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69.孩子

周末的时间总是那么美好,午后阳光正好,和朋友相约在静谧的咖啡厅聊天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而这件事,叶归洵在现在才发现。

还是那家程葉咖啡,还是二楼靠窗的那个位置,这里已经成为了程颜雪和叶归洵的秘密基地了,他们一有时间就会在这里见面,偶尔顾奕风也会插一脚进来,有时候叶归洵觉得顾奕风简直就是程颜雪的跟屁虫,虽然是个大学生,每天好像很清闲的样子,她不禁想起来自己大学的时候成天忙着听讲座赶作业,简直不能更惨。

“颜雪,最近你和阿弃怎么样了?”叶归洵挑着眉,一副八卦的模样。

“归洵姐,你是不知道,我哥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以前都不搭理颜雪姐,现在居然还会陪她去逛街,看电影,虽然都是颜雪姐约我哥,但比之前好多了。”一旁的顾奕风忍不住直接回答了,鄙夷地看着程颜雪,浑身上下散发着幸福的酸臭味。

“那就好。”叶归洵笑着,她真的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他们结婚的样子。

“还有还有,你记不记得前几天那个花边新闻,就是说颜雪姐深夜和一男子在别墅区散步。那天是我们俩去吃了烧烤,吃撑了,颜雪姐想着直接走回家顺便消消食,我就送她回家。结果,新闻一出后,我哥的表情特别不对劲,还莫名其妙地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好好学习,不要天天瞎溜达。”顾奕风说起这件事真的特别憋屈,现在想起来还很委屈,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哎呦哎呦,挺好的嘛。”叶归洵玩味地看着程颜雪,

“你们两个真是的,我就在这边坐着,你们聊着开心,我才是当事人好不好,顾奕风你这么能说,直接给我当发言人得了呗。”程颜雪的脸微红,嘴上那么说着心里却是很开心。

服务生端来三杯咖啡,程颜雪爱喝热的拿铁,顾奕风爱喝焦糖玛奇朵,而叶归洵每次点的都是卡布奇诺。

叶归洵闻着浓郁的咖啡味,感觉心情变得很平和,随即吃了一口小蛋糕,忽然有种想吐的感觉,直皱着眉头。

“归洵你怎么了?”程颜雪担心地问着。

“可能是今天吃错什么东西了,胃里一直不舒服。”叶归洵捂着嘴,说话这会儿她又干呕着。

“我去趟卫生间。”叶归洵快步走向卫生间,她感觉下一秒就要吐出来了。

“好好好,快去吧。”程颜雪看着叶归洵的背影,不禁有点担心,自从之前在医院里听到医生的嘱咐后,叶归洵哪里一不舒服,她总会不安。

顾奕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一切,忽然,他两眼放光地看着程颜雪,“颜雪姐,我记得归洵姐和贺氏的贺总是一对的吧。”

“对啊,怎么了?”程颜雪不明所以,

“你说她会不会是怀孕了?我有个朋友,没注意,把他女朋友的肚子搞大了,我记得那个女生就总干呕来着。”顾奕风一脸贼眉鼠眼的样子。

程颜雪愣住了,“小孩子别瞎说。”

程颜雪却也是慌了起来,她也听说过刚怀孕的时候孕妇会有干呕的现象。

不一会儿,叶归洵从卫生间回来,满脸的憔悴,喉咙烧得厉害但就是什么也吐不出来。

“归洵姐,好点了吗?”顾奕风拄着下巴看着叶归洵。

叶归洵只是点点头,但是一看到刚才的小蛋糕,胃里又开始翻滚起来。

“奕风,你帮我把蛋糕拿到别的地方好吗,奇了怪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看到蛋糕怎么这么想吐呢。”叶归洵皱着眉头。

顾奕风一直冲着程颜雪使眼色,在桌下踢了她几脚,程颜雪瞪了他一眼,他才变得老实点。

“那个,归洵啊,你会不会是怀孕了?”程颜雪犹豫地问出口。

叶归洵愣了一下,随即一笑,“怎么可能,怀孕有不是儿戏,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怀上。”

程颜雪凑近叶归洵,压低声音,“你上次来亲戚是什么时候?这个月来了吗?”

