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71.笑着却又哭了

夜晚,冶和医院外,夏清坐在黑色轿车里,听着下属汇报的内容,瞬间感到头大,看着震动的手机,叹了叹气,按下接通键,今天是每周例行报告的日子。

“说吧。”安凉的声音依旧薄凉,那边现在是上午,他在查看军火。

“最近总公司这边,一切正常,没什么大问题,Z公司收购案也在进行中,还有就是宏升,亿康,润恒,九泰证券,百亚国际,这些公司发来了酒会邀请函,还有几个大学演讲和拍卖会的邀请,再者就是有一位叫维安卡·贝特的女士给您发了结婚请柬。”夏清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一项一项地说着。

“那些个邀请函你看着办,宏升和百亚国际你亲自去一趟。至于结婚请柬,呵,时间地点?”安凉听到那个名字,眼神多了份算计,嘴角勾起微笑,他拿起一把自动手枪,把玩着。

“这个月29号在F国,斯卡利特庄园。”

“好,我知道了。归洵最近怎么样?”

“叶小姐最近很好........她现在怀孕了。”夏清一顿,还是遵循职责本分说出来了。

“..........呵,好啊。原本我也不想做到这份上,这两天你找时间约叶归洵出来,告诉她那件事,你不用隐瞒身份。28号的时候贺谨恂肯定会动身去参加婚礼,到时候就开始准备我之前吩咐你的事。”安凉听到后,停顿了几秒,随即用肩膀夹住手机,瞬间给手枪上膛,对着一侧的射击纸,砰的一声,正中靶心。

“........好的,安总。”夏清听到电话那头的枪声,心中一惊。

...........

中午,叶归洵和柯岚还有赵萌吃完午饭后正走回公司,说着最近公司里的八卦。

“柯岚姐,归洵,你们听说了吗?白总好像和前女友复合了。”赵萌还是那么的八卦。

“我就说嘛,最近白总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没以前那么挑剔了。”叶归洵附和着,最近因为他变化的原因,自己的工作量都减轻了不少。

“你们呀,这么正大光明说着自己老板的闲话,小心被白总听到了。”柯岚笑着,看着眼前两个不懂事的女孩。

“不会的,我们白总忙着谈恋爱呢。”赵萌冲柯岚眨眨眼,一脸幸灾乐祸,叶归洵听到后也浅浅地笑着,

三个人谈笑着,没多久就走到了公司门口。

“叶小姐,你还记得我吗?”夏清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叶归洵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夏清,“夏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是阿凉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的不是的,是安总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我来告诉你。”夏清摇摇手,

叶归洵抬起胳膊看了看表,发现离午休时间还剩下半小时,便和柯岚还有赵萌说一声后,和夏清来到了附近的咖啡厅。

“叶小姐,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这件事非常重要,安总其实知道了很长时间,之前他怕你接受不了所以没有告诉你,可是现在他觉得这件事你也有知道的权利,所以才让告诉你。”夏青严肃地说着,把前因后果说清楚,让叶归洵也没由来地紧张起来。

“你知道叶书莺吗?”夏清询问着,叶归洵却是摇摇头,她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她是贺权的妻子,贺谨恂的母亲,也是你现在名字中姓氏的出处。多年前,你家中的变故就是她一手造成的。”

叶归洵一时没有说话,在思考着她说的话,变故?她不解地看着夏清,心中却不觉忐忑起来。

“十多年前,叶书莺收买人把你从易家里带出来,拐卖到连州的孤儿院。然后那天你的父母着急找你,叶书莺雇人开了辆卡车故意造成交通事故,在那场事故中你的父母当场去世。而贺权为了家族,公司,明知道一切却没有报警。这件事情安总查了有很长时间,才知道了所有的一切。”夏清缓缓地将当年的真相告诉了叶归洵。

叶归洵震惊地看着夏清,心脏一沉,一时没有说话,她想张口说些什么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忽然掉下眼泪,她的脑子现在发懵,她不知道该惊讶于哪件事情了。

“你可以给阿凉打个电话吗,我的手机忘记带出来了。”她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可是却比哭还难看,声音带着哭腔,不会的,不可能!她想确定事实,她要证据!

夏清熟练地找到那串号码,电话那头的人接的很快,她把手机递给叶归洵。

叶归洵的手不住地颤抖着,差点没拿稳手机,

“阿凉,夏小姐说,贺谨恂的母亲害了我们一家,是真的吗?”叶归洵抬起微颤的左手掩住上半张脸,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无助,

“她说的都是真的。”安凉握紧手机,仔细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不放过一点动静。当初贺权以为这件事没有其他人知道,可是纸包不住火,这些年他派人问遍了贺家当年的佣人,事故发生地的居民等等,整整五年,终于摸清楚了真相。

“不可能,不可能的。”叶归洵否认着,双目呆滞,只是重复着这几个字。

“小暖,你清醒点。这是真相,你知道枫阿姨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绝对不会用关于她的事情来骗你。这件事贺权知道,贺老爷子知道,贺谨恂也知道!”安凉终究是忍不住,低吼出声,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痛。

“他.........知道?”叶归洵呆住,眼中的泪珠不止,她多么希望此时此刻她听到的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对,他知道,所有的前因后果他都知道。”安凉薄冷的声音传来,像把利剑直插入叶归洵的心脏。

叶归洵没拿稳手机,直接掉到了桌子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她用左手攥着自己的头发,哭着哭着却笑了,一直流着泪,眼睑挂着泪珠,表情却像是个疯子一样笑着,白皙的皮肤有些涨红。他知道,贺谨恂知道,贺谨恂知道他的母亲杀了她的父母!

夏清拿过手机,听着电话那头的吩咐,

“照顾好她。”安凉冷静地吩咐着,

挂断电话后,夏清看着叶归洵,眼前的人像是半疯癫了一样,哭着却又笑着,笑着却又哭了。

“叶小姐,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夏清试探地问出口。

“夏小姐,这件事都有谁知道?”叶归洵终于抬头看了眼她,反问着她,表情却是可悲至极,

“贺权,贺老爷子,贺谨恂,安总,我,贺谨恂手下的季成和余知应该也是知情的。”夏清回想着,边说边看着叶归洵的脸色。

“呵,这么多人都知道,之前却没有告诉我真相的人。”叶归洵自嘲着,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欺瞒她,为什么都以为她好的名义去隐瞒事实,正如安凉所说的,她有知道的权力啊,那是她的亲生父母啊!

她侧过脸看着窗外的人们,咖啡店在一楼,很多人就从旁边走过,有一家三口,有热恋中的情侣,有赶去上班的员工。只隔一扇窗户,外面热闹,里面萧瑟。

她活在世上二十二年,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如果自己的亲生父母在这个世上该有多好,别人都感到厌倦的亲情,她是多么的想体验一回。

小时候,在那间阴暗的小黑屋里挨打的时候,她好希望自己是有人疼的孩子。以前下雨天在校门口等阿弃放学的时候,看见别的孩子有父母来接,她真的好羡慕。再过几年后,她看见顾奕祈找到自己父母,她是多么渴望有一天自己的爸爸妈妈也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不会怨他们抛弃自己。

可是呢,阿凉告诉她爸爸妈妈已经离世了,阿凉又告诉她,爸爸妈妈是被贺谨恂的母亲害死的。曾几何时,贺谨恂许诺过她,以后不会再欺骗她了。是,他遵守了,只是把欺骗转化成了隐瞒。

“夏小姐,我想听听贺谨恂怎么说,我不能只听你们说。对,我不能。”她擦干眼泪,甩甩脑袋,对夏清说着,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