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66.我怎么能让她知道

夜升,依旧是歌舞升平,多少人迷失在欢乐场,又有多少人带着自己的惆怅,谁也不知道,只求在这聒噪的音乐声下忘掉烦恼。

贺谨恂感觉如果自己直接回家会疯掉,决定来夜升找余知。

余知看到贺谨恂来很惊讶,他知道今天贺谨恂和叶归洵应该是去了贺家老宅,却没想到他会来这里,他把自己现在的包厢号告诉了贺谨恂,等着他。

贺谨恂推开包厢门,看见除了余知,还有秦帜炆和季成,几个小姐。

“挺热闹啊,你们出去。”贺谨恂抄起桌面上的一瓶龙舌兰,直接喝着。

这些个小姐在这种地方混久了,自然也有些眼力见,看见贺谨恂决绝的样子,立马走出了包厢。

“你疯了吗?”秦帜炆夺过他手里的酒,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一看又是因为女人。

“不是说今天回本家吗,怎么现在这幅德行?”秦帜炆无奈地看着他,这家伙什么都完美,就是在女人身上,像个傻子一样,他也看不出那个女人有多好。

贺谨恂没有说话,拿起另一瓶威士忌,他想要麻痹自己,好忘记这些头疼的事情。

“谨哥,怎么了?”余知看出来这次的事情好像不太简单,虽然他们之间的事情一直都不太简单。

“归洵之前遭受的一切都是叶书莺造成的。”贺谨恂的目光落在余知身上,他笑着,可是笑得那么绝望。

“叶书莺不是.......你母亲。”余知回想着,猛然想起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季成紧蹙起眉头,余知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就连秦帜炆,也一愣。

“她收买人把归洵扔到孤儿院,在归洵父母着急找孩子的时候,又雇人故意造成车祸,把两个人撞死了。你知道吗,她名字里的那个叶,是叶书莺的那个叶啊!是我亲口给她取的啊!”贺谨恂痛苦地低下头,也许是酒入人心,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包厢里没有人说话,只能隐约听见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

世上有巧合这一说吗?有些人嗤笑,那只不过是人为的。可巧合却真实存在,也许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人曾经和你擦肩而过,你却不知道。也许两个人曾经都在同一天去过一个地方,却在几秒的时间里错过。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件事,她知道吗?”秦帜炆难得的认真,

“不知道,我怎么能让她知道。”贺谨恂自然知道秦帜炆说的是谁。说实话,他真的说不准,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刚才在老宅的时候,之所以和贺权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一时怒意冲上来,可是现在.....

“要我说,你还是实话实说吧,这事太大了,纸包不住火,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那到时候,一定是一阵腥风血雨。”秦帜炆注视着贺谨恂。

“可是如果归洵承受不住怎么办,我怕就怕她又自杀。”余知的语气充满担心,毕竟她的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作。

贺谨恂仰靠在沙发上,望着漆黑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怕当我把整件事说出口,她就会离开我。”贺谨恂抽着烟,一瞬间云雾缭绕,他在十六岁的时候开始抽烟,遇到叶归洵后逐渐戒掉了。可是现在,他有些承受不住了。

“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她不会怪我,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是上一辈的事情。可是她会很自责,怪自己喜欢的人偏偏是仇人的孩子,觉得自己愧对于父母。然后,说不定哪一天.承受不住矛盾.......就悄无声息地从我身边离开了。也许是远走高飞,也许是阴阳两隔。”贺谨恂凄惨地笑着,他太熟悉叶归洵了,在这个世上,他最熟悉的除了他自己就是她了。

余知听着贺谨恂说的一切,哑口无言。如果是归洵,那她真的会这么做。

“季成,你说呢,我该告诉她吗?”贺谨恂看向季成,季成对于他们两个人的事情都看在眼里,贺谨恂知道季成大多数情况下看问题比余知看得更透彻些。

“少爷,我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小姐了,余知说得没错,如果她又复发了,那后果很严重。”季成沉稳的声音回响在包厢里。

他刚才一直没有说话,是因为他不想做抉择。他了解少爷,他绝对不可能放叶小姐离开。如果他把事实告诉她,那么小姐会像少爷说的那样,一直自我矛盾着。而少爷会把她死死地禁锢在自己身边,哪怕自己把办公地点转到家里,不让小姐自己出门,自己离开。然后,小姐就会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绝望,对少爷慢慢产生恨,再然后,他也说不准了,也许会两败俱伤,也许会阴阳两隔........

他能做的,只有劝少爷瞒下去,如果到时候被发现也许会是一样的结果,只有一直瞒下去,瞒到死亡的那一天,两个人才能相安无事,否则,少不了一次暴风雨。

贺谨恂吐出烟圈双目无神,仔细思考着刚才他们说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