他要在这里陪着她,她一个人会害怕的.......

周建和余知商量好明天的计划后,便带着搜救队离开了,一下子显得荒凉寂静许多。

季成没有离开,他坐到了贺谨恂身边,默默地看着那片漆黑的海,心里的苦涩一直蔓延着。

半响后,

“谨恂,自从贺老爷子把我送到你身边,已经有十年了,十年里我一直称你一声少爷,只是今晚,让我以年长者的身份,来告诉你,如果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那八年前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她送到警察局,而不是留在你身边。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季成缓缓地说出口,贺谨恂闭上眼流着泪,随即睁开看着远方。

“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不是那份真相,是你一步步逼着她。对,你只是很爱很爱她,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可是你把她逼到了死胡同里。你知道吗,以前归洵刚上高中的时候,就因为你让那个和她表白的男生消失,她整个一年里没有交到一个朋友,你总是那么霸道。当然,我和季成都有很大的错,明知道你的方式有错,却还是纵容你。”季成自嘲着,贺谨恂紧蹙眉头,泪就是止不住。

“如果明天找不到,那就不要再找了。饶了她更饶了你自己吧。”季成缓缓起身,眸中是一片寒凉,

季成脱下长外套,披在了贺谨恂身上,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沉沉地拍了两下贺谨恂的肩膀,随后便离开了。

不知多久,季成已经开回了市区,他靠在驾驶座上,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爆发了,他已经不知道上次流泪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余知被仇家捅刀下了病危通知书的那次,也许是贺谨恂在国外被暗算中枪的那次,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如果他不是瞻前顾后,如果他不是再三犹豫,如果,他不把所有的话憋在心里,那归洵还会不会活着。他不求归洵能和他厮守,他只希望她能开心的活着,可是,可是她已经走了啊。她才二十二岁啊,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着急把她带走啊!

他哽咽地看着街上三三俩俩的家人,朋友,情侣,他们看上去都那么欢乐,曾几何时,他,归洵,谨恂,余知也有过这样的时光,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出错了........

另一边海边公路,贺谨恂独自坐在公路上,和她在一起的回忆总是涌入他的脑海。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归洵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可是他的脑海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明早天亮归洵还在自己身边。

他和她认识有八年,可是相处的时间却只有四年,他曾经把她弄丢了四年,现在他把她弄丢了一辈子。如果当初,不欺骗她,不隐瞒她,不逼她,那该有多好。脑海中充斥着她的音容笑貌,却开始逐渐模糊。

人总是这样,在失去后才懂得后悔,才会渐渐发现自己的错误。他根本不知道归洵之前因为自己被孤立过,他的世界总是和她交错开,他却只是一心想把她拉到自己的世界里,从未懂得去配合她的步伐,走进她的世界里。

贺谨恂望着那片海发呆,无声地流着泪,

归洵,我错了,我好想你,我求你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回来好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