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72.一切就无所谓了

叶归洵浑浑噩噩地走出咖啡厅,回到公司,一整个下午过得很快,对叶归洵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走到楼下后,看见贺谨恂在楼下等着自己,自从知道她怀孕后,贺谨恂每天都在楼下等着自己。

从上车一直到回家的路上,叶归洵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贺谨恂语气轻松地在一旁说着以后孩子的用品要置备什么样的。

家里,吃完饭后,叶归洵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贺谨恂给剥的橘子,却只是放在手里,看着每天晚上都在追的电视剧,这是贺谨恂帮她调的台,此刻她却一点也看不进去。贺谨恂从她上车开始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心中不安着,等着她自己说出来。

“贺谨恂。”叶归洵缓缓开口,太阳穴疼痛地跳动着,从中午开始,脑子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你说。”贺谨恂坐到她的身旁,微微忐忑,她一般不会叫自己全名。

“今天,有人和我说,你的母亲害了我们一家。是真的吗?”叶归洵开门见山说出口,侧过脸看着贺谨恂,微微笑着,眼中却满是挣扎,还带着些许的期待,她希望贺谨恂告诉她这是天大的谎言。

贺谨恂身体一僵,一时没有说话,他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件事,她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快!

“不是的,对吧。你也不知道,这不是真的,对吧。我求求你,告诉我这是假的,你不知道,好吗?”叶归洵看着贺谨恂的样子,急切地否定着,她望着贺谨恂,眼中同时掺杂着期待与绝望,像是在安慰自己。她明明看出来了,贺谨恂是一副知情的样子。

“谁告诉你的?”贺谨恂忽然沉下声音,刚才的温柔无影无踪。他知道这件事不可能真的瞒一辈子,可是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被她知道。

叶归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充满寒凉,这下,她确信了,这是真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叶归洵双手掩着脸,想要遮住此时此刻狼狈不堪的模样,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表情有多难看,充满绝望,寒凉与疲惫,就连眼泪,下一秒也像是要迸发出来一样。

“我问你是谁告诉你的?”贺谨恂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想要知道是谁告诉了叶归洵这件事。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么大的事你都瞒了我,为什么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呢?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以为我好的名义去瞒着事情不告诉我,你只是想把我控制在你身边而已!”叶归洵站起身来,终究是没有忍住,情绪爆发了,最后一句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你现在怀着孩子,我怕你冲动。”贺谨恂苍白地解释着,不知道怎么说会更好。

“可那是我的亲生父母啊,可你相当于是仇人的孩子啊。”叶归洵不争气地哭了,现在的她爱着贺谨恂,怀着他的孩子,可为什么命运要开这么大的玩笑。

“那都是上一辈的事情,我们翻篇好吗,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不要去管那些。”贺谨恂抓住叶归洵的双臂,眼神闪烁,渴求着她的回答。

“我也想啊,可是我现在看到你,我就会想到你的母亲,想到我的父母,还有我背后这些狰狞的伤疤。”叶归洵仰视着他,双目充满着嘲讽,嘲讽着他,更是嘲讽着自己。

也许命运注定了这一切,就像是贺权喜欢上了贺枫一样,贺谨恂喜欢上了易暖,也许就是八年前初雪那天在医院外看见了她,才让姻缘的红线纠缠着,解不开,理不清..........

如果说,可以倒流时光,那么叶归洵最想回到的,就是失去记忆的那四年,无论问多少次,都是那四年。她的人生中最纯洁,最天真的便是那四年,有一个男孩给她创造了一个很辽阔的城堡,很大很大,大到四年她才找到围墙。

当初,如果在摸到围墙的那一瞬间收手,那会不会更好?而不是顺着围墙去找出口,看到的是一片荆棘,边走边割伤自己。

“归洵,我用一辈子去爱你,补偿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记恨我一辈子都可以,我只求你不要离开我好吗?”贺谨恂紧紧抱住叶归洵,仿佛下一秒她就要从自己身边消失了一样。他最怕的是,离开二字,如若从未体会过她所带来的温暖,那么不会留恋,更不会深陷。

“你说,是不是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我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你的父亲,你的祖父。”叶归洵任由贺谨恂抱着,双手下垂着,看着这个家,仿佛一切都是泡沫。

“那就不见,你不想见那就一辈子不见,我们两个人好好在一起。”贺谨恂急切地说出口,那个冰冷的家连他都不想去留恋。

贺谨恂把叶归洵按在沙发上,自己蹲下,仰视着她,叶归洵仿佛在他的眼中看见了抓住稻草的光芒。

“可是我最不知道怎么面对的就是你啊。”叶归洵缓缓说出口,看着贺谨恂。

那一瞬间,她看见了贺谨恂眼中的光芒黯淡了。只是一瞬间,她不忍心地别过眼神,随即又对上了他的双眼。

“我知道这是你母亲做的事,我只怨你没有告诉我,什么事都想瞒着我,让我活在梦里。也许是你骗了我太多,瞒了我很多,所以我这次都有点麻木了,你看我现在都没有发作。”

“我恨的是你的母亲,对不起的是我的父母。他们在我的生命中只存在了两年的时间,那两年我还不记事,记不清关于他们的一切。但是,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啊,我现在光是待在这个空间里,我都感觉对不起他们。你是叶书莺的儿子,可我是贺枫和易镇的女儿啊。”豆大的眼泪一颗颗划过脸颊,说到后面,叶归洵哽咽着。

“我替我的母亲向你道歉,每年他们的生忌和清明我都去看望他们,好吗?我和我母亲关系淡漠,她对我从来就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你是知道的啊归洵。”贺谨恂仰头望着她,眼眶红红的,近似哀求,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化解这个局面了,在她面前他总是手足无措。