“上个月初,这个月还没来,应该是迟了。”叶归洵仔细回想着。

“傻子,你这都中旬了还没来,要不现在我们去趟医院吧。”程颜雪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

叶归洵被程颜雪这么一说,心里也莫名发慌,便答应了去医院,顾奕风也跟了过来,美名其曰保护她们两个人。

冶和医院,叶归洵呆呆地坐在走廊的座椅上,看着自己抽完血的胳膊,心中忐忑着。她知道华研医院有贺谨恂认识的人,她怕到时候这是一场乌龙,所以决定来冶和医院。

“53号,叶归洵女士在吗?”护士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叫着名字。

“在的在的。”顾奕风连忙答应,程颜雪压低帽子不好叫人认出来,而叶归洵自从到了医院之后是一副神游的模样。

医生办公室,

“看验血结果的话,你现在怀孕六周了,孩子要不要?”医生看着手上的检查报告,语气薄凉。

“啊?”叶归洵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真的怀孕了。程颜雪也是一脸的惊讶,只不过被帽子掩盖住了,

而顾奕风戳了戳程颜雪,露出一口白牙,小声地说“你看你看,我说对了吧。”

程颜雪斜睨了他一眼,随后立马看着叶归洵的表情。

“我问你孩子要不要?”医生抬了抬眼皮,看了叶归洵一眼。

“要,当然要!”叶归洵连忙点头,

“唉,最近像你这么大的年轻人一般都是来打胎的。”医生的态度变得缓和些。

“记得不要吸烟饮酒,不要随意服用药物,好好吃饭,还有不要进行剧烈运动和重体力劳动,初期时注意不要发生性生活。”医生嘱咐着。

叶归洵听到最后一条微微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想到了些什么,“那个,医生,我现在有中度抑郁症,最近有一点好转,我平时吃的药对胎儿有影响吗?”

“我建议在尽力保证不会复发的情况下可以停药,改为心理治疗等更安全的方法。

如果停药失败,导致抑郁症复发,而抑郁症本身对胎儿的危害很可能大于抗抑郁药的危害,则可能不得不应用更大剂量的抗抑郁药。

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它不要再复发,不然到时候严重的话,可能需要把孩子打掉。

我看你现在年纪还小,要是实在拿不准,那就趁早把这个孩子流掉,等抑郁症痊愈了或者能具体控制了,又或者好转了很多后,再决定要孩子。”医生严肃地看着她,

叶归洵木讷地点点头,说实话,她真的拿不准应该怎么做了。

从医院出来后,程颜雪是五味陈杂,没想到自己的闺蜜才二十二岁就有了孩子,也说不准自己会不会看到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模样。

“归洵,我送你回家吧,你记得要小心些啊,你现在可是要当妈妈的人了。”程颜雪笑着看着叶归洵,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想现在当面和他说。”叶归洵淡淡地笑着,

“我送你吧。”程颜雪担心地看着叶归洵

“没事的,我这才六周,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叶归洵无奈地笑着,

“那,我们先走了啊。”程颜雪挥挥手,拉着顾奕风离开了。

两个人并肩走着,

“你看归洵到底是要留这个孩子还是打掉?”程颜雪看向顾奕风,

“我觉得吧,看归洵姐那个样子,应该是要生下来。”顾奕风回想着刚才叶归洵的模样。

“也对,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打掉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程颜雪点点头,随即又摘下帽子,使劲挠着头发。

“怎么了,你快把帽子戴上。”顾奕风连忙把帽子扣回程颜雪的头上,环顾四周,看到没有人看着他们才放下心。

“你说这孩子,生也不是,不生也不是。我真的说不准,归洵停药后会不会复发,她吃药的话对孩子也可能会有影响。要让她打掉,她也不会同意的。我去,怎么这么复杂。”程颜雪皱着眉头,

“走吧,听天由命吧,选择权在她的手里,我们做不了决定的。”顾奕风看了看表,又看了眼泛着橙色的天,还没到四点半,天却开始泛橙了,看来冬天不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