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67.就把一切交给时间吧

凌晨两点,贺谨恂醉醺醺地回到家里,他直接躺倒叶归洵身旁。

叶归洵睡得一向很浅,她朦胧的睁开眼睛,闻到他一身的酒味,“怎么喝这么多酒。”

贺谨恂没有说话,只是笑着,他的眼眶红着,一把将叶归洵拢入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上,一下子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你轻点。”

“归洵。”

“嗯?”

“我爱你。”贺谨恂终是忍不住流下一滴眼泪,刚才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就拿定了主意。

“怎么了,突然这样。”叶归洵诧异着,这大晚上的他怎么突然这样。

“我爱你。”贺谨恂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说着,

叶归洵轻拍着他的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那句我爱你说得那么悲伤。

“以后我们要生好多宝宝,要一直在一起。”贺谨恂幻想着他们的未来,他仿佛看见她拉着小孩子的手的模样。

“好,那我要在院子里搭秋千,再养一只萨摩耶。”叶归洵闭上眼睛模糊地说着,也许是太困了,不到一分钟又睡过去了。

贺谨恂看了眼怀里的叶归洵,他决定了,瞒着。这份幸福他还想紧握在手里,复杂的事以后再说吧,等以后结婚,有了孩子,即便她知道了也没法离开他。他承认,这很残忍,但是他会更加倍的爱她,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

就把一切交给时间吧.....

夜升,贺谨恂离开后,秦帜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只剩下余知和季成,两个人直接到楼上的酒吧再喝一杯。

“明儿白天还得上班,没事儿吗?”余知打趣地问着,右手却再给季成倒酒。

“你说呢,以前拼的时候,每天就眯一会儿,现在都算好的了。”季成低下头笑着,想起了以前三个人狼狈的样子,那时候贺谨恂还只是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行事却很果断,虽然他和余知比贺谨恂大五岁,但都很年轻,正是莽撞的时候。

“阿成,最近贺氏那边忙吗?”

“还可以,和平时一样。”

“那你这也该谈谈恋爱了,你看你这年过三十了,我都没见你谈过几次恋爱。叔叔阿姨该着急了。”余知喝了一口酒,半打趣半认真地说着。

“这怎么突然还关心起我了,你也不比我强到哪儿去。”季成逃避着,没有回答。

“其实吧,有些事,有的人,真的该放下了。”余知放下酒杯,转过头看向季成。

季成脸上的笑容一滞,他没有说话,只是右手轻晃着酒杯,心中泛着苦涩。

“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半响后,季成才开口询问,他一直以为没有人会发现他这份卑微的爱。

“你还记得四年前吗,那时候你们出了车祸,归洵又突然离开。她给我们都写了信。我记得当时等你逐渐变好后,我才把信交给你。你看到之后,直接拔下了手上的针头,本来躺太久了都不太能走路,你那时候直接要跑出病房,没走几步就摔在了地上。我这一辈子啊,没见过你那么冲动的时候。当时就有些怀疑了。刚才在你劝谨恂瞒着的时候,我就真的确定了。以你的性格,当然会选择告诉她,可是你选择了让他瞒着。”余知回想着,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的那一天,他知道他们两个人是绝不可能的.........

“那你呢,你为什么劝少爷瞒着?”

“能拖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归洵对我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但是在我心里,谨恂远比归洵要重要。如果有一天,两个人同时有危险,那我绝对会第一时间救谨恂。”余知平淡地说出口,这是他心中永远坚定的想法。

“说实话,比归洵身材好的,长相漂亮的多得是。但是吧,她就像是一首不知道曲名的歌。偶然间听到觉得旋律很好听,你却不知道它的歌名。在那之后你会听到更多好听的歌,可是总会在闲着的时候回想起那个旋律,一心想知道歌名却找不到。这世上好听的歌有千千万,可是都不是那首歌。漂亮的,性格好的女人很多,可是,她们都不是归洵。”也许是今天喝得真的太多了,季成毫不保留地说出口,他也知道自己和她绝对不可能,可是怎么办,总是控制不住去想她...............

余知半响没有说话,他听明白了季成的意思,低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只是喝着酒。也是,他一个局外人说出口很容易,可是局内人看得清却走不出来,那也是煎熬。

季成趴在吧台上,一只胳膊枕在脑袋下,另一只手握着酒杯,眼神落在金黄色的酒液上,思绪却逐渐飘远,看来今天是真的喝多了,怎么总想起以前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