“那你的书房里为什么会留有全家照。”

“那是.........”贺谨恂一时语塞,说不出来缘由。他曾经希望自己的母亲有一天可以回头看看自己,可是没等到那一天,她就离世了。正如叶归洵的母亲是贺枫一样,贺谨恂的母亲是叶书莺,在内心最深处他也曾经渴望过母亲的爱,但这一切,在知道母亲做的事后便消散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想把相框扔掉的原因。

“看啊,你也说不出来。即便她做尽坏事,那也是你的母亲。我们,到此为止吧。”叶归洵直视着贺谨恂,她觉得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着,总有一天她会疯掉,活在罪孽里。

“不行,明明我爱着你,你也爱着我,为什么非要做到这一步,你冷静一下,我们好好解决,除了分开还有很多办法。”贺谨恂失去平常的冷静,望着叶归洵的目光多了一丝急迫。

“我们分开吧,说不定分开后,我们会过的更好,就当是救救我好吗,一直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会疯掉,心脏就好像要裂开了一样。说不定过段时间,我能想开,把一切都放下,好吗?”叶归洵眼角流着泪,心中充满着痛苦。

“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你要想想孩子啊。”贺谨恂的手摩挲着她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眼中多了一丝算计,给叶归洵无形的压力。

“呵,区区一个孩子,打掉就好了。”叶归洵别开视线,极力隐藏心中蔓延的苦涩,右手不自觉环上肚子。宝宝,你千万不要听到这句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是故意的。

她在赌,她说出这句话无非就有两个后果,一是被他赶出去,一是被他看得更紧。

贺谨恂一滞,缓缓放开她的手,站起身来。他俯视着叶归洵,眼中满是自嘲、苍凉和狠毒。他没有再和叶归洵说话,拿出手机,

“明天开始叶归洵不会再去上班了,你再找个秘书吧。”贺谨恂薄凉地说出口,目光却一直落在叶归洵身上,他要看她所有的反应。

白千垣错愕地看了眼电话,以为贺谨恂在开玩笑,刚想说什么,电话却被挂断了。

叶归洵猛地抬头,满目寒凉地看着贺谨恂,仿佛听错了一样,还未等她开口说话,贺谨恂又开始拨打下一个,

“余知,明天一大早你派两队人守在我家,看住归洵,二十四小时守着。”贺谨恂就像是在说一件小事一样。

“啊?”余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归洵吧,她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都知道了。”贺谨恂自嘲着,语气充满着不屑。

“.......好,我知道了。”余知沉默了片刻,说完后挂下电话。看来,暴风雨要来了......

“你这是要做什么?软禁我吗?”叶归洵微微颤抖着,心中被恐惧笼罩着,却还是直视着他。终究是赌错了吗......

贺谨恂重新蹲下,仰视着叶归洵,眼中却掺杂了太多的东西,多到叶归洵都看不懂了。

“我怎么会软禁你呢。你可以出门,可以去见朋友,只是每次,我都会派十个人,二十个人,三十个人,一直保护你。”贺谨恂抚上叶归洵的脸颊,理了理她的碎发,

“保护?这分明就是监视。你别这样,我,其实.........”叶归洵颤抖着,现在的他很可怕,那只在自己脸上抚摸的手,是那么的冰冷,就像是铐镣一般。

“我只是不像你再想之前一样,偷偷一个人溜走,你到死为止都会在我的身边。”贺谨恂笑着打断她想说的话,那个笑容却很残忍,让叶归洵感觉毛骨悚然。

“别限制我的自由,其实我.........”叶归洵在心中挣扎片刻,要把刚才被打断的话说出口,

“不用说了,就这样吧。”贺谨恂再次打断,她想说的无非就是分开。他起身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如同往常一样,乍一看什么事也没发生。

叶归洵僵硬地坐在客厅,她看着贺谨恂转身离开的背影,像是从头到尾被凉水浇透了的感觉,她已经没有说第三遍的勇气了。难道他知道,却执意要囚禁她?

叶归洵自嘲着,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他无情地踩在脚下,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疯了一般的想要跑出门,她想着,对,跑出去,逃出去,明天就没有机会了。

还有一米,叶归洵就要摸到门把手,左手却被死死拉住。贺谨恂一个用力,右手迅速在腰后钳住她的双手,把她抵在门上,两个人距离很近,叶归洵无力地滑坐在地上。

贺谨恂半跪在地上,左手反锁住门,咔嚓一声,叶归洵的心一下子绝望。

“归洵,不要淘气。你逃一次,我就把你抓回来一次,你逃百次,我就抓你百次。不要试图逃跑,你生是我的女人,死是我的鬼。”贺谨恂俯下身子,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侧,却让叶归洵毛骨悚然。

“明明你是仇人的孩子,明明是你的母亲害了我的父母,明明是你们一家都亏欠我,对不起我,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叶归洵吼出声,眼中充满着愤怒。

“想知道吗,因为你说要打掉那个孩子。我知道那个孩子对你来说有多么重要,那天我想带着你去打掉的时候,你极力挽留。但是现在,你就这么随意地说要打掉,我怎么能让你打掉呢,我要看着你生出来,不止这一个,我还会让你生更多的孩子。”贺谨恂残忍地笑着,近似疯狂。

有了这个孩子,叶归洵就永远无法和他分开,即便他和她相隔万里,有这个孩子,最后总会再见面。现在的他对小孩子谈不上喜欢谈不上讨厌,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只是一项保险。他对叶归洵掺杂着忏悔,执着还有疯狂。

只要能把她留在身边,一切就无所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