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75.却恨不起来

半小时后,高速公路上,叶归洵不安地看着后方,后面有六七辆黑色的越野车,她有种不安的感觉,那会不会是贺谨恂的人.......

余知看着前面的黑色法拉利,眼神沉了沉,拿出对讲机:截它。

三辆黑色越野车突然提速到他们前面,贺权紧蹙着眉头,他原本可以提速,可是他知道叶归洵现在怀着孩子,他怕出什么意外。

后面还有四辆车紧跟着他们,突然前面的车停下,贺权连忙刹住车,右手护着叶归洵。

叶归洵看到现在这幅场景,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死定了。

余知走下车,敲了敲副驾驶一侧的车窗,神情复杂地看着叶归洵,叶归洵抬起头望着余知,眼中满是祈求。只是那么一瞬间,余知觉得内疚。

“余知,我求求你,放我走吧。”叶归洵隔着车窗和余知说着,时不时不安地看着车后,她没有时间了。

余知没有说话,更没有让开,心里期盼着贺谨恂能快点来,他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他余知这辈子混迹黑暗中做过很多事,砸过场子,打死过人,现在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很简单的差事,可是他不敢看叶归洵的眼睛,她是那么焦灼,卑微地祈求着他放过自己,可是他不能违背贺谨恂的命令。

就在余知纠结的时候,有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地停在他们后面,不疾不徐,与现在紧绷的气氛截然不同。

贺谨恂走下车,理了理黑色毛呢外套,仿佛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不用着急了一般。他穿过那几辆越野车,一步步走向中间的黑色法拉利。

叶归洵依旧不安地往后看着,这时突然愣住,她看见了贺谨恂。一瞬间,她如同冰冻住了一般,整个人缩成一团。

贺权看到叶归洵的样子,不禁疑惑地向后看,随即了然。他看向叶归洵的眼神更加心疼,到底他对她做了什么,让她不顾一切,想尽早逃跑。到底他对她做了什么,让她现在害怕到浑身僵硬。

贺谨恂走到叶归洵那一侧,

“归洵,你要我砸还是你自己走出来?”他的声音依旧低沉磁性,却让叶归洵不敢抬头。

叶归洵没有说话,空气中弥漫着寂静,偶尔有几辆车快速开过去。

“我数三个数,你不出来,那我就砸了。”贺谨恂左臂搭在车上,看着周围夕阳要落下的景色,不经意地说着,

“三、二........”

“贺谨恂,你还把不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了。”贺权下车,声音冷淡,神情复杂地看着贺谨恂。

“那我想问你,你拆散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还帮她逃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贺谨恂不甘示弱,把玩着手表,瞥了一眼贺权,仿佛眼前的人是个陌生人一般。

“谨恂,听我的话,你不要太过分了。你逼她逼得越紧,她就更会离开你。况且,我们一家都欠着她,她想做的事我们都应该成全啊,即便她想离开。”贺权沧桑地看着贺谨恂,语重心长地说着,想试图劝一劝贺谨恂,不想让他想自己一样后悔。

“所以,为什么,你们上一辈做的错事要我来承担。为什么要让我们经历这么恶心的局面。”贺谨恂冷笑一声,极力压制住愤怒。

贺权哑口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那份愧疚又涌上心头。

贺谨恂不再理睬贺权,走到驾驶座那一侧,想要打开车门进去,却未曾想驾驶座的门被反锁上,叶归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到了驾驶座。

叶归洵的眼神中透露出绝望和嘲讽,“贺谨恂,你让前面的车都让开,不然我现在就直接撞上去,现在被你抓回去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贺谨恂愠怒,却不好发作,现在的她一副说到做到的模样。“归洵,下来。”

“我最后说一遍,让前面的车都让开。”叶归洵紧握住方向盘,直勾勾地看着贺谨恂。

“余知。”贺谨恂沉默片刻,随即看向余知,只能现在先放她离开,到时候在机场堵住她了。

余知连忙对着对讲机下着命令,让堵在前面的车撤离。

叶归洵看准时机,立马踩着油门离开,贺谨恂吩咐余知查找叶归洵的航班号后,快步回到自己车里,疾驰追赶叶归洵。

叶归洵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机票,她知道现在自己坐哪趟航班贺谨恂已经知道了,毕竟四年前他就做过一次相同的事情,她只能躲到机场里,趁贺谨恂和他的手下不注意,再溜到火车站。

突然,迎面驶来一辆逆行的大货车,叶归洵慌忙地换到反方向的车道上,可谁知,这条车道上有辆轿车迎面疾驰,她手忙脚乱地转方向盘。

等视野内的灰尘散开些后,叶归洵心中一惊,前方是一个幅度小的弯路,她急忙踩刹车,可一切都晚了...........公路那一侧是海,由于栏杆老旧,最近拆掉在换新的,在路边明显标记上了。

叶归洵的车直接撞开锥形桶,掉进了汪洋大海里。

砰——

车掉进水里,世间万物一瞬间变得安静,叶归洵下意识地挣扎,她感受到有血液从自己的脸上留下,慢慢的,不再挣扎,心中是无边的寒凉,

一瞬间,往事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中,却都是贺谨恂的模样,有贺谨恂第一次吻她,有贺谨恂舞会后摘下面具的一瞬间,有贺谨恂望着雪景的侧脸,有他单膝跪地求婚,有他在古城紧握着她的手。人死的时候,怎么记得的都是美好的事情,她想恨他,却恨不起来.........

叶归洵绝望着,这就是我的结局吗.........也好,就这样死去,只是对不起肚子里的孩子,遇上我这样的妈妈,对不起..........

叶归洵缓缓闭上眼睛,眼角的泪和海水混合在一起,分不清。不远处,一群穿着潜水衣的人像是准备好了一般,靠近刚刚昏迷的叶归洵...............

刚才公路上出车祸的地方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贺谨恂开着车驶过那个地方,看见栏杆拆除了但是没有摆放警示标志,却只是轻瞥一眼后,